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更t新N最快a上R酷k匠,f网X

赵鹏辉打开了宿舍的们,外面站着四个男生,年纪差不多大,站在最前面你的一个笑着说道:“哥几个正吃着呢?” “没事,我们就在你们隔壁,而且咱们都是一个班的,以后都要在一起学习生活的,所以想来认识认识哥几个。我先自我介绍,我叫陈冠东,北京人。”说话这小子长的浓眉大眼,的确是挺帅的,但是就是有点邪气,尤其是一笑的时候,更是带着一股坏劲。 四个人被赵鹏辉让了进来。陆小北递给他们一人一瓶易拉罐啤酒,然后笑着说道:“我们玩的太欢了,本应该我们主动去请你们来这儿玩的,现在到让你们亲自上门了,实在对不住啊。” “什么对的住对不住的,以后都是自己人,不要那么多礼数。我们四个都是隔壁五零四宿舍的,都是来自北京的。初到岭北镇,还请你们多照应啊。”陈冠东笑着说道。 陆小北一听这个算是明白这几个人的来意了,原来是在需求联盟,估计是觉得自己打北京来,算是外地人,怕在这里挨了欺负,所以想一些人联合在一起,团结就是力量。陆小北也刚好药团结力量,所以这些人的到来,陆小北还是保持欢迎态度的。 “行了,哥几个,废话不多说了,既然来了就是朋友,以后有事大家互相照着。干了这杯酒,咱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说完,陆小北又是一扬脖,就啤酒一饮而尽,其余几个人也都干了杯中的酒,一滴都没有剩下。 后来,这几个北京的又从自己宿舍拿来了一瓶茅台,这可是好酒,现在一瓶普通的500ml*6规格的三十年出品53°浆香型的茅台酒以上的能卖到七千三到八千二百块钱,可见这几个人家境的富足。 陈冠东那小子说道:“从家出来的时候在我老爸的酒窖里偷偷顺出两瓶贵州茅台,今儿咱爷们高兴,都来点白的尝尝。” 顾强看着茅台,目瞪口呆,说道“这酒得挺贵的吧。” “没多少钱,就三百多一瓶,喝吧,没事,今儿喝完了明天哥们儿我在买去。”陈冠东地方的说道,然后将茅台打开,又找来小杯子倒酒。 哥几个喝的别提多高兴了。在这顿谈不上是酒席的饭桌上,陆小北又有了四个新朋友。他们都来自北京,而且各自也都亮了家底。 一个就是那个浓眉大眼,长相帅气但带点坏劲头的陈冠东,他老爹是北京某军分区的师长,从小对他管教颇为严厉,跟赵鹏辉的童年比较近似,只不过赵鹏辉跟他当公安局局长的老爸学到的只是特警们擒拿肉搏的皮毛本事,而陈冠东跟在军区参加过军队的训练,而且他爸爸的几个部下都是武警里的精英,这几个精英都传授过陈冠东不少武艺,在他上中学时候,就能以一个人的力量打趴下十个。别看这小子平时总是带着一丝坏笑,但是真要是动起手来,也是个狠角色。 第二个朋友真名陆小北忘了,就记得他外号叫尹胖子,因为这小子姓尹,而且体重三百多斤,是名副其实的胖子。所以大家给他的外号是尹胖子。此人的父母都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很能捞钱,所以把这小子养的如此之胖。这小子上初中时候没怎打过架,因为人比较老实,不去招惹谁,别人也不会来招惹他,他这块头往那一摆,谁也不敢动他。就他这大肥厚,肯定能扛打。 第三个朋友名叫白宏宇,虽然名字很大气,但是个头比较爱,只有一米六左右,跟普通人来说,十五六岁,长到一米六不算太矮了,但是在陆小北他们几个大高个面前,他就一下子变成了小矮人。这小子的母亲是北京一个大杂志社的编辑,父亲是个画家,据说一幅画能买到好几万。这小子也爱吟个诗作个对的,整天说自己是SAO人墨客,所以他还有个外号,叫做SAO人。 最后一个哥们名字叫杜虎,这名字不但霸气十足,而且还有点诗情画意,因为跟唐代那位大诗仙杜甫的读音有点近似。