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l新'最E$快上8Y酷E}匠&!网F》

  “一帮**孩,不堪一击,咱八个就把他们吓跑了,看了这个学校也不过如此。”赵鹏辉笑着说道。其实他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事儿,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这个秦冲之所以能在初中混起来,不光光是靠的自己的家庭背景,毕竟这所学校有势力的富家子弟有的是。秦冲之所以能够混起来,是因为他还有个表哥,他的表哥就在英德高中部,今年上高三了。秦冲他们这伙人此次一失败,必将会求助于他的表哥。说来也是,陆小北他们这刚来学校两天,就打了好几场架了,按这个频率,哥几个以后有的受的,再能打也不能天天都打啊,大家不能打饭吃,想要在人前立威,不是只有打架才能展现自己的实力的。有时候,即便你再厉害,要是人品不怎么样的话也照样不得民心。如果说,赵鹏辉的同桌是全班最恶心的女生,那么张薇就是她的反义词了。张薇在班里就如同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苞一样的存在,她的芳香,她的美丽让班里所有男生为之心动。张薇的同桌那个男生成了很多男生的公敌,嫉妒之心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小子天生一副被欺负的样子,总是被几个男生莫名其妙的欺负一顿,欺负他的男生想要在张薇面前张张自己的脸,呈呈自己的威风,但是他们哪知道,张薇跟本就不喜欢这种暴力的作风,每次她的同桌一受欺负,张薇反而会更加关心她的这位可怜的同桌。陆小北看着张薇的这个同桌,隐隐的觉得有点自己的影子,想想自己刚到少管所的时候,也是这样老实巴交的,结果就会被一帮混蛋肆意的欺负,自己刚到岭北三中的时候,也是老实的学生,但是照样被赵鹏辉这样的学生败类欺负,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想要安安稳稳的生活,并不是要保持沉默,而是要用自己的威慑力来守卫自己的安稳。陆小北现如今过的也不安稳,他身上的麻烦太多了,随时都有被人揍一顿的可能。虽然身上背着的两条敏感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算有线索刀哥那边也会给他摆平,但是小麻烦还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中午放学的时候,老实刚走出教室,陈德铭突然站起来,怒吼道:“陆小北,你们几个别走!”他话刚说完,教室门外进来十几个便衣男子,他们没有穿英德的校服,说明不是自己本学校的人。“其他没事的人都赶紧给老子滚出去,不然一会误伤了你们老子可不负责任!”陈德铭学着昨晚赵鹏辉的口气喊道。顿时,屋里走了一大半,还有不少正要往外走,一少部分躲在角落或者门口看热闹。“陈德铭,你别闹了,别把事情搞得这么僵,咱们都是同学……”张薇并没有走,因为她始终觉得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的,所以她自认为有责任摆平这件事情。“同学?你是没看到,他们几个昨天晚上还去我宿舍干了我一顿!打的我半天缓不过劲儿来,难道我这顿打就白挨了?”虽然陈德铭此刻正在气头上,但是在张薇面前还是没有表现的太过强硬。“你少在这放屁了!谁昨天打你了?昨晚上我一直和张薇在电子阅览室,这她可以证明的!”陆小北狡辩道。其实要是按他平常的做事风格,现在早就动起手来了,根本就不会跟他废话,但是在张薇面前,还是要把自己的道理讲出来。“对啊,陆小北昨天一直跟我在电子阅览室,不可能打你的。”张薇也替陆小北辩解。陈德铭一听这个,更是生气了。他万万没想到,张薇每天晚上竟然会和陆小北混在一起,而且她现在明显是站在陆小北这边的,再加上自己昨天晚上被打,实在窝火!陈德铭这小子此刻已经心急火燎,没时间在跟他们废话了。跟自己的几个远道而来的兄弟喊道:“妈的,给我打!”他身边这是十一二个人还真不含糊,也是有备而来,拿着棍子就冲了上去。