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早已经被我打倒在地了,抱着脑袋,在哪里痛呼。

  桦强上去一把扯住他的头发;“以后长点眼睛,小逼崽子,记住了吗?”桦强用手拍了拍那小子的脸,戏谑的看着他。

  “我记住了。”那小子低声说,嘴角流出一丝殷虹的血迹。

  ¤;最新章%节》I上6,酷匠网7

  桦强扯着他头发狠狠的把他甩在一边,对我说;“去换衣去吧,咱们去吃饭。”

  在一家小饭店,我们喝的昏天暗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三手里还各自拿着一瓶啤酒呢,各自嘴里一人叼支烟,虽然我并不会抽,但是我相信我可以会的,我也可以习惯这一切的。

  因为我已经变了,不是吗?

  “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程辉破车一般的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惊起骂声无数。

  这酒喝的,第二天起床头还晕晕呢,我看了下铺的两个空位,那俩个人竟然一晚上没回来。

  程辉点了支烟;“麻痹的,这俩人肯定又他妈的去网吧通宵了。”走到桦强的床旁,用脚踢了踢;“别他妈睡了,要上课了。”

  桦强蒙着被,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无力的摇晃了几下;“给我请假,说我病了。”

  “操你大爷,你一个星期除了周六、周日都他妈病五次了,赶紧起来。”

  我在床上听这话,我就笑了,一个星期病五次,不算周六周日,那他妈岂不是一个星期都没上学了。

  桦强不情愿的从被窝爬起来;“麻痹的,上学有什么用。”

  我对着桦强伸出两个手指;“强哥,这是几?”

  “二呀。”桦强有些不解可还是答道。

  “对了,这就是上学的用处。”我笑了笑。

  程辉在一旁就笑了;“小宇,有你的,你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为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操你大爷,没上学的时候我也知道。”桦强骂了我一句,从旁边拿起烟,随手甩给了我一只。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烟点了起来。

  我们都没有吃早饭,原计划我还想吃点什么东西,但是听到程辉的话,就决定不吃了。

  他说他都戒早饭,多少年了。

  我身为屠龙室的一员,得向他们学习呀。

  在操场上吹了一会儿牛逼,就向班级走去,当我到班级的时候,班主任正在讲台上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的扫视了我一样,就把我无视了,当我不存在一样。

  其实他早就已经放弃了我,老师都是这样,喜欢那些学习好的人,若是那些人以后在考上名牌大学,还有和人吹牛的资本,谁谁是我学生,那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

  而那些坏学生只要不扰乱课堂的秩序,谁管你干呢。我走到座位,直接就趴在桌子上了,准备睡觉,昨天喝的太多了,头还晕呢。

  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竟然有人用手推我。

  我有些不高兴的抬起头,看着王萌萌;“干嘛?”

  “你身上烟味怎么这么大?你抽烟了?”王萌萌的大眼睛明亮的看着我,不时的抽了抽可爱的鼻子。

  “嗯,抽烟了。”我抬起头,班主任已经走了,同学们在上自习,当然也是各态百出,有的在看书,有的在说话,每个班都有好坏学生,人和人怎么可能一致呢?

  “哎,哎。”王萌萌用手,神秘兮兮的动了动我,在我耳边小声说:“我听说你把刘东揍了。”

  “刘东是谁?”我有些不解,我啥时候揍过这个人,要说揍人,也就是这几天揍了两个,还都是我认识的,以前都是别人揍我了。

  “别闹。”王萌萌瞪了我一眼,以为我在骗她呢,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刘东是谁。

  我哭笑不得;“没闹,我真的不知道刘东是谁?”

  “就是住在203寝的人。”

  “哦。好像是吧。”我想起来了,应该是昨天洒了我一身水,被我们揍了的那个小子,和张鹏是他妈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什么叫好像是,张磊今天来的时候就说了,说你昨天给刘东揍了。”王萌萌拿出一个面包和一袋奶,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吃东西都是一种欣赏。

  我想起来了,昨天揍刘东的时候,张磊就在旁边看着呢。

  我侧着头,枕着手臂看着她小口的吃面包,我咽了口口水,事实证明,我饿了;“那就是我揍的吧。”

  “啊?真的。”王萌萌惊讶的看着我,顿了顿,她有些关心的说;“你还是小心点吧,刘东那个人心胸狭隘,别让他给你阴了。”

  “管他呢,我连张鹏那个孙子都不在乎,还怕他。”我毫不在意的说。

  听我这么说,王萌萌咬了口面包,笑了;“哟,看不出来,现在有点霸气了。”

  看着她的面包,我又咽了口口水,看她吃的那么香,我感觉更饿了。

  “你饿了?”王萌萌看出我的异样了。

  “嗯,早上没吃饭。”

  王萌萌从书包了又拿出了一个面包递给了我;“给。”

  我一笑,客气的说;“这怎么好意思呢?”话虽如此,可我还是不客气的把面包拿过来了,打开包装袋,张口就是一大口,一个面包三口两口让我下肚了,感觉舒服多了。

  陈超在旁边看我的眼神,似乎要吃人一样,毕竟他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王萌萌,我俩窃窃私语,他看的一清二楚,更可气的是我还吃了他女神的面包。我对着他挑衅一笑,他的脸色一变,异常的难看。我估计若是下课的时候,他已经向我冲过来了,不过我也没有在意。

  敢打他一次,就敢打他第二次。况且程辉也说了,我身为屠龙室的一员,不能给屠龙室丢脸呀。

  一上午就这么让我混过去了,中午的时候我去食堂找程辉他们,这是我们早上说好的。

  等我来到食堂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他们几人,在食堂旁若无人的大声说话,方圆几米无人,仿佛是隔离区一样,将他们隔离的了。即使有的人坐在别的桌子上挤挤,也不愿过来坐在他们附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