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匆匆的把我拉出来,一定出事了吧。”陆小北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和赵鹏辉并驾齐驱。“其实没大事,但是挺急的,赶紧跟我走吧。”赵鹏辉嘴上说着没什么大事,但脚下蹬的轮子是越转越快。“跟你直说了吧,刀哥找咱俩,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咱们去办。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既然是刀哥找咱,看来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咱哥俩都得上了。”陆小北打趣的说道。“嘿,你还真别在这乌鸦嘴,刀哥找咱要是去杀人放火,你干还是不干。”赵鹏辉刺激到。“要是连杀人放火都不敢,还出来混?”“行啊,北哥,现在的你可跟刚到三中的那个陆小北判若两人啊。”“你丫还真别提以前那点事情,你欺负过我,我得记你一辈子。”陆小北笑着说。“行啊,你记着吧。以后我也正好跟外人炫耀一下曾经也欺负过我们的北哥啊!哈哈哈……”两人说笑着已经来到了刀剑游戏厅,这家游戏厅是快刀堂的场子,也是刀疤经常出没的地方。上下两层,面积都不小。这样的游戏厅在岭北镇来说也算是颇具规模了。楼下有二十台街机,三十台老虎机。街机都是给一帮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们玩的,而玩老虎机的人什么年龄段的都有。这个主要以赌币为主,玩家用人民币换成游戏币,然后通过老虎机的赌币进行赌博,赢了钱可以把游戏币换成*人民币,但是来这里玩的人都是输多赢少。在这个游戏厅里,或者说赌博游戏厅里,有的玩家一天可以赢几百,而大多数人则没有那么好运,最惨的能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输进去。在九十年代,几百块钱可是个大数目,尤其在这个小县城里。刀哥作为这个游戏厅的老板,可谓是日进斗金。这个游戏厅一个月所赚的钱,几乎是整个快刀堂月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刀哥在里面等你们很久了,赶紧进去吧。进去之后别废话,听刀哥说就行,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点头或者摇头。”门口一个抽着烟的男子对刚赶到游戏厅的陆小北和赵鹏辉严肃的说道。此人是快刀堂的白纸扇陆一鸣。所为白纸扇就类似于军师一类的任务,头脑灵活,并且一定要忠诚于扛旗大哥,永远不能竞争老大的位子,因为白纸扇是除了行会老大以外,知道行会机密最多的人,这种人一旦有了篡夺大哥地位的想法,这个行会就濒临覆灭,所以,黑道自古就有这个规矩只要做到了白纸扇这个位子,就不能参加大哥的竞选。陆小北和赵鹏辉穿过一楼杂乱的人群,直奔二楼。推开办公室的门,刀哥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很久了,办公室再没有其他人,只有刀哥,只有刚到的赵鹏辉和陆小北。“把门关好。”刀哥轻描淡写的说道,脸上露着一丝笑意,好像找他们来只是聊聊家常而已。赵鹏辉关好了门,刀哥又让他们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然后掐灭了手头的香烟,慢条斯理的说道:“放暑假了吧。”赵鹏辉和陆小北谨记临进门时陆一鸣跟他们说的,“少说废话,只要摇头或者点头就行。”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咱们行会手头有一笔生意,我死来想去,还是觉得你们两个人是做这笔生意的最佳人选。事成之后,我会让你们成为快刀堂的正式帮众,而且每人能分到一万。一万块钱,绝对不是小数目,九六年的时候,在岭北镇,公务员的月工资就四五百块钱,那时候要是有个万元户,绝对是了不得的。没想到,只要 帮刀疤完成这个生意,就能赚到一万。这笔巨额对两个人来说绝对是诱惑,但是能给这么多赏金的任务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看你们一脸的迷惑,应该是不信我说的吧。”刀疤笑呵呵的说。“没有,我们相信您的话,只是我们哥俩想知道,是什么生意,咱快刀堂高手如云,怎么挑中了我们两个编外人士啊?”赵鹏辉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这同样也是陆小北的疑惑。“你们俩虽然知道现在都没有算进快刀堂的正式成员,但是你们只要有事,我刀疤从没有含糊过。陆小北曾经也跟我说过,要跟我,但是我当时拒绝了,因为那时候你们不适合入这行,毕竟我们是干黑道的,顾名思义,黑道就是根本就看不到道的道。谁也不知道进了这条路之后,前面迎接你的是什么,前面是荆棘,你们要冲过去,前面是悬崖,也要跳下去。如果我现在拉你们进这条路,你们进还是不进,如果进,就点头,然后我会告诉你们我要交给你们做什么生意;如果不进,你们现在就可以走出去,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只不过出了什么事情就不要在报我刀疤的名字。”陆小北和赵鹏辉早就想好了,既然都来了,肯定是准备跟刀疤一路干下去,即便刀疤让他们跳火坑,他们也得往下跳,这就是规矩,想要进黑道,就要守规矩。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刀疤笑了,然后说道:“好,不愧是我看中的。陆小北,你不愧是陆小南的弟弟,赵鹏辉跟着你这些日子比以前也有了不少长进。行了,现在我也不跟你们废话,我要你们做的生意,就是把这两包冰给我安全的送到广阳市。”“哦,这个容易,拿泡沫盒子封住,这两包冰就化不了了,我看街上卖雪糕的人都是用这种办法保证雪糕不化的。我还以为这任务多困难呢,原来这么简单啊。”赵鹏辉笑呵呵的说。而陆小北没有笑,他似乎记得自己哥哥以前好像用过这东西,这应该不是什么冰块,而是甲基苯丙胺,一种像冰外形的毒品!

  ●+看(w正\版章节4上酷匠ZR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