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傍晚,陆小北他们如约而至。一进学校大门,眼前的场面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壮观的多。二中教学楼的墙上都被油漆图的面目全非,楼顶上数着一个牌子,牌子上本来一开始些的是“十年育树,百年育人”,但是已经用白色油漆将先前的字迹遮住了,上面用朱砂红色写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几个大字。 毛子站在操场中央,也算是整个操场最干净平整的地方,他身后跟着七八十人,人人手里拿着镐把子,各个凶神恶煞,这乍看上去哪里是什么学生。各个的穿着打扮比流氓还要流氓。 陆小北他们五个人站成一排,每个人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足半米。陆小北站在最中间,离他最近的是赵鹏辉和杨帅,最外面的两个人是顾强顾磊兄弟。他们五个人没人手里攥着一把看到,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陆小北他们虽然与毛子那伙人人手相差悬殊,但是气势不输给人家。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必胜的信念,似乎他们眼前的这七八十人走势一堆木头桩子。 “陆小北,这就是你的实力吗?”毛子看着学校门口这五个人,目光里充满了不屑,包括他身后的七八十号兄弟,也都一个个不屑的看着陆小北他们。 “实力跟人手的多少没有关系。我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二中,我要了!” “小毛孩子,别以为扛了一个三中,全岭北就你独大了,江湖上的事情没你现象的简单,咱今天就按规矩来,谁要是输了,谁就滚出岭北,把自己手底下的场子,全交给赢得哪一方,你看如何。” “正合我意!”说着,陆小北大喝一声:“给我上!” 其余四个人都跟在陆小北身后,五个人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直冲向前,砍刀高举,喝声震天,每个人眼中的杀气在告诉对面的那帮人,今天是必要打下二中! 毛子扬手一挥,身后众小弟也都冲了上去,瞬间,硕大的操场乱成了一团。喊杀声与哀号之声相交贯耳,看到与木棒相抵触的刺耳声成了此时的主旋律。 顾强和顾磊两个人是双胞胎,一直坚守在一起,背对着背,拿着砍刀应付周围的敌人。他们战斗力不再陆小北之下,但是却没有陆小北一击制敌的本事,不过他们配合起来天衣无缝,让敌人的镐把子根本就没有入侵的机会。但是他们万万不能分开,一旦分开,就好像一个人失去了一只手或者一条腿一样。 杨帅有一手以一敌十的本事,他的凶狠是所有人都赶不上的,他所砍出的每一道都是朝着敌人最致命的要害处看去,他不考虑什么后果,唯一考虑的就是让眼前的敌人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死在自己面前。也许杨帅在平时仅仅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在火拼的时候,他的个人能力就会完全的展现出来,一种不服输不怕死的精神让他身边的所有人位置害怕。在他从战斗到现在的十分钟里,他已经砍断了三个人的胳膊,满身是血的杨帅此刻变成了杀人恶魔,似乎他只要一见到血,全身的战斗欲望就被瞬间激发。 赵鹏辉不是怂货这是所有人都认同的,这小子不但在平时就跟个莽张飞一样,在战斗的时候,他的火爆脾气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打架有个特点,喜欢骂街,只要手上跟人过着招,嘴上就得不停骂街,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骂一遍,在把他老娘啥的此后一遍,然后在捎带脚把他后背从儿子到重孙子也都来一遍,也许这个被打的人没被打成什么样,但是被这么一顿骂之后也得被骂的不成*人样了。 陆小北更别说了,这小子刚打倒了一个人之后,夺下他的镐把子,一手拿着镐把子,一手拿着砍刀在人群里乱耍,耍的几十人不敢近他的身。别人不敢来找人他,他上赶着追着别人。