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渺渺先带陆小北回震天夜总会,因为昨天的账单还没清,一会儿就要开业了,所以康渺渺必须赶在开业之前把昨天的收入查清楚,以免乱了账本。当时没有电脑,所以算账是完全人力的,像震天这么大的场子,一天的收入也算是日进斗金了,考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本来是康渺渺和康飘飘姐妹俩一起做账的,但是康飘飘现在好像在跟某个镇领导搞得火热,近几天来都没有回来了,所以所有的重任全都压在康渺渺一个人身上。“你在多等等吧,咱这些日子效益特别好,所以账单一定要搞清楚,咱现在还欠着啤酒供应商的钱呢,但是我忘了欠多少了,得赶紧算出来,不然多给了人家钱咱不就赔了嘛。”“她现在可没时间,这两天,跟镇里税务局的局长搞得火热,快把人家家给拆散了。”“她靠身体搞?”陆小北小心的问道。“你瞎想什么呢,以我姐姐的魅力,还有身子?她跟人家玩的是暧昧,你懂什么是暧昧吗?”当时“暧昧”这个词确实还不怎么流行,但是陆小北多多少少的能够理解一些,不就是用除了身体以外的任何方法勾引男人吗。“我姐姐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震天,跟税务局的局长搞好关系,在通过他认识工商局长,再认识更多重要的人物,那咱们这个震天就能明目张胆的偷税露出了!”“看来飘飘嫂子还真是不一般的人物。行了,你慢慢算账,我出去看看,估计这个点也快开业了。”陆小北一手拿着伏特加一手捏着跟烟,抽一口烟喝一口酒的走到震天一楼大厅,此时大门还是就开着半扇,说明还没到正常营业时间,康渺渺带来的那二十几个保安正在桌子上分坐在几张桌子上,有的打牌,有的聊天,等待着震天的营业。他们都认识陆小北,知道这场子是陆小北的。一见陆小北过来,立马站直了身子,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北哥好。”声音洪亮,震得陆小北耳朵疼。“行了,快坐吧,这些日子辛苦各位了。”陆小北笑呵呵的说。没有一点老板的架势,完全平易近人,他的态度让这些保安为之感动,以前所效力过的老板只会在他们面前大吼,没有一个像陆小北这样和和气气说话的。保安们觉得,跟陆小北不是什么主仆的关系,而是亲哥们弟兄。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一个人,门口的礼仪小姐,恭恭敬敬的说道:“对不起先生,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我就是找个人。”“您找谁,请您在这等一下,我去给你叫。”迎宾小姐彬彬有礼。“我找这的老板。”陆小北看清了这个人是谁,此人脸上有块疤痕,这不是刀疤,还能是谁。陆小北赶紧跑过去,说道:“刀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行啊小子,当了两天老板也学会这种客套话了,跟你刀哥可别来这套。”“刀哥今天来也得有事情吧。”“事情没有多大,只是来看看你,看看你的震天管理的怎么样,没赔钱吧。”“凑合找吧,不赔不赚,慢慢经营。”陆小北不会跟刀疤说自己赚了大钱了,他要是说了自己赚了不少钱,那刀疤一看这里效益这么好要收回场子可就糟了。“按说这地理位置应该不错了,你得完善经营理念啊,这里可定能赚大钱的。咱快刀堂没给你派兄弟来,你不会怪我吧。”“刀哥您这是什么话,我哪能怪您啊。反正有没有人来闹事,不用多少人。”陆小北笑呵呵的说。“我看你们这倒是有二十几个新面孔,看他们的样子都是打手出身吧。” 刀疤不愧是老江湖,一样就看出了康渺渺带来的这二十几个保镖。“都是我在外面招来的保安,呵呵,体质确实不错。”陆小北说道,赶紧招呼那二十几个人,说道:“这是咱的大哥,打架快点叫刀哥。”但陆小北说完了,并没有一个人动声,在这二十几个人的眼里,自己只有一个老大,那就是康俊福,康俊福让他们帮谁,他们才会帮谁。这回来岭北,是康俊福让他们来帮康渺渺和陆小北的,所以在这里他们只认康渺渺和陆小北,别人一律不认。刀疤尴尬一笑,说道:“你找的这帮兄弟还要慢慢培养啊,在他们这二十几个人里,没准能出几个狠角色。”“大哥说的是。”陆小北虚心假意的点点头,其实他心里在暗想:这二十几个人可都是广阳市十字K老大康俊福一手培养出来的,个个都是狠角色中的狠角儿。