这小在虽然是北京的户口,但是他老家在东北黑龙江,每年过年都要回老家,所以骨子里也有着东北人的霸气和豪爽,说话大大咧咧,而且直来直去,不拘束什么理解。刚才喝白酒的时候,人家都是一口一口的抿,这哥们相当牛逼,直接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啊灌,酒量很猛,豪气万丈啊。这小子的父母都在东北那边,倒卖木材的,赚了不少钱,后来国家开始保护东北原始森林之后,他们的场子被政府名正言顺的贴了封条,后来他父亲远走俄罗斯,开始跟俄罗斯人打交道做生意,至于是做的什么买卖,杜虎没有向我们透露,毕竟是刚认识,可以直爽,但决不能把家里情况一股脑的说出来,这样的人就不能叫直爽了,叫傻逼。 喝完了酒,大家都躺在床上睡觉了,虽然舒服程度跟家里没法比,但是哥几个睡的都挺舒服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哥几个都有点头疼,这是昨天啤的白的混着喝所导致的。头疼也没办法,也得迎着头皮去上课,谁让他们只是个高中生呢,要是在大学的话,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闷头继续睡觉。 赵鹏辉起来的比较早,他赶紧把其他三位叫起来,然后一起一脸之后,换好校服,朝着班级走去。赵鹏辉船上校服,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精神不少,说道:“北哥,看了这校服还不难看,你看我穿上,多帅!” “得了吧,你穿这校服怎么看怎么都想流氓,你看北哥穿的,多像个学生。”顾磊说道。 “废话,我本来就是学生!别废话了,拿好书,咱上课去。” 到班里的时候,人基本上都已经满了,陆小北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张薇所在的方向,张薇也看找了他,两个人对着微笑一下,没有什么言语,就这么一个浅浅的微笑,陆小北的心理也高兴了半天。 “你们可起晚了,早上的视乎我们去瞧你们宿舍门半天都没人搭理我们,我们就自己去晨练了。”说话的是三零四宿舍的杜虎,这小子离赵鹏辉爱的比较近,再加上两个人都是很爱说话的类型,所以比较熟悉。 “你们还这牛逼,大早晨起来就晨练啊,有时间我还想多睡一会呢。”赵鹏辉说着,打了个哈欠。 “我们几个人都爱打篮球,所以早上趁着精力充沛,就一起去篮球场打篮球了。你们怎么样,各自都挺高的,也应该是篮球爱好者吧。” “我们都喜欢踢足球,我初中时候是校足球队的。”就这样,哥俩一前一后的聊了整整一节课。 下课的时候哥俩还在聊天,这时候一个寸头男生很拽的走了过来,拍了拍杜虎的桌子,说道:“你也爱打篮球?” 杜虎一愣,说道:“是啊,咋地?” “我也爱打篮球,咱俩等放学去篮球场练练?”这寸头南男生说话充满了挑衅意思。 “行啊,你是高手吗,是高手我才跟你玩。”杜虎也不是吃软饭的,说话也很强硬。 “是不是高手不是我自封的,但是打完了之后就知道了。还有,我打球都是要有赌注的,没有赌,打的也没有漏*点。”寸头男说着,看看杜虎同桌的女生。 “什么赌注,你说。”杜虎觉得这小子有点花心眼儿。 “我要是赢了,坐到你的座位上,你去我的座位。其实就是跟你换个座儿,你看如何?”杜虎一听,换座位,用不着去单挑篮球吧,这小子分明就是想通过这词单挑,在班里炒作一下自己,在女生面前长长脸。 杜虎看了看自己的同桌,长得也不算好看,难道这个寸头男生是看上这个长相平平的小女生了? 其实整件事情,没有杜虎想象的那么简单,寸头男看上的根本就不是杜虎的同桌,而是张薇。但他为什么不去和张薇的同桌男生换座位,反而要来找杜虎换座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