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最新~G章u节3C上*M酷,匠Xe网(*

离开学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陆小北和赵鹏辉当时正在街边的冷饮店聊天,赵鹏辉很喜欢冷饮店的小姑娘,所以三天两头的拉着陆小北过来,一边吃冷饮,一边调戏人家小姑娘,虽然只比赵鹏辉小了两岁,但毕竟十三岁的女孩终究还是个小女孩,赵鹏辉年纪小,但是经历的事情多。每次陆小北跟他过来,都有一种纵容流氓欺骗无知少女的感觉。 对于这种吹牛逼,一直是陆小北很在行的,赵鹏辉也被夸得悠哉悠哉,只可惜人家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被这俩流氓骗的一愣一愣的,在小姑娘心中,赵鹏辉就成了她的战神,并在心中暗暗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嫁给赵鹏辉,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给自己安全感。 就在陆小北和赵鹏辉跟小姑娘吹牛逼的时候,门外进来五个学生,一个个名目狰狞,凶神恶煞的。五个人往冷饮店门口一站,遮天蔽日,如同一面厚实的人墙。 五个人看了陆小北和赵鹏辉一眼,似乎在确定这两个人是否是自己找的,然后他们确定找对了人之后,开始对着冷饮店一顿开砸,先是把门口的两张桌子掀翻,遮阳伞从地上拔出来扔到街边上,然后拿着手里的棍子往冷饮店窗户上砸。 几棒子之后,冷饮店的窗户全都碎了,几个人刚想进屋,见陆小北和赵鹏辉突然蹿了出来。这五个人撒丫子就跑。陆小北料定,这几个人砸冷饮店肯定是因为陆小北他们总去,这事儿也是冲着他们来的,所以决不能坐以待毙!陆小北和赵鹏辉奋力的追了出去,这几个人跑进了一个胡同口之后没有了踪影。 “北哥,他们人呢?” “这条胡同我来过,前面有户独门独院,估计是藏里面了,咱过去。”说着,陆小北他们就朝着胡同深处走了过去。胡同尽头果然有一户人家,独门独院,大门敞开着,估计那五个人就在这里面。 “小心点。”陆小北说正说着,只感觉后院脑勺被重物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眼前金星四溅,差点趟地上,估计主要是一般人早就趴地上起不来了,但是陆小北是什么人,被砸了这么一下后很机敏的回过头,他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三四十人把胡同的出口堵得水泄不通了,而身边的赵鹏辉也看到,不止是自己的后方被众人读了,自己的前面,也就是这个独门独院里,一下子冒出了十多个拿着镐把子的年轻人。 “北哥,咱被埋伏了。” “才他们这么几十号,咱爷们儿不怕!”说着,陆小北已经朝着胡同里堆积的那几十号人冲了过去。陆小北往后冲,赵鹏辉也没愣着,往前面的院子里冲了过去,两个人这么一前一后的打,可以避免敌人集中力量,形成夹击之势。 胡同口比较狭窄,只够三个人并排站着,所以,路小别一直是以一对三,即便胡同里面占了二三十人,但是只有前排额三四个人能上得了手,身后的众人只有看着的份,除非前面一排的人倒下了,他们第二排的人才能冲过来。这样一来,本来应该是人海战术的此时此刻也变成了车轮战,而此车轮战还不能完全达到车轮战的战斗理论。 所为车轮战,就是第一批人被达到后,第二批的上,第二批的倒下后第三批的上,等最后一批的倒下后,第一批的已经恢复过来了,于是继续上,这样循环重复,以逸待劳。 而陆小北出击凶狠,在他眼里,看不到什么敌人,甚至当自己的对手倒下后他根本没有记清楚这个人的样子,他眼里所看到只是一个一个的点,致命的弱点,对准这个点打下去,一击致命!凡是被陆小北打到的人,躺在地上据很难再爬起来,他一击就能让人几个小时之内缓不过劲儿来。随意对方的这套车轮战也已经失去了效果。他们只求陆小北能够下手轻点,希望他体力马上耗尽。 