各个身上都是带着命案或者参加过若干次大规模火拼枪战并且立下磊磊战功的人!如果这二十几个人人手一把AK-47,估计整个岭北都要成陆小北的了。但陆小北并不会轻易动用这二十几个人,他们是陆小北手中的王牌,要对他们的实力有所保留,并且对外界隐瞒。正如陆小北是刀疤手中的王牌一样,只有到了关键时刻,才会派陆小北行动。刀疤看了看陆小北说道:“今天我来,除了看看你的场子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你要替我去做一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得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小心隔墙有耳。”陆小北带着刀疤来到了一个小包间,“大哥,这里可以说了。”刀疤靠近陆小北,说道:“你刚跟我的时候,我在快刀堂还只是一个红棍,说白了,就是一个打手,比较能打而已,但是在打花帮的前几日,快刀堂的老大得了急性病死在医院了,我被众人推举成了老大,这件事情本应该早告诉你们的,但是因为打花帮的事情把一切事情都往后推移了。我当了快刀堂真正的老大之后,很多兄弟都死心塌地的跟我,因为以前,那个前任老大就一直重病在身,基本上就没离开过医院,会里的一切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搭理,什么白纸扇啊,什么副会长啊,他们都要听我的,因为我有实力。在我的领导下,也在你们的出色配合下,我们快刀堂打下了花帮,成了岭北镇的第一大行会。但是,会里的几个老面孔对我都很有意见,想要弹劾我,为了咱们会今后的发展,这种内讧是必须要杜绝的,所以我决定,派你出动,做掉那个煽风点火的带头人!“带头人是谁?”陆小北知道,这件事情非要自己做不可了。“陆一鸣!”“陆一鸣!”陆小北很吃惊,他跟这个陆一鸣有过一面之缘,在自己第一次给刀疤做事的时候,去游戏厅找刀疤就是这个陆一鸣在门口站着等的他们。他可是快刀堂的白纸扇,军师啊。道上规矩,军师要是判了道,那可是断手断脚的罪过啊。“做了他,我给你一万。这个任务很简单,这是他的家庭住址,找到他,杀了他,就算完事,他身上没工夫,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五分钟内结束他的性命,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要太多,能行动的话最好现在就行动,免得夜长梦多。”陆小北点点头,然后看了一遍纸条上的详细地址,确定自己记住了之后,拿出打火机,将纸条烧成了灰烬。陆小北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五十,人们该上班的上班,孩子该上学的上学,陆小北站起身,跟刀疤说道:“刀哥,我先去了,完了事儿我给您电话。”说完,陆小北走出门去,刀疤看着陆小北的背影,暗暗点头,心想这小子果然是雷厉风行,以后必成大器。陆小北们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走出震天,出门打了一辆黄色的面包这,直奔兴盛小区。兴盛小区就是陆一鸣的住所。找到了陆一鸣家里,陆小北敲了两下门。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陆一鸣的朋友。”陆小北冷冷的说。门开了,屋里站着一个女人,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没什么皱纹,看来保养的很不错,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睁着一双和他妈妈一样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您好,我是陆一鸣的朋友。找他谈点事情,请问他在家吗?”“哦,那您快进来,一鸣早上就出去了,估计一会就能回来,您先进来等等他吧。”说着,女人将陆小北让进了屋子。“您请坐,我给您倒杯茶去。”说着女人拿来茶壶,给陆小北倒茶……

  15最$新)章节*K上X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