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陆一鸣回家了。小女孩看到爸爸回来,一把搂住爸爸的大腿,说道:“爸爸,爸爸,屋里有坏人。”可他越往我是靠近,感觉一丝不祥,屋里什么声音也没有,而且家里也没有妻子的身影。陆一鸣觉得情况不妙,但他想不了这么多了。突然跑上去,一脚把卧室的门踹开,结果他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陆一鸣心里清楚,此人就是来杀他的。现在也不用废话了,路一鸣抄起门口藏着的砍刀朝床边的陆小北砍来。陆小北反应想当机敏,顺着床铺一滚,滚到了路一鸣老婆身边,陆小北心想,在这女人的旁边路一鸣应该不敢动砍刀了吧,哪知陆一鸣没有收手的意思,照样是一刀劈下来,陆小北处于要保护自己,将女人往前一推,结果陆一鸣这一刀不偏不倚的砍中女人的后背。女人在毫无反击能力的情况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直接夺走了性命。陆小北将女人的尸体一脚踹开,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朝着陆一鸣扔过去,陆一鸣伸手一挡,挡住了台灯,但是给了陆小北反击的机会。顷刻之间,陆小北已经来到了陆一鸣身前,一个上勾拳打在陆一鸣的下巴上,把他下巴打了个脱环,脱环是很疼的,陆一鸣下意识的要用手捂住自己的下巴,可是陆小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紧接着左手抬起,一个肘击,击中陆一鸣的鼻梁,把他鼻梁骨生生打碎,陆一鸣疼的全身除了一层冷汗,陆小北紧接着一个侧踢,提在陆一鸣的胯下,他要害被踢了这么一下,可真是不好受,男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陆一鸣双手捂着自己的裤裆,弯着姚,站不起身子,陆小北紧接着一个跆拳道教科书式下劈,一脚丫子砸在陆一鸣后脑勺上,将这小子踩倒在地上。陆小北一脚踩着陆一鸣的后背,开始提起一股丹田之气,将这股气力汇集在右拳之上,力道十足,只要一拳砸在陆一鸣的后脑勺这,陆一鸣必死无疑。“不要杀了我爸爸!”小女孩哭喊着朝陆小北跑了过来。陆小北看着这个孩子的模样,还真有点下不去手,但是他知道,在黑道这条不归路上,没有同情,同情别人就是在给自己留下后患,所以,不能留后患,该狠的时候,一定不能手下留情。一拳过后,陆一鸣后脑勺被生生打爆,脑浆子都溅了出来。陆小北将手上沾的粘糊糊的东西曾在陆一鸣身上,看着屋里这对鬼夫妻,摇了摇头。其实他们本没有仇,但是为了大哥一句话,陆小北就要来杀了他们,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一天,陆小北也会被大哥拍去的人把自己杀了。小女孩被刚才的那一幕吓晕了,陆小北觉得留着这个小女孩是个后患,但是他真不忍心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手,于是他抱起了还在昏迷的小姑娘,走出了屋子。在街道上,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刀疤打电话道:“刀哥,事情办好了,找人来他家处理后事吧。”听到电话那头的刀疤恩了一声,陆小北挂了电话,打车直接去了医院,他要把这个小姑娘救醒。混黑道的一定要狠,但狠不代表就要就要残忍,就要像一个杀人魔王一样。陆小北今天又杀了两个人,他的罪孽有加重了一层,他的阳气再一次提升,虽然刚才跟陆一鸣的女人有过片刻的欢愉,但是事情还没做完,陆一鸣就闯了进来,所以这对陆小北体内的阴气并没有得到补充,所以,陆小北必须赶紧找一个女人补充阴气。到了医院,医生对小女孩进行抢救,总算是把小女孩酒醒了,但是由于刚才惊吓过度,小女孩失去了记忆,并不记得之前自己看到了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岁的孩子,记忆力本来就不行,在加上刚才被吓成那样,估计她一辈子也想不起来了。

  这个孩子认定陆小北是他的亲人,一直跟着陆小北,陆小北也不忍心抛弃他,毕竟自己杀了他的父母,想要弥补就要对这个孩子好一点。没办法,陆小北把孩子送到了自己家。一进台球厅,嫂子和魏珊正在打扫,建路小北突然回来,两个人很惊讶。“小北你怎么刚上三天学就会来了!又逃课了?怎么还带个小女孩?”陆小北心情很低沉,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内心深处在谴责者自己,他对顾婉玉和魏珊笑不出来,只好简单的说道:“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拿完东西我就走,这个小女孩先记住在咱家里,她是个孤儿很可怜,我们学校呆着去孤儿院做义工的时候我认识的,觉得他很可怜,所以就收养她了。嫂子,我现在还上学,这个孩子先拜托你了,她很听话,不会给你填什么麻烦。”顾婉玉对陆小北的话半信半疑,把他拉到楼上卧室,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陆小北点了点头。顾婉玉没办法,既然人都带回来了,自己也不好反对,而且这小女孩样子可爱,聪明伶俐的,很是招人喜爱,顾婉玉点了点头,说道:“行,就是最近一直挺忙的,我拍照顾不了这孩子,等明后天的我把她送到乡下,给我爸我妈带带,他们可喜欢孩子了,有这么一个小家伙也好跟他们老两口做做伴。”事情办妥了之后,陆小北告别了顾婉玉和魏珊,打车回到了夜总会。到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六点多钟了,夜总会已经开始营业了。陆小北一进夜总会,看到康渺渺正在跟吧台的服务员说话,好像在交代他们什么。陆小北走了过去,坐在吧台前的高凳上,又要了一瓶伏特加。一扬脖喝了一大口。“小北,你哪去了。”“办了点事。”陆小北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说道,然后又是一扬脖喝了一大口。“小北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别喝这么多酒。”康渺渺关心的说道。“行了,你赶紧忙你的吧,别管我了,我自有分寸。”“那你自己少喝点啊,我还得回办公室处理点事情,跟咱们和做的酒水供应商好像要提价。我做个商务往来合作计划表去,得跟他们签署协议,不能让他们在那乱叫价。”“恩,你去吧,我正好在这帮你看看场子。”陆小北在吧台前坐着,很是无聊,吧台的小姐装化的很浓艳,在彩色灯光的闪烁下,想的更加妖艳动人了。这女孩穿的也比较暴露,在那个时代,穿个低胸的吊带而且露着肚脐眼儿,下身是短的只能遮住屁股的短裤,这种装束已经是相当火辣的了。“北哥,这些天那你哪去了,怎么也没看见过你?”吧台小姐跟陆小北套近乎,谁都知道他是这里的看场子大哥,也是这里的末后老板。只要跟他搞好关系,以后一定有好处的。“怎么了,是不是想哥哥了?”陆小北刚说完这句话,身后有人重重的拍了他肩膀一下,然后一声银荡的叫骂:“草,竟然来这勾引妹子,不想混了……”

  酷e匠tz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