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的中考终于结束了,但是这些都与陆小北无关。无聊的暑假就要到来了。很多学生都是这样,在上学的时候盼着放假,可是放假了又开始无聊。一整个无所事事的夏天,一整个碌碌无为的青春,是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孩子所感受到的最多的惆怅。从顾婉玉这段话来看,这个女人日后是必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她虽然从乡下来,但是才思敏捷,聪明伶俐。而且用凤姐的话来说具备国际视野,眼光很开阔。陆小北家的落魄台球厅在嫂子顾婉玉的操劳下,终于恢复了营业。顾婉玉也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其实在工厂里干活挺稳定,而且也累不到。但是那个车间主任一直以各种方法SAO扰顾婉玉,这个弱小的女子惹不起当然只有躲了,然而有些东西就如同狗皮膏药一般,贴在身上就揭不下去,即便是揭下去了也会掉下一层皮。这天陆小北正在自家的台球厅打扫卫生,早晨一般都没什么人。这个大好时光是学生梦用来睡懒觉的,好不容易放假,当然要好好睡上一顿。而这天比较意外,台球厅刚开门营业,门外就进来几个人,看他们的外貌和穿着,绝非是学生,倒像是学生的家长。开业这么长时间了,陆小北还真没见过这种中年男人也成群结伙的来打台球。“小子,这里开始营业了吗?”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谢顶男人问道,他一张嘴,满口的黄牙,让陆小北有点恶心。再看他身后跟着的那三位,一个个也是猥琐的要命,但穿的都还西装各领的,这种打扮的人来这里怎么会是打台球的呢?“你们干嘛的?”陆小北拿着笤帚站在门口问道。“你这孩子问的真是废话,我们来这当然是打台球的,难道来拉屎啊。”谢顶男人说话很冲,光凭着语气就能推断出,他们绝非善茬。绝不是来打球的。陆小北并没有把路让开,但他也不想找事,毕竟不清楚这伙人的来路。只能赔笑的说道:“几位大哥实在不好意思,小店下午才营业呢,现在只是打扫一下卫生。”“什么?要下午?我们出双倍的钱包你们场子,就包一上午。”陆小北此时也不想再装孙子了,脸色变得严肃,说道:“你们到底是干什的,来我这打球的没有你们这号人。要想找事就直说,报上个名来,让我也知道知道你们是哪伙的。”几个中年人一听这小子够冲,看来自己没有吓唬住,于是说道:“我们也不是来找事的,就是想来找个人。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叫顾婉玉的。”“找她干什么?”“我是她们工厂的车间主任,她在我们那工作一直很好,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就辞职了,我们想让她回去。”陆小北早听嫂子说过他们的车间主任是个大流氓,而且总来SAO扰她,现在竟然敢找上门来了,这他MA的作死!“你就是车间主任啊。总听我老婆说你这个人不错,在厂子挺照顾她的,但是她也不想离开,只是我们这台球厅人手太少,忙不过来,所以就叫她回家里帮忙了。”陆小北笑着说。“什么……你刚才说……顾婉玉是你老婆?”车间主任有点惊愕。“是啊,婉玉在家总跟我提起您。”陆小北继续欺骗到。“可是……可是你这样子也就十五六岁?怎么……怎么……还有……我听说她不是一个寡妇吗……”谢顶男人半信半疑的试探性问道。“先生,您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是乡下来的,在我们农村结婚都早这个您应该知道。还有,您听哪个王八蛋说顾婉玉是寡妇了?我要知道是谁说的非弄死他全家!”陆小北故意放狠的说道。“那看来是一场误会……误会……既然顾婉玉不想再厂子里干了就算了,我们也不勉强,那也不打扰了,我们就先走了。”说着,主任摇了摇头,很是遗憾的转身离开了。路小北还冲着他们喊了一声:“慢走啊,下次要打台球来我们这打,免费。”正在陆小北兴高采烈的时候,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陆小北警觉的回头。 嫂子……你……你怎么下楼来了……你再睡会,今天上午我盯着就行。”陆小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顾婉玉一定是把刚才那一切都看到了。“小老公,上午还是让媳妇我来盯着吧,你上楼休息,早餐都做好了。”顾婉玉阴柔的说道。“嫂子……你别这样……我刚才就是设下了个骗局,骗骗他们的……你……你别生气……”“哈哈……我也跟你闹着玩呢。你小子还挺能演戏的。不过这次你干的挺漂亮,刚才我还担心你会跟那几个混蛋打起来,没想到你现在也会用脑子做事了。”顾婉玉顽皮的笑着,很是开心。正当两个人开心的时候,赵鹏辉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陆小北他们的台球厅,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陆小北已经想到又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北哥,嫂子,早上好。”赵鹏辉一进门先是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他知道顾婉玉在这,一些话不能直接和陆小北讲。“鹏辉这么早就来了,吃饭了啊,我楼上的早餐都做好了。”“我想跟北哥出去吃,顺便有点事情和他商量……”

  !酷II匠_网(h唯一/¤正版},MV其\他M都/_是E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