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H最=}快上^酷匠7u网{h

  “你最好安分点,照顾好我哥!”乔桐低吼道。

  “照顾好?乔桐,你是最期望让他从你眼前消失的人,这么假惺惺不觉得可笑吗?”

  乔桐黑色的眉,蹙在一起,乔桐坐在驾驶座上,紧紧握着手机,怒道:“你这个疯女人!闭上你的嘴!”

  电话那边的女人戏谑的笑了一声,便挂断电话,乔桐紧握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

  柳心念刚到家门口,就看见牛蛋焦急的跑向柳心念,“姐!您可回来了,大哥他……”柳心念微微皱着眉头,问道:“大哥他怎么了?”

  “您昨晚一夜未归,大哥他一夜未眠,喝了好多酒,您现在快去看看吧!再喝下去,小命都堪忧。”

  柳心念慌忙的推开房门,扑鼻而来的满是刺鼻的酒精味道,白色的瓷砖上面,有很多的酒瓶,茶几上也是堆了很多。

  金铭醉醺醺的卧倒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瓶威士忌喝着,柳心念一把抢过金铭手里的酒,扔在地上。

  啪的一声,酒瓶碎成无数块,里面的液体肆意在地板上蔓延,“大哥,你这是到底怎么了!”柳心念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金铭,生气的大吼道。

  金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伸出两双手,不停的向前摸索着,嘴中还呢喃着:“给我酒,我要喝酒……”

  “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喝什么呀!”柳心念弯下身子,把金铭的胳膊搭在自己瘦小的肩膀上,想要将金铭拉起来。

  金铭甩开柳心念的胳膊,倒在沙发上面,黑漆漆的眼眸中,弥漫着悲痛,“心念,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柳心念喘着气,看着有些失控的金铭,金铭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直视着柳心念的眼睛,说道:“他是不会给你幸福的!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金铭双手突然的握住柳心念的肩膀,柳心念的眼角挂着清泪,红着眼眶,笑着说道:“因为我爱他啊!”

  金铭的眼眸失去光彩,松开柳心念的肩膀,向后退了几步,跌回到沙发上。

  “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都不能多看我一眼呢?满脑子里全是他!”金铭哭了,第一次哭。

  三十几年的岁月,饱经沧桑,哪怕是看着自己的亲兄弟一个个的在自己眼前倒下,金铭也没有哭过。

  柳心念声音颤抖道:“我只是把你当成我哥哥而已。”有些人,是无论怎样的努力,也是无法得到的。

  “哥,你现在需要静一静,我走了。”柳心念强忍着眼泪,转身关上门离开,金铭泪眼朦胧的看着天花板。

  乔桐那个男人,会给柳心念带来不幸的……

  柳心念不明白,为什么金铭不同意自己和乔桐在一起,两个人相思相爱十年,难道现在在一起有错吗?

  柳心念的心如绞痛,自己对金铭只有亲情,并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他怎么就一直没有明白呢?

  柳心念心情郁闷的晃荡到玫瑰酒吧,坐在吧台上,一瓶一瓶的灌自己,“小姐,现在大白天的喝这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说话的是坐在柳心念旁边的男人,白皙的脸颊上,还有些淤青。

  柳心念不屑的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说道:“你不也是在大白天喝酒吗?”男人勾起唇角。

  抿了一口酒水,缓缓说道:“这个世界的事情太复杂,还不如泡在酒吧里清闲。”

  柳心念晃荡着玻璃杯中的冰块,说道:“也不过是借酒消消愁罢了。”柳心念说着轻笑两声。

  男人的眸子一暗,猛地喝了一口酒,说道:“活在这个世上,你难道不觉得累吗?”柳心念看着酒杯中渐渐消逝的冰块。

  淡淡的说道:“累啊!很累很累啊……”那些过去,每天都在啃噬着柳心念,每刻都让柳心念为止痛苦。

  每天,都让柳心念疲惫不堪,如果,可以死去,痛苦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柳心念和男人聊了很多,很少可以有人让柳心念倾诉,乔桐也不可以,似乎两人之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魔力。

  那种,亲切,自然的感觉,更像是一见如故,两个人忘乎所以的聊了很多,柳心念心中的伤,心中的痛,一点一点的被揭起。

  “你知道吗?我以前做过小姐……”柳心念的眼角挂着泪珠,似乎是回想起被尘封多年的往事。

  柳心念的脸颊上,已经哭花了,柳心念自从十七岁以后,再也没有这么伤心欲绝的哭过了。

  被埋藏在心中的痛苦,在这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怎么也压抑也都是无济于事,柳心念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张狰狞的脸。

  就像是梦魇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纠缠着柳心念,十七岁的花季,柳心念被继父强奸了,这是柳心念一辈子的阴影。

  就算现在权力滔天,就算现在是黑道,那又如何?那个男人到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他活着一天,柳心念就无法从他的阴影里解脱。

  十年前,继父终于拳打脚踢的将母亲赶跑了,母亲撇下正值花季的柳心念,一个人和暴躁爱赌的继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继父为了得到更多的赌资,不惜让年少的柳心念卖身,柳心念想过逃跑,逃到没有继父的地方。

  但是,每次都会遭到毒打,直至那一次……

  “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贱女人!”长相粗犷的男人蛮横的拎着瘦小的柳心念,狠狠的摔在地上,柳心念从地上爬起来,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男人神色突然有些奇怪,笑眯眯的走进在发抖的柳心念,半蹲下身子,一双圆圆的死鱼眼,色眯眯的端详着柳心念。

  缓缓的抬起手,柳心念以为继父要打她,缩着脖子,柳心念没想到继父只是将她耳边散落的头发挽在耳后。

  柳心念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看着目光奇怪的男人,在柳心念猝不及防的时候,男人将柳心念横着抱起来。

  扔在大床上,像是饿狼一样的扑在柳心念的身上,“我的宝贝女儿,爸爸怎么现在才发现女儿也是一个小美人呢?”

  柳心念惊恐的瞪大眼睛,大眼睛中饱缀着泪水,哀求道:“爸爸,求您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逃跑了,求你放过我吧!”

  男人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刺啦的一声,将柳心念身上的衣服撕开,柳心念绝望的尖叫,可是丝毫没有作用。

  嘶声肺裂的哭喊声,让男人很是厌烦,毫不留情的抓着柳心念的长发,狠狠的扇了两巴掌,柳心念惨白的小脸上,顿时多了两个鲜红的巴掌印。

  男人疯狂的啃着柳心念的身体,柳心念再也无力反抗了,在男人的疯狂中,堕落,坠入深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