这小子打红了眼也不顾什么后果了,反正自己收杀死过两个人了,在多几个也是一样。陆小北所过之处,无不是血雨腥风,他的脚印甚至都成了红色,但是他自己却没有留一滴血,全都是被自己打到的敌人的血! 毛子半天没有动,站在人群的最后方,他本以为自己这小八十人完全可以在三分钟之内吧陆小北他们五个干倒,结果出乎所料,不但无分钟之内陆小北他们没有一个人倒下,反而现在都二十分钟了,自己的人竟然已经倒下了一半了,还有好几个断胳膊断腿的! 毛子有点惊慌失措,他这辈子还没遇见过如此牛逼的对手。毛子正在想自己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陆小北已经杀到了他面前。毛子吃了一惊,就在他吃惊的时候,陆小北顺手一个镐把子将毛子打飞了两三米远,毛子咕噜摔倒在地上,刚爬起来,陆小北又是一脚丫子将毛子踹了一个跟头。毛子从地上爬了好几次都没有爬起来,总是刚要爬起来就被陆小北又给打趴下。 陆小北拿着砍刀,对着毛子的脑袋,说道:“还打吗?” 毛子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就在陆小北刚要宣布胜利的时候,毛子从兜里突然掏出一把匕首,猛到陆小北身前,陆小北连退了好几部,伸手一挡,但还是被毛子的匕首**了自己的胳膊上。这样是一般人,想必早已经被疼痛压的失去了战斗力,而陆小北非但没有失去战斗力,战斗力反而更强了。他顺势抓住毛子的那根红毛,向后一拽,然后一脚将毛子再一次踹翻在地上。陆小北向前一扑,骑在毛子身上,用一双拳头朝着毛子脸上猛砸。 就在这个时候,康渺渺开着切诺基赶到二中,切诺基后面还跟着三两松花江面包车,车子一停,冲松花江面包车里窜下来二十多个黑衣壮汉,这帮人都是陆小北他们震天夜总会的保镖。每人手里拿着电棍。这而是人一到,把二中这帮毛孩子吓坏了,撒腿就要跑,可是他们又能往哪跑呢? 二十分钟前,还气势汹汹的二中流氓们,此刻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满操场被二十个黑衣壮汉追的到处乱跑。刚刚还牛逼哄哄的毛子,此刻被陆小北按着打的面目全非。 “我叫你还个老子牛逼!你说你是不是臭傻逼!”陆小北一边挥拳,一边怒骂,但熟不知,那个毛子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哪有回话的能力了。陆小北见这小子不回话,一个暴拳打在毛子的左眼上,只听噗的一声,眼球竟然被陆小北打爆裂了。血液顺着他的眼看里流了出来。 此时赵鹏辉也感到了,他和杨帅等一起将陆小北拉开。 “行了,北哥,消消气,再打你就把他打死了!”杨帅说到。 此时康渺渺也跑了过来,说道:“行了,别在这都留了,咱赶紧撤,警察马上就来。” 陆小北一大红了眼那里还管什么警察,这小子还有继续,但是被杨帅他们一起给架上了切诺基。 车子启动之后,赵鹏辉才发现陆小北胳膊上还扎着一把刀。 “北哥,你别动,我给你把刀拔下来。” “拔你妈啊!要能拔我早拔了,这是三棱刀,伤口很难缝合,而且一旦拔出来就会大量流血,老子要是失血过多死了,你替我收拾啊。”陆小北大喝道。 康渺渺开着车子穿过岭北镇的城区,直接奔着广阳市开去。 “康渺渺你这是去哪?现在赶紧去医院,北哥这胳膊需要及时处理。”赵鹏辉叫喊道。 “我就是要去医院,在岭北镇的这种小医院我不放心,而且没准会被警察找到,所以去广阳市,我们十字K有自己的专用医生,对这种外伤很有经验。” 经过一个小时,到了广阳市,康渺渺把车子停在广阳市中医院。此时已经夜幕降临。 “就是这了,给小北披上一件外头,跟我上楼,这的副院长是我爸爸的老朋友,帮里有兄弟受了伤都找他,而且他是可以信任的人。”康渺渺说着,下了车走进了楼里。 陆小北他们也跟着走了进去,几个人还总想搀扶着陆小北,但陆小北说道:“干吗呀你们,我有不是要死了,没这么眼中。” 医院的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从陆小北他们身边经过的人都用奇异的眼睛看着他们。陆小北的胳膊上还在往下流着血,走一路,滴答一路。还别说,他们这五个人里,只有陆小北一个人挂了彩,其他几个,身上只是多了几处瘀伤,毫发无伤。 到了副院长办公室,康渺渺让其他几个人在外面等着,然后自己将陆小北带进了屋子……

  k6酷匠m网80正版`首b发4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