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这家伙躲得比兔子还快,闪过了赵鹏辉致命一击。三个人不敢在靠近赵鹏辉一步,赵鹏辉舔舔自己胳膊上的血,大叫道:“有本事来啊,上来啊,都他MA的怂了?你,刚才那你比哄哄的劲头呢,现在见识到爷爷的厉害了吧!”陆小北三拳两脚的已经撂倒了四五个。他一击制敌的本事仍然是所向披靡,即便对方十几个人拿着棍子往他身上抡,但是在这一刻,在陆小北完全爆发的这一刻,他忘记了疼痛,或者说他的抗击打能力一下子提升了不少倍,他不知道棍子抡在自己身上有多疼,他只知道自己要把对方打得再也站不起来。两个人就是两头胸猛的野兽,二中的人再多,也没有野兽的气势。在加上大雨降低了能见度,使适应能力差的人的心理都受到了影响,有的开始打退堂鼓。陆小北和赵鹏辉越战越有漏*点。他们两个已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以少对多的胜仗了,多这么一次也不算多。二中第一个逃跑的就是他们的带头人,后背和腰上都被赵鹏辉扎了三四刀,所幸的是赵鹏辉扎的并不准,只是造成了对方的大量失血。二中带头人踉跄的逃跑,赵鹏辉还奋力的追出一段路。没想到二中那小子受了伤跑的比兔子还快,赵鹏辉也懒得继续追了,回来的时候,二中的人也跑的差不多了。陆小北正一手拿着一个棍子玩命的往一个已经被打趴下的二中学生身上抡。这是也唯一的一个没有逃跑的人。并不是他很有骨气不想逃跑,而是他的大腿已经被陆小北先前一个鞭腿给踹断了,然后陆小北从地上一手捡起一个棍子就开始往此人身上抡。他抡棍子的频率可以和雨点掉在地上的频率相媲美。“北哥,再打他就死了。”赵鹏辉自己打架的时候从来不顾虑被他打的人的生死,但是看到陆小北这么疯狂的打一个人还真有点心惊胆颤。陆小北将棍子往地上狠狠一扔,终于解气了。他和赵鹏辉互相勾着肩膀,摇摇晃晃的消失在雨里。还是街头的那个冷饮店铺,两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着落地窗外稀里哗啦的大雨。冷饮店的老板是个中年妇女,为人和蔼可亲,而且早就熟悉他们了。店长有一个女儿,年岁比陆小北他们小了两三岁,正上初一。初一的小女孩刚刚情窦初开,对什么都比较好奇。“你们两个怎么跟落汤鸡一样?呵呵……”小女孩咯咯的笑个不停。这女孩名叫薛菲,长得挺嫩,笑起来很是可爱。对这样一个小女孩的嘲笑,赵鹏辉和陆小北谁也没法生气,自己也只是干笑两声。“北哥,你没事吧。”“没事,就是后背被抡了两棍子。这帮B玩意儿,不敢跟我正面打,只敢让到我后面打,下阴手!”陆小北还带着点气说道。“行了,这帮孙子不值得一提,我捅了带头的那个好几刀,那小子跑的时候比他MA比兔子还快,真佩服他们的跑路精神。”“你们去打架啊?不是好学生哦。”“你一小孩懂个屁,别在这插话。”赵鹏辉不耐烦的说。“你说谁是小孩,你不就比我大个两三岁吗!“大一天也是大,说你是小孩你就是。”赵鹏辉就喜欢跟薛菲闹着玩,今天也不例外,也不知大怎么回事,赵鹏辉似乎对这个孩子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大雨过后,道路上都是积水,陆小北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刚才被揍得还是被雨水淋的,总之有点头晕脑热。赵鹏辉劝他去医院看看,陆小北说:“这么点小事还用得着去医院吗,我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跟赵鹏辉告别后,陆小北自己回家了。身上还湿乎乎的,夏天虽然不冷,但是衣服湿漉漉的也会死很难受。回到家里,嫂子正好在一楼台球厅算账。见陆小北跟被雨淋得跟落汤鸡一样,忍不住关切道:“小北,怎么淋雨了,赶紧上楼洗个澡换件衣服。”“知道了。”“等等,你先别走,你脸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是不是又打架了?”“没有,大雨天的骑自行车不小心摔的。没大事,我上楼了。”洗过澡的陆小北觉得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好像要发高烧一样,躺在床上盖紧被子还是有些冷。喉咙滚烫,嗓子眼儿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陆小北在这种难受的状态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似乎从小时候就一直伴随着他,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梦见一次,而且每次做完这个梦之后身体上都会有所变化,没准是长高了一点亦或是强壮不少,要不就是记忆力或者视力好了很多。他梦见一个山洞,陆小北站在山洞门口,心想,大概两三个月没来了,不知道师父还在不在。山洞里有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或者她就是天仙。一身轻纱红衣,盘腿打坐在寒冰床之上。她身下的寒冰床在向上散发着股股寒气。“师父,徒儿又来了。”陆小北从五岁的那个晚上,第一次梦见这个女子的时候,这个女子就让他管她叫师父,叫了十年了,这个师父在十年之后虽然都是几个月才见一次面,但是陆小北从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女子在他小的时候便教会了他如何用最有效的方法学习知识,陆小北运用这套方法在学习上一直名列前茅。后来女子又教给陆小北如何提升自己的智力,陆小北按照女子所传授的方法,让自己的智力得到升华。在同年龄的孩子里,他的学问是最多,也是最有号召力的。后来陆小北进了少管所,在那里整天被人打,被人欺负,女子边在梦中传授了陆小北一套一击制敌的奇妙招数,而且还给他灌输了一种永远不要服输,永远不要低头的精神。十年来,女子传授给陆小北不少实用的东西,陆小北受益匪浅。陆小北没有把自己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梦境中的女人是否真的存在……“小北,今天叫你来是来传授给你新的东西。”“师父,您尽管传授,小北洗耳恭听。”“你现在已经越长越大,而且实力已经非常强大,我所能传授给你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以后我们见面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等你什么时候再次遇到困境的时候,我才会再次出现。所以,今天我要传授给你的是让你一生受益的东西。是能将你体内的各种力量永远保持下去,并且能逐渐提高的东西。”“师父,您要传授给我什么内容?”陆小北说道。“自然是男女,男女之事……”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9酷匠网zl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