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不知道我叫啥?”

  看着她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种心思被看破的感觉,我轻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额,不知道。”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装糊涂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脸已经滚烫了,不用看我也知道,肯定红了。

  “是吗?”沈丹丹还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可是这几天我听说有一个叫高宇的人在打探我的信息。”

  “咳咳。”一口烟我就呛在嘴里了,呛的我直咳嗽;“怎么可能。”我急忙的师生否认。虽然我这两天确实都在打探她的信息,但是都是暗中进行了,怎么会突然被她知道。

  沈丹丹突然笑了;“好吧,你没有,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寝室了,你在这里慢慢坐着吧。”

  更新@%最QJ快/#上酷…‘匠!网pB

  “那个,我送你吧。”我摸了摸脑袋站起身说。

  一路上我都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只能沉默了。这条路很近,我却希望它无限远,那样是不是就可以一直走下去了呢?

  走到寝室门口,沈丹丹对我说;“好了,我进去了,你也回去吧。”

  我望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沈丹丹,今天多谢你了,我明天请你吃饭。”

  她回过头来轻笑了一下;“现在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尴尬的愣在了原地。

  “明天再说吧。”她笑着走了进去。

  等我回到寝室的时候,桦强和许阳已经回来了,可壮壮和程辉竟然不再,不会被警察抓走了吧?麻痹的。

  “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让警察带走了呢?”许阳笑着说。

  “去你大爷的。”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声;“辉哥和壮壮呢?他俩不会被带走了吧。”

  桦强躺在床上点起一支烟;“放心了,那俩犊子比谁都他妈奸,纵使咱们被带走了,他俩也会安然无恙的回来的。”话音刚落,程辉和壮壮就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麻痹的,谁报的警,这他妈让警察给我撵了,这辈子都没有过,麻痹的。”

  我看他俩除了狼狈一点也没什么大事,就放心了。

  “知足吧,还好警察来的及时,要不然咱们肯定他妈挨揍。”壮壮说。

  “王庆那个王八犊子,我他妈不会放过他的,卧槽他妈的。”程辉狠狠的说。

  确实今天要不是王庆带人突然到了,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我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蔓延而来。妹妹的俏脸就在床头望着我,只是我竟然看不清她的眼,仿佛雾里看花一样,模模糊糊。

  我发现我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想妹妹。

  “妹妹,你到底在哪里?”我闭上了眼睛,喃喃一句。

  第二天

  全校所有师生都被集合在了操场上,校长犹如主席一般,高高在上的站在主席台上,俯视着他的子民,嘴里振振有词,念着他的‘开国典礼’;“我们学校自创建以来,从未发生过如此严重的聚众斗殴事件,这对我们学校的名誉影响甚大……下面我点到名字的同学站出来。”

  我们初一的这几个主谋和初二的几个人走上了主席台,这还是第一次在万众瞩目之下被人注视着,说实话,我有点紧张。

  至此,我们几个的大名开始被众人皆知,犹如风卷残云一般,飞速的传遍了学校每一个人的耳中。

  下方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这几个人在校外聚众斗殴,对学校的影响甚大……我希望各班主任,能回去严加教育,一定要严厉打击这种歪风邪气……”

  校长不停的唧唧歪歪没完没了的又说了一些什么,我也没有听,不过我感觉挺意外的,按照我们几个的罪行,足以留校观察或者是开除学籍了,但是对我们几个仅仅也只是批评教育,让我感觉很是不解。

  不过后来我就知道了,许阳他爸和校长关系很好,从一开始许阳就给他爸打电话了,请求他爸出面解决。当时听完我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现在在学校没有点人,你都不敢上学。在医院没有人你都不好意思生病……

  而刘龙他们几个人竟然是被记了一大过,这让我们很是幸灾乐祸。

  过了许久,才散去,一对一对学生整的和他妈阅兵似的,整齐的走回了教室。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王萌萌竟然不在,应该上厕所了,我不客气的拿起她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面包就吃了起来。看的陈超在一旁只咽口水,他不是馋面包,他只是想吃王萌萌的面包。

  我又从王萌萌书包里拿出一代奶,对陈超挑衅一笑;“我不光吃她的面包,我还要吃她的奶,你咬我呀?”

  陈超脸色阴晴不定,转过头去,不在看我。

  “怎么?是不是在后悔以前没有多打我几次?”我走到陈超面前有些戏谑的说,一袋奶让我吸的吱吱作响。气死你个王八犊子,我想揍他,但是现在他还不惹我了,也不敢惹事了,就是想揍他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了。

  陈超哼了一声;“高宇,这个学校不是你家的,你也不是老大。”

  对他的话我嗅之以鼻,笑了一下;“没关系,以后这个学校一定是我扛。”原本只是一句戏言,我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成真。

  “打我呀,卧槽尼玛的,你现在敢吗?你他妈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孬种,你个傻逼。”我对着陈超不停的骂。

  但他却一句话不说,拿着书假装看,他的身体被我气的都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压制怒气一样。

  又骂了几句,我就走回座位上了,这时王萌萌也回来了;“行呀,能耐了,都敢拿棒子打架了,这打一下子不疼吗?”虽然她没好气的说,可我依然从她的话里听出一些淡淡的关心,我心里升起一种温馨的感觉。

  我讨好的说;“疼,怎么不疼,你没看我都鼻青脸肿的了吗?这简直影响我的尊容,万一我以后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王萌萌扑哧一声笑了,两个小酒窝和两个亮晶晶的小虎牙显得异常可爱:“少贫。”她突然低下头了,小声嘀咕;“以后你要娶不到媳妇,我也不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