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两只手扯着妹妹的照片,轻轻用力,妹妹的脸在我眼前清晰的裂开了;“不要呀。”我想要去抢回那张照片,养母一脚就踢了过来,将我踢到一边,她将撕开的照片重叠在了一起,撕了好多下。

  就这样,妹妹的脸在眼前变的支离破碎。

  用手轻轻一扬,碎裂的照片宛如飘絮的雪絮凄然飘落。

  碎裂的照片在眼前落下,我从其中的一角清晰的看到妹妹眀灿的眼眸。

  我疯了一样跑了过去,将所有碎裂的照片捡了起来,残破的照片再也拼凑不出妹妹灿烂的笑脸了!

  我突然哭了,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连她最后的样子都留不住,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毁灭我的一切。

  “滚出去哭,滚,死在外面才好呢。”养父一脚把我踢出了家门,我的衣服也被他们扔了出来。可我对这一切恍若未觉一样,只是呆呆的望着照片上妹妹残破的脸。

  我的寝室是306,顺着楼梯走了上去,现在早已经放学了。楼道了一片喧嚣,闹闹哄哄的。

  “唉,哥们,我问一下306怎么走?”我拉着一个人问道。

  他看了看我手中的行礼,有些惊讶的问我;“你住在306?”

  我点了点头;“嗯,有什么问题吗?”

  “额,没事。那个,你一直往前走,在寝室的门上写着屠龙室,那就是306。”

  “哦,谢谢。”说完我就往里走,我发现每个寝室的门上竟然都有着几个大字,而且都是用毛笔写的,字迹不一。

  “卧龙阁。”

  “青龙堂。”

  “天龙宫。”

  “苍龙殿。”

  卧槽,看的我目瞪口呆,真他妈的是人才,在里面的一间写着三个缭乱的大字,屠龙室。按照那个哥们的说法,这就是我的寝室了,传说中的306。

  我定了定神,轻敲了几下门。

  一个光头锃亮的人,光着膀子,嘴里叼着烟,脖子上还带个大金链子,不过好像是假的,都掉色了;“你是谁?”他站在门里,生冷的问我。

  说实话,我有点怕他,可还是低声道;“这里是306吗?我住在这里。”

  他看了看我手里的行礼,把身让开,意思是让我进来。

  在旁边的下铺有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士,正在拿着熨板熨头发呢,一头长发根根笔直的搭在肩上,他看了我一眼;“你住这里?”

  “嗯。”我点了点头,然而心里却在嘀咕,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间寝室,后来我才知道这间寝室简直比隔离区还要严重。用他们的话说,从我进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成了屠龙战士中的其中一员。

  “没有下铺了,这几个上铺你随便选吧。”秃头叼着烟,对我说。

  我们寝室算上我只有五个人,那是因为一般人不敢住进来,即使意外的住进来,也会哭着喊着换地方。

  这个光头叫程辉,长发的那个叫桦强,还有两个人出去了,我没有办法领略他们的绝世风姿了。不过我估计应该也是另类的很。他们都是在五班的,而我是在四班的。

  我把里面靠窗户的上铺收拾了一下,就开始整理行李。

  “你没带被子?”帮我收拾的程辉吃惊的说。

  我讪讪一笑;“我忘记了,我明天再去拿,今天先这么对付一晚吧。”我在家一开始是拿了被子的,可是养父把我踢出来的,只是把我的衣服扔出来了,而我的被子他却没有给我。

  桦强把熨板放在一边;“没有被子那能行吗?等着,我去给你整一套。”说着他就转身出去了。

  过了没一会儿,桦强叼着烟,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拿着一床被子回来了,还他妈的有床单、被罩,更狠的是还有一股臭脚丫子味。

  他走到我面前,把被子甩上来了;“拿着。”

  “谢谢强哥了。”我有些感激的道。

  “操,一个寝室的客气什么。”

  “小宇,收拾好了没有?出去吃饭,我请,就当给你接风洗尘了。”程辉拍了拍胸膛,很是义气的对我说。

  “收拾好了。”

  “那我们走。”程辉带头,我们三个就下楼了。程辉边走变对桦强说:“给壮壮打电话,让他俩来吃饭。”

  桦强拿出手机晃了晃;“欠费了,你打吧。”

  “草,我的也欠费了。”

  “我估计不用打了,壮壮的肯定也他妈的停机了,甚至能不能接电话都是问题了。”

  程辉叹了口气;“麻痹的,怎么混的这么凄凉了,算了,不管他俩了,我们先去吃饭。”

  P酷Z匠/h网唯一Z~正6:版,其X他都Db是jU盗\T版}

  走到二楼阶梯拐角处的时候,我和一个打水的人迎面相撞。

  “你麻痹的,你瞎呀。”那个人直接就骂,可是声音竟然有点耳熟。

  竟然是张鹏那天带的人其中一个。他也认出我来了,随即讥讽的说;“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呀,这几天鹏哥家里有事,回家了,你等鹏哥回来的,早晚收拾你。”

  程辉和桦强的脸色直接就变了,桦强在我耳边小声的问;“有仇?”

  我点了点头,抖了抖湿淋淋的衣服,这一盆水,没有一点浪费,都洒在我身上了,从他的话中我也明白了,为啥张鹏这几天没有找我,原来是家中有事呀。

  “操你妈的,你算是什么东西?”程辉指着那小子鼻子就骂。

  那小子脸色一变,刚要说话就被后面的一个人拉住了;“惹不起,他是屠龙室的程辉。”

  那小子脸色又是一变,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

  程辉拍了拍我肩膀;“去,上去揍。”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说;“辉哥,算了吧。”

  “算他妈什么算,我们屠龙室的人只能欺负别人,你既然住进了我们的寝室,就是我们其中的一员,去,给我揍,马勒戈壁的。”

  我看程辉脸色有些不好,想了想,还是上前,一拳就打了过去,那小子没有躲也没有还手,他也知道一旦还手了,也许会被打的更狠,就这样让我打,左一拳又一拳,我手都打疼了。

  四周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毕竟在楼道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少见的,当然其中竟然有几个是我熟悉的面孔,对我指指点点,在小声说些什么,似乎我害怕我听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