陆小北眼疾手快,抬起身前的桌子一档,正好挡住了这当头一棍子。陆小北顺势将桌子往前砸去。前面的人向后一闪,躲过了桌子后又扑了上来。陆小北看着迎面的一棍子,不退反进,他虎躯一震,整个人如同野兽一般,猛扑过去,不等对方的棍子落下,他已经一头撞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 把对方撞的差点倒在地上,陆小北紧接着一个鞭腿将这小子踹出了两三米,撞到墙上,哀号了半天。那边几个人也打得正欢,这十来个人跟本就不可能是陆小北他们这伙人的对手,别以为拿着棍子就能以一当十,那估计只有关羽能行,换了谁都够呛,跟别提碰上陆小北他们这样的亡命徒了。短短的五分钟,陆小北他们便以压倒性优势打趴下了陈德铭叫来的所有人。就剩陈德铭还站在原地,吓得有点双腿打颤。陆小北看这小子下城这样,也不好再动手了,他说道:“咱这恩怨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同学一场,我也不像跟你打来打去,即便是打,你打不过我们,何苦能。我希望你能和你和解,这事情就算了。”陆小北说着,便朝着陈德铭走去,想握握手,然后算是了事了,毕竟他是胜利的一方,所以提出的任何条件对方都要答应的,这也是国际惯例。但是陈德铭可不这么想,自开学三天,自己被打了两顿半,怎么还来个半顿?其实那半顿是昨天刚发生矛盾的时候被赵鹏辉踹的那一脚。这两顿半另陈德铭耿耿于怀,自己挨了打还要就此了事,这种亏可不能吃。但是此刻陆小北已经走过来了,陈德铭也没有办法,只有先握个手吧。而人家无首都是用右手,这小子却伸出了左手,陆小北没在意,以为他是个左撇子呢,所以也伸出了左手握了过去,但就在握手这一刹那之际,陈德铭突然用右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瞬间靠近陆小北身体,一刀插向陆小北的小腹,陆小北反应极为灵敏,虽然距离近,但是如此缓慢的一刀他可以完全躲过去,但是陆小北耍了一个心眼,他知道张薇是个同情心很强的人,尤其是同情弱者,所以自己诚心让这把刀子在自己胸前划了一刀子,流点血,然后装作很严重的样子哀号的躺在地上。张薇一见陆小北中刀了,吓得都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跑向陆小北。而赵鹏辉那边更是急红了眼,七个人都跟发疯了一样冲上去,对陈德铭右是一顿海揍,赵鹏辉差点夺过陈德铭的匕首在反扎他一顿,但是陆小北怕他们闹出人命,装作很衰弱的样子说道:“不要打了,都是同学,这刀子所我还他的。”哥几个还真听话,一个动手的都没有了。赵鹏辉、顾强和顾磊跟了陆小北这么久,已经锻炼出对陆小北的话言听计从的心态,只要陆小北说的,他们会马上服从,陆小北说停手,他们也自然就停手了,陈冠东他们几个看赵鹏辉停手了,自己也就停手了。陈德铭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撒丫子就跑出了教室,一边跑心里还一边担心,觉得自己这一刀能要了陆小北的命,所以这小子跑回了宿舍,收拾行囊后离开了学校。他那帮朋友也在都跑走了,把班里弄的一片狼藉。“小北,小北,你怎么样?”张薇哭天喊地的说道。“北哥,北哥,坚持,我这就找康渺渺去,叫他来接你去康老头那缝针。”赵鹏辉也急着喊道。“我没事,我没事。”陆小北一副要死的样子,这全是他装出来的,他的演技很好,骗过了所有人。“你们都让开一下,我看看他的伤势。我家是医学世家,我爸爸是中医专家,我妈妈是西医外科专家,我从小跟他们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我看看他的伤势。”说话的这个人竟然是张薇,这丫头哭完了,刚才的惊吓也稍稍缓和了,终于想起自己也是医学世家出身,看看这种刀伤是没问题的。“在这看不合适啊,还是去我们宿舍吧。”顾强说道。“宿舍宿管的不让进啊。”没事,我们跟宿管的都熟悉,赶紧走吧。咱哥几个缠着北哥,张薇同学你就在后边跟着就好。到了宿舍门口什么都别说,跟我们就去就好了。说着,陈冠东搭起了陆小北的一个胳膊,几个人抬着陆小北回了宿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