但陆小北体力无限,丹田内阴阳之气有效结合,让他的体质大大提升,现在让他去跑个俩马拉松都没啥问题。不一会儿工夫,胡同里塞着的这帮人被陆小北全都打倒在地上,遍地横七竖八的人都在痛苦的呻吟着。陆小北看着自己这双已经染上了不少鲜血的拳头,心中大为惊喜。 这时候他回过头,往院子里跑,见赵鹏辉被十几个人已经按在地上踹了,自己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踹到两个人拉起赵鹏辉往门口扯。这院子里虽然就十几个人,但是每个人都能上得了手,各尽其能。 虽然刚才陆小北在胡同里打倒了二十多个,但是此刻,面对这这十几个人的人海战术,陆小北有些力不从心了。 “赵鹏辉,跑出去,这我扛着!”陆小北大喊道。 “不!要走一起走,要么咱哥俩就一起留着!”赵鹏辉说着又要冲上去,但一把被陆小北拉住。并不是陆小北不让他再去打,而是在院子里的那间房间里走出了一个人。 “哥俩挺能打啊。我这三四十人都没有伤到你们。” “你他妈的谁啊!?”说着,赵鹏辉一摞袖子就要上去。但这次又被陆小北拉住了。 “他是毛子。”陆小北说。 “你怎么知道?” “你看他头上那留的那缕红色长毛。而其,你没看他一出来,所有人就都停手了吗。” “你不但能打,而且够聪明。能认出我来还不算什么,知道我今天找你是干嘛吗?” “无非是跟我们下阴手,干我呗,你敢光明正大的跟我们打一场吗!”赵鹏辉火气很足的说道。 “听说你们最近也一直在找我,所以我就提前把你们找来了。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想要弄倒我毛子,你们还嫩。如果你真想跟我毛子为敌,那好,咱约个时间,找个地点,光明正大的按照着岭北的规矩来一场,怎么样。要是怕了就给我滚出去,以后老老实实的上学,别在让我们二中的人遇见你们!” 陆小北用衣服擦了擦拳头上的血,然后笑着说道:“我身上沾的是你兄弟的血,我了可以就这么算了,但是你能善罢甘休吗,如果咱不痛痛快快的来一场,那不是你毛子的作风,也不是我陆小北的作风。虽然我已经在三中毕业了,但我毕竟是在三中第一个立棍的人,我们三中跟你们二中的矛盾也是我一手挑起来的,如果没有一个了断,咱谁也不踏实。” “你小子现在是在跟我叫板吗?那好,如果你愿意,咱就干吧,如果我今天把你们弄着了,你们也肯定不服,时间地点你们挑,我随时应战。” “明天晚上,就在你们二中操场!”说完,陆小北转身就走,赵鹏辉跟毛子立了一个中指,也跟在陆小北身后离开了。 晚上,震天夜总会。 “明天该和毛子开战了,咱现在还没有调够人手呢。”赵鹏辉说道。 “人手?咱现在不是已经够多了吗,咱桌子上做的这几位就可以。” “哪里够多,就咱六个。我,你,杨帅,顾强、顾磊,康渺渺?” “六个人足够了。”陆小北很有信心的说。 “你知道二中毛子多少人吗?七十多人!咱六个打他们七十?” “他们虽然七十多人,但是一帮嫩学生,我们虽然是六个,但是都是流氓。这里先不算康渺渺,就咱五个,你们一个人打十个,剩下的二十人我来干。”陆小北说道。 “为什么不算上我,我也去!”康渺渺生气的说道。 “叫你留下另有用处,你可是很关键的,胜败就靠你了。下面我安排一下明天的战术。” 陆小北用了二十分钟讲完了战术安排,几个人听的都很投入,完事之后都纷纷称赞陆小北有当军事家的能力。但陆小北自己摇了摇头,因为自己当的不是军事家,而是土匪。 陆小北他们这次跟二中的争斗是私人争斗,是代表三中去打二中的,所以绝对不能跟快刀堂扯上关系,更不能让刀疤知道。也许刀疤知道后会为了自己行会的名声而制止陆小北他们的做法,但是这场战斗,绝对不能搁浅,所以,陆小北不能用快刀堂的人。 本来康渺渺还说从她爸那叫点人,但是陆小北拒绝了。这样是从广阳市调人,又得闹得轰轰烈烈的,陆小北还不想这么快就在警察局那挂号,所以也用不上广阳市的人。明晚这一战,只能凭自己,凭他们五个人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