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看正HY版KJ章N节上酷匠●N网T

  陆小北一直都是紧闭着双眼,自从进入到浴池以后,就一直用一种较为轻松的心态来安抚自己愧疚的心灵。身体上很放松,心里也稍有了缓和。陆小北本来没有在意,让然是微闭着双眼,任凭温水在摇晃。直到康渺渺贴近陆小北的身子是,陆小北才有所觉察,他神经突然紧张起来,都来不及睁开眼睛直接推开康渺渺的身体。“渺渺,你……没事吧……”陆小北不好意思的问道。康渺渺此时已经被推到了浴池的另一边,是这个小小的浴池里距离陆小北最远的距离,康渺渺有点委屈的说道:“看你今天挺累的,想帮你在水里按摩按摩,来个水疗,给你松松筋骨,没想到你还这么鲁莽的推开我。”康渺渺小嘴一撅,显得有点不高兴。陆小北跳动的心脏总算平缓下来,继续泡在水里,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不想说话,不想跟康渺渺打情骂俏,因为他很愧疚,觉得自己的一双手沾了太多的罪孽,他想要赎罪,想要从这一行当里脱身,但是他不能,因为人生没有回头路,看似风光的黑道大哥都有着鲜为人知的困窘,更别提这个区区的马在小弟陆小北了。“小北,你是不是有心事。跟我说,我帮你啊。”康渺渺见陆小北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也识趣的正经起来。“你是帮不了我的饿,天王老子来了都帮不了我。”陆小北叹气似的说道。“怎么了,是什么是让我家陆小北愁成这样了。”说着,康渺渺挪向陆小北,两个人并排坐着,康渺渺的一双玉手是不是的在陆小北强壮的胸肌上摸两下,这双手很不老实,偶尔也滑到陆小北的裆下探个究竟。“我进黑道以来,造了太多的孽,觉得自己有点十恶不赦了,我想赎罪,你帮得了我吗?”“呵呵。”康渺渺咯咯的笑了两声,然后一板正经的说道:“陆小北小弟弟,你在学校打打架,在外面打打架还真以为自己是黑道中人了?你带这么几个兄弟有几个见识过真正的火拼的,有几个伤过他人性命的?你这不叫黑社会,你们里黑社会还远着的,估计你们遇到了真正的黑社会,连动手的胆子都吓没了。”康渺渺还不知道陆小北他们做到了多大的程度,在康渺渺严重,陆小北无非是个在学校里打打闹闹的小混子,无非是帮着那个刀疤跑跑腿的小马仔,根本就没见过大世面,也没完全进入到黑社会里面。陆小北叹了口气,觉得康渺渺已经是自己人了,没有必要再和她隐瞒什么,并且要是把心中的愧疚找个人倾诉,估计会好一些,于是陆小北说道:“我手上有四条人命,原来岭北镇的老大黑玫瑰也是我杀死的,正是我杀了黑玫瑰,才把刀疤送上了岭北底下皇帝的宝座。今天下午,我还杀了一堆夫妻,他们是刀疤的眼中钉,刀疤命令我去杀,我便杀了。我觉得自己太残忍了,我……”说到这,陆小北被康渺渺打断了。“你小子可别乱说,杀人这事情可别乱往自己身上按,知道现在,全岭北也没有人知道黑玫瑰是谁杀死的,都是个谜,你小子要是这么乱说话,会遭人仇杀的。”“我是乱说话的人吗?”陆小北说的和你正经,康渺渺从他的语气里能断定,这小子说的都是实话。康渺渺一下子愣住了,她没想到,陆小北这么一个未成年小孩子竟然做了这么多毒辣的事情。怪不得他心里承受不住了,这换了谁都承受不了。“小北……没事……没事……”康渺渺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陆小北,但康渺渺觉得,这个时候适合用自己父亲的经历来安慰陆小北,于是简单的说道:“小北,你看我爸爸是广阳市十字K的老大,他身上也背着不少人命,但是你要知道,入了黑道,做了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在去自责,因为狠毒不是你的错,而是这个道儿给逼的。也许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来杀你,对敌人的同情,就是把自己推向死亡,你懂吗。什么愧疚,什么自责,都用不着,男子汉大丈夫的,做了就做了,再说了,那些人本该就该死,你这是替天行道,懂吗。”“行了,不说了,睡觉去。”说着,陆小北从浴池里站了起来,披上浴衣,擦擦干净,回到了床上。床上很柔软,席梦思的床垫,那个时候,席梦思这个牌子绝对是床上用品店的王牌,被子也是新的,白天的时候康渺渺拿去上过,上面还有阳光照射后的温热。窗外突然闪过一道闪电,而后,大雨倾盆而至,入秋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就这么没有征兆的降临了。一场秋雨一场寒,陆小北盖紧了被子,他知道,明天的天气会有降温。康渺渺也躺进了被窝里,跟陆小北躺进了一床被窝里,然后敬爱那个陆 小北搂在自己的怀里,像抱个小孩子一样。陆小北本来就比康渺渺小了七八岁,所以康渺渺对陆小北还是摆脱不了小弟弟的形象,是小弟弟就需要姐姐的保护。康渺渺紧紧的搂着陆小北,希望这样陆小北的心情能够得到缓解。陆小北的脸巴子紧紧的贴着康渺渺的一对酥胸,感觉哪里都是柔软的,尽管窗外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但是陆小北是舒服的,此时此刻,相当的惬意。(删减,掠过……)就这样,陆小北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康渺渺的身体。这一夜的激战,另陆小北的身体受益匪浅,看来适当的男女之事有助于人的身心健康啊。陆小北的身体又回到了最佳状态,心理上的那些愧疚也随着身体的康健,而逝去了……早上,康渺渺开着车送陆小北回了学校。一进到班里,陆小北一下子神清气爽。感觉自己有成了普通的一名学生。什么黑社会,什么杀人犯罪的,这都是外面的事情,在英德里面,陆小北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这么一想,陆小北心情舒畅起来,忘了昨天的事情,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他看到赵鹏辉他们几个也在座位上,但一个个睡眼朦胧的,估计昨晚上跟女人玩的太欢了,都没休息好。陆小北的同桌四眼妹带着点关心问陆小北:“你昨天下午怎么没来上课?”“逃课出去玩了,在班里太没意思了。”陆小北不以为然的说。“我是从外地来的,也不知道岭北镇里什么样,很好玩吗?”陆小北来了兴致,跟这个四眼妹把岭北一顿吹嘘,说的跟他妈的香港一个样。四眼妹也来了兴致,而且还带了一个请求:“那你回头带我去岭北镇子里玩玩吧。”陆小北看着丫头也是个贪玩的家伙,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有时间我组织同学们出游去,去游览我们岭北镇的秀丽风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