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舍得吗?”乔安亭邪魅的看着柳心念,柳心念只觉得浑身发烫,脑子一片的空白,柳心念皱着眉头。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柳心念吼道,一直在用双臂不停的拍打乔安亭的胸膛,乔安亭的唇,一点点的抽筋柳心念。

  柳心念下意识抬手将嘴巴捂的严严实实的,乔安亭微凉的薄唇已经触碰到柳心念的手背了,乔安亭停住了。

  两个人这样的姿势很暧昧,乔安亭的唇贴在柳心念的手背上,眼神很复杂,柳心念一时之间竟然都窒息了。

  乔安亭忽然的笑了起来,直起身,嘲笑一样的看着柳心念,柳心念气急败坏,怒道:“你笑什么笑!”

  乔安亭笑着说道:“难道你不想让我笑,也要把我的脸给割下来吗?”柳心念气结,“下贱!我没时间和你浪费时间!”

  说完,便转身走开,乔安亭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柳心念窈窕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以后,本来带着喜色的眼眸,一下子暗沉了下来。

  乔桐!到底是想干什么,乔安亭的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的阴霾,如果,刚刚柳心念真的去地下停车库了,那么,就一定会看到那一幕。

  乔安亭想起刚刚看到的画面,全都不禁的紧握,为了安抚一个利用品,乔桐竟然不惜背叛柳心念,他的心里,到底爱的是谁!

  柳心念生气的大步行走着,下贱的男人!下贱的男人!不得好死,柳心念从来都没有对一个陌生人这么生气过。

  那个臭男人,三番两次的调戏挑逗自己,自己竟然心慈手软的放过他,看来好久没有杀生,心都软了。

  柳心念愤恨的心里说道,手机一阵震动,柳心念现在都快被那个臭男人气疯了,谁这么不长眼的现在打电话。

  A更8G新最#快;上酷Q8匠Y网U

  柳心念现在恨不得拿起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再狠狠地跺几脚,当柳心念瞥到来电的备注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乔桐,你现在在哪里呢?”柳心念轻声的询问道,“你猜猜我在哪里?”柳心念一头雾水,柳心念还想询问什么,乔桐就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柳心念皱着眉,不知道乔桐是怎么了,“心念……”乔桐绵绵的声音,飘进柳心念的耳朵,柳心念回过头。

  乔桐白皙的面颊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嘴角微微翘起,柳心念愣在了原地,乔桐缓步走进柳心念。

  柳心念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一步步走近的乔桐,柳心念突然有些紧张,乔桐走到柳心念的眼前,眉目含情。

  柳心念甚至可以看到,乔桐清澈如潭水的眼眸中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乔桐的眼里只有柳心念一个人,柳心念的红唇微启,想要说些什么。

  乔桐将手指轻轻的附在柳心念的朱唇上,示意柳心念不要说话,柳心念还不明白乔桐想干什么,乔桐笑着向后退了一步。

  在柳心念迷茫的眼神中,乔桐单膝跪立,大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精致的紫色小盒子。

  路人惊诧的目光纷纷的投向柳心念和乔桐,“你……你这是干什么……”柳心念的心里很慌张,她知道,看到这样的情形,她知道,乔桐是在求婚。

  乔桐打开小盒子,里面躺着两个镶嵌着钻石的银戒,路人看到乔桐手中的戒指,纷纷倒吸一口冷气,那么大颗的钻戒……有钱人果然就是任性。

  柳心念不喜欢这样,自己已经对乔桐说明了心意,现在还不想嫁给他,难道他这样是在变向的逼迫自己吗?

  柳心念走到乔桐身边,拉起他的手说道:“乔桐,你先不要这个样子,我们等一会再说好吗?”

  乔桐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柳心念还会这样拒绝自己,不由得脸色一沉,随即,脸上便铺上了笑容。

  “心念,我是真心的,嫁给我好吗?”

  柳心念为难的看着跪立在地上,像是祈求自己同意一样的乔桐,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乔桐脸上的笑容彻底的僵硬在脸上了,众路人一看,形势不对啊,面面相觑,仍然在围观,分明就是一场好戏,怎容错过。

  乔桐还有那么一缕的希望,耐心的温和的说道:“心念,你不是爱我的吗?为什么不同意。”

  柳心念和乔桐谈了这么久,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和他结婚的问题,虽然会觉得和乔桐结婚,是自己所憧憬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嫁给乔桐不也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自己会犹豫,我不是很爱他吗?柳心念对自己的心彻底的迷茫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乔桐,真的,不要这个样子好吗……”柳心念很委屈的看着乔桐。

  乔桐眼神中的亮光,像是迅速划过月空的流星一般,在黑暗中瞬间的消逝,柳心念的心里一阵的刺痛,自己不想这样,可是……柳心念现在真的没办法同意。

  “心念……”乔桐的声音有些颤抖。

  乔桐暗自的咬了咬牙,装作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温和的对柳心念说道:“对不起心念,是我太突然了。”

  柳心念打了一个寒颤,乔桐笑着径直的向前走去,与柳心念擦肩而过,柳心念呆立在原地,嘴角莫名的抽动了一下,这算是什么?

  乔桐没有再理睬柳心念,路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小声的议论着,便纷纷的散去,柳心念突然觉得世界变得苍白了,没有一点的色彩。

  柳心念眼神空洞的看着商场来来往往的人,而在角落里,英俊的男人,始终是皱着眉头看着落寞的柳心念,转身,默默的离去。

  柳心念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只能呆立在原地,肩膀突然一重,不知道被什么拍了一下,柳心念侧过脸。

  一个大号的兔子站在自己的身后,柳心念被突如其来的兔子吓得一愣。

  大白兔子比柳心念要高了一头半左右,友好的朝柳心念挥挥手,还伸出粗大的爪子轻轻握着柳心念的手,摇了摇。

  柳心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