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个饭都不消停。”养母走了进来,看着呆呆的我一巴掌就打了过来,修长的指甲,划过我脸颊,感觉火辣辣的疼。

  养母走向了妹妹;“你这个小野种,天天就知道哭,哭,怎么不去死。”

  啪。

  妹妹本就污秽的脸颊瞬间出现了五个红色的指印,这一次妹妹没有哭,竟然骄傲的仰起了头,她的目光讥讽的望向我。

  我低着头,我不敢做什么,我也害怕挨打。

  “打死你这个小野种。”养母扯着妹妹的头发往墙上撞去,手脚并用,不停的打着妹妹。

  妹妹瘫软在地,紧紧的咬着牙,可我依然还看到了泪水从她眼角滑落的凄凉。

  “好了。”我突然低沉的吼了一声,这声音就连我都不敢相信是从我嘴里发出的。

  妹妹和养母同时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一向软弱的我,竟然敢这样对着养母大喝。

  养母像我走来,我不停的后退,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行呀,胆子肥了。”养母笑了一下,一巴掌打了过来,还没有等我回过神呢,拳头不停的像我脸上打来,我蹲下身,抱着头,我不敢反抗,我也不知道做什么。

  养母开始不停的踢我;“小崽子,真是长胆了,敢和我这么说话,我打死你。”

  打了我好一会儿,养母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手;“在敢和我这么说话,我就打死你。”她慢慢的走了出去。

  看着她走了出去,我才从地上站起身来,只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这一次妹妹并没有向以往一样,过来安慰我,帮我擦药。

  她只是讥讽的望着我;“活该。”语气中还带有淡淡的嘲笑,转身躺在了床上,将自己裹在了被子中。

  就在我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从屋外传来了妹妹悲凉无助的声音。

  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我打开门,只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妹妹向外拉扯,而妹妹却在不停的挣扎……

  “你要做什么?”我对着那个陌生的男人大喊一声。

  “小兔崽子,滚一边去。”养父一脚把我踢到了一边。

  妹妹突然安静了下来,也许她也明白挣扎只是徒劳吧,一步一步被那个人扯走,一步一步,远离了我的视线。

  妹妹被卖了,被养父母卖了。

  “不。”我嘶吼了一声;“妍妍别怕,有哥哥在,不会让人伤害你的。”我发疯了一般,跑了出去,看到的是妹妹被人塞上车的样子。

  车启动的瞬间,将我带倒在地,只是我不知疼痛一样。站起身,向着远去的车子,追了上去。

  妹妹的脸在车后面的玻璃若隐如现,不停的挣扎。

  “妍妍,你别怕,哥哥救你来了。”我追赶着车子,大声的呼喊。距离逐渐的拉远,妹妹的脸在眼前逐渐的模糊。

  妹妹在车里安静了下来,只是怔怔的望着我。

  那一双眼,那一张脸模糊的已经看不清晰了。

  “啊……”我嘶吼一声,不知疲倦的奔跑,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逐渐的远去,看着妹妹的脸在眼前消失。

  那一年,我十五岁,而妹妹十二岁。

  不知跑了多久,车子的影子早已经在我面前消失了,四周留下了滚滚长烟,我似乎从烟尘中听到了妹妹无助的呐喊。

  “妍妍。”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冰冷的地面,抱头呜呜痛哭。

  过了很久,很久,我逐渐的安静了下来,站起身,我仿佛是一个行尸走肉一样,麻木不仁的往家走去,这一刻的我说是意冷心灰也不为过。

  “呦,这不是那个小野种吗?”讨厌的声音将我的思绪从麻木中拉了回来。张鹏带着两个小子站在不远处讥讽的望着我,他从小就欺负我和妹妹,而我也不敢还手,纵使是被打,也只能默默的忍受。

  至于他身后的那两个人,我也认识,是我们学校的,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是曾经见过,只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迈动脚步,只是他却不想放过我,他几步挡在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高宇,听说你那个野种妹妹被你养父母卖了?这以后,我不是缺少了一样玩耍的东西吗?”

  他哈哈大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说;“不过还有你这个野种可以让我欺负。”他后面的那两个人也不停的大笑。

  我从来没有发现他们的笑声原来是这样的刺耳,我慢慢的攥紧了拳头,好几次想要打过去,可是我不敢。

  张鹏用手用力的推了一下我的脑袋,我身体不由的一弯;“怎么,你还想打我呀,来来,我让你打。”他把脸伸了出来,一脸讥讽的望着我;“你敢吗?你个小野种,和你那个贱妹妹一样,都是野种。”

  我豁然抬起头来,眼神的直直的望着他;“你说什么?”声音冰冷的我都不敢相信是从我嘴里发出的。

  “我说,你个那个贱妹妹一样,都是野种。”张鹏一字一顿戏谑的说。

  我咬着牙,握紧了拳头,身体都在不由的颤抖。

  “怎么,你还真想动手呀。你行吗,你敢吗?”

  我大吼一声,一拳就打了过去。张鹏被我一拳直接撂倒了,那两个人愣住了,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动手,毕竟我的懦弱在学校是出了名,不光男生可以欺负我,就是女生都欺负我。

  那两个人一愣,一拳像我打来,我本能的侧了一下身子,竟然躲了过去,可是后面的一脚直接就把我踢到了。

  张鹏大骂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大脚丫子抡圆了往我身上踢;“你个小野种,你还敢打我,真是能耐了。”

  我躺在地上抱着头,抱着头,弓起身体,眼泪突然流了下来,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疼,而是因为妹妹,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懦弱,所以妹妹才会对我失望。

  别人打我,我不敢还手,别人打妹妹,我不敢帮忙,甚至还嘲笑她。

  更新x最gm快上酷P。匠u网

  “啊……”我突然大吼一声,蓦然跳了起来,我抓着张鹏的头发,一拳就挥了过去;“妍妍不是野种,你在这么说她,我弄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