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心念失声痛哭,乔安亭怜惜的看着眼睛已经红肿的柳心念,心脏不知为何隐隐作痛。

  乔安亭抬起手,想要拂去柳心念挂在脸颊上的泪,柳心念抬手便将乔安亭的手挡了回去。

  拿着纸巾擦拭着眼泪,断断续续的说道:“抱歉,是我失态了,我先去一趟洗手间。”柳心念说着,便将提包,手机放在了吧台上。

  乔安亭的目光不自觉的总是一直紧紧追随着柳心念迷人的背影,背影似曾相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包括前天,自己这一身伤也是不知道怎么来的。

  “服务员。”乔安亭唤来服务员,指指柳心念刚刚用过的酒杯说道:“麻烦你换一杯,换成果汁。”

  这个女人,在以前,也不知道会承受多大的痛苦,他垂着眸子,发现柳心念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乔安亭探了探头,还没见柳心念回来,便瞥了一眼来电电话,一顿。

  这时,乔安亭的手机也响了,是那个女人的电话,乔安亭接通电话,不耐烦的说道:“我一会就会回去的。”

  “你又去酒吧了!乔安亭你到底想干什么!”电话那边的女人有些气愤。

  看3正{;版a章{9节上$酷匠网

  乔安亭笑道:“想干什么?我不想见你!”

  “我知道你在……”乔安亭不等女人说完,把电话不耐烦的挂断,乔安亭现在不想搭理那个女人,倒是很好奇,今天偶然遇到的女人,和乔桐是什么关系。

  乔桐!难道这个女人和乔桐有关系?乔安亭听到一阵的高跟鞋声,慌忙的端坐,柳心念的眼睛已经肿成了包子了。

  看到满满一杯的橙汁,看了看微笑的陌生男人,轻声说道:“谢谢。”

  “女孩子还是少喝酒为宜,对了……”乔安亭尴尬的笑笑,指指柳心念的手机说道:“好像是男朋友来电话吧!一直在打,你快回过去吧!”

  柳心念拿起手机,两三个未接电话,幸福的勾起唇角,刚刚还是很阴郁的一双眼眸,此刻充满了喜悦。

  “今天很高兴和你聊天,谢谢,我有事情,要先走了。”柳心念像是一只小鹿一般,拿起提包。

  乔安亭对着柳心念的背影挥挥手,柳心念跑到前面,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中跳动着羡煞旁人的神色。

  乔安亭微微一愣,这样的笑容,好像是触动了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某处,连乔安亭自己也不知道。

  乔桐的魔力究竟有多大,让她可以笑的如此动人,柳心念笑着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柳心念。”

  心念,是让时刻心心念念吗?乔安亭故作深意的说道:“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名字的。”乔安亭就这样的看着柳心念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不一会,舒展开,邪魅的勾起唇角,这个女人,乔桐也会送到我身边吗?

  如果是她,倒会变得有趣。

  “乔桐……”柳心念刚出酒吧,就慌忙的给乔桐回电话。

  “心念,你没事吧!你刚刚怎么不接电话呢?你现在在哪里!”可以听得出来,乔桐的声音很焦急。

  柳心念甜甜的回应道:“我没事啦,现在在玫瑰酒吧门口呢!”

  “我现在去接你。”柳心念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和乔桐在一起,似乎世界都充满了阳光。

  柳心念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了,在她的世界里,是一片的灰暗,乔桐,是唯一可以救赎柳心念的男人。

  井晴黑着脸,打的来到玫瑰酒吧,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嫌弃的破鞋,乔桐丢弃自己,现在就连一向听话的乔安亭也丢弃自己。

  井晴远远的就看到站在路边,一个穿着黑蕾丝裙的女人,安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候着谁,并没有在意,但是……

  井晴的视线中突然闯入一辆黑色的法拉利,井晴倒吸一口冷气,慌忙的躲在角落里。

  车子稳稳的停在那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前面,乔桐果然从车里面下来,一脸温柔的笑容。

  井晴一惊,乔桐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乔桐的眼睛中,仿佛仅仅只能容下那个女人。

  井晴的心里似乎恍然开朗,怪不得乔桐这几天对自己这样不耐烦,敢情是有新欢了,忘记我这个旧爱了?

  井晴冷笑了几声,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缠绵的拥吻,井晴靠在墙上,乔桐已经把她的心脏偷走了,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

  井晴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眼泪簌簌的流了出来,心脏那里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揪了起来一样,痛的让人绝望。

  井晴为了乔桐,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乔桐竟然还要如此薄情的对待自己,他于心何忍!心中隐隐的腾起一些妒意,恨意。

  恨那个女人夺走乔桐的温柔,恨那个女人可以拥有乔桐的怀抱,凭什么,我不可以拥有,井晴攥紧拳头。

  擦干眼角的泪渍,笑着,若无其事的走进玫瑰酒吧,乔桐已经载着那个女人走了。

  乔桐,这一次,我不能再被你控制了,井晴暗自下定了决心。

  “乔安亭……”乔安亭最讨厌听见这个女人的声音。

  慵懒的抬起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瘦高的女人,披散着的长卷发有些凌乱,眼眶有些微红。

  乔安亭约莫着井晴是看到那一幕了,这个女人心中爱慕的果然还是乔桐,乔安亭冷冰冰的看了井晴一眼。

  “你还来干什么,我没有让你来。”

  井晴笑道:“我是你的未婚妻,乔安亭先生,我有权利知道你干了什么去了哪里。”

  有权利吗?乔安亭戏谑的看着理直气壮的井晴,站起身,走到井晴的跟前,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的距离。

  乔安亭调弄一般的挑起井晴的下巴,语气忽而变得有些暧昧,附在井晴的耳边,轻声说道:“既然是我的未婚妻,那是不是也可以和我上床啊!我们两个订婚这么久,你还从来没有上过我的床。”

  井晴瞪大眼睛,乔桐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