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看正p版章节p上4\酷匠☆)网R

  陆小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楼顶,留下杨明磊一个人,他俯视全校,没想到自己驰骋了三年的地方最终还是落入了他人之手,有朝一日,这个仇一定要报。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杨明磊跟陆小北彻底结仇。尤其在岭北镇,全镇只有一所公立高级中学,那便是岭北一中。岭北一中是远近闻名的重点高中,每年会有十几个人被清华、北大、复旦等重点名校录取。所以想来这里继续深造的学生也不在少数,甚至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即便是往学校砸钱也要让自己的还在来这里读高中。中午的教室办公室里没有外人,其他老师都去吃饭或者回家了,屋里只有陆小北和薛老师两个人。薛老师给陆小北拿了一个椅子让他坐下,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北,再有一个星期就要中考了,现在复习的怎么样?”“还好,考一中应该不成问题。”陆小北带着点小小的自傲说道。“你虽然一直跟赵鹏辉他们这帮混子混在一起,但是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甚至全校都是名列前茅,如果说全校没有人能考上岭北一中,那你陆小北绝对是一个例外。但是你要知道,这个社会是残酷的,有实力不一定就能得到发挥……”“薛老师……您……您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薛老师看了看锁紧的办公室的门,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被取消了参加中考的资格。”“我被取消了参加中考的资格?为……为什么……”陆小北惊慌的问道,不能参加中考就葬送了自己考大学的机会,没有大学,也就不会有体面地工作。九十年代,对于大学生的概念都是非常仰慕的。“你招惹过咱们学校的校长,而且你有社会污点。校长把你在学校的行为又夸张了一下,报到了市教育局,经过教育局决定,取消你参加中考的资格。”“可是……可是任何人没有剥夺他人受教育的权利啊!这是法律……法律啊!”陆小北有些激动,任何人到了这种时候都会激动,梦想破灭了,生活的希望也就破灭了。“这个时候你也就不要讲什么法律了,在这里没有法律……”薛老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藏着一丝无奈或者是一种悲哀。“算了,这已经成了事实,我也没办法改变了,我今天就申请退学。”说着,陆小北就要离开办公室。“先不要着急走,我能圆你一个上高中的梦。你知道镇西有一个很豪华的学校吧。”“您说的是英德学院?”“对,那里从幼儿园到大学应有尽有,如果学习好的话还可以保送到国外深造。那个学校的校长是我多年的闺房密友,我跟她说了你情况,她表态愿意接受你。”薛老师说道。“这……这太麻烦了,听说那里是贵族学院,我……我……”薛老师看出了陆小北的窘态,笑着说道:“不用你花一分钱,只要你在那好好学习,给学校争光。那种贵族学院不差一两个学生的学费。而且那里的师资力量绝对不比岭北一中差多少。”“可是,那种私立学院怎么可能免去我的学费呢?”陆小北疑惑不解。“我说了,我跟那个学校的校长室多年的好友了,而且她一直要我去学校帮他,这回我也要跟学校辞职,准备去英德学院工作了。说不定,到时候还是我教你。”陆小北说不出太多感激的话,但是内心对老师的感激已经难以言表,兴奋的他一下子抱起薛老师,恨不得在亲两口。陆小北显然忘了他们是师生关系,也忘了这里是办公室。薛老师有点脸红,陆小北脸更红。放下薛老师后,两个人对视了半晌,谁也没说出什么。“行了,一会别的老师就该来了,你赶紧回去吧。”薛老师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低着头,羞涩的表情没有让陆小北看到,但是从她瑟瑟发抖的声音中不难想象薛老师此刻心中的紧张与害羞。陆小北并没有把自己被取消参加中考资格的事情告诉太多的人,他只告诉了赵鹏辉,并且要赵鹏辉绝对的保密。当时赵鹏辉正在楼顶和陆小北抽烟,一听到陆小北没有办法参加中考之后一下子咆哮出来。“王八校长!那你以后怎么办?”“薛老师帮我联系好,去英德学院。”“那不是跟岭北一中一样牛逼了,那我回头也去,学费是贵了点,但是我家不在乎那点钱。咱都去了也好有个照应!”“你最好还是上岭北一中,毕竟一中是国立的,私立的肯定没有国立的好。”“反正我也考不上,最后还是要家里掏钱,我还不如跟你就去英德,咱俩在那在牛。逼起来!”两个人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远处的天空,天空上云朵很多,大雨离这座小镇越来越近了……第二天,也就是离中考还有五天的时候,陆小北退学了,薛老师也向校方提交了辞职报告。陆小北回到班里收拾自己的东西,当时正是上课时间。他不想打扰人,也不像让任何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走。陆小北觉得自己给那些兄弟带来了太多的麻烦,学生还是好好学习比较好,跟着他混下去不会有好下场的。陆小北背好书包,离开教室。徐倩当场就哭了,无论她怎么问陆小北,陆小北都没有把自己被取消考试资格的事情告诉她,也没有说自己要去英德。他希望徐倩可以忘记自己,忘记这个小混子。赵鹏辉没在班里,他此时此刻应该在家里和家长商谈自己去英德学院的事情。陆小北走出教室的时候,除了徐倩在哭,一些女生也都哭了,很多男生都试图要追出来一起送他,但是陆小北拦住了。“兄弟们,我会保重,你们也都要保重!”简单的道别,陆小北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出教学楼,校园里冷冷清清的,现在是上课时间,校园里非常安静。陆小北一边走一边回想自己跟这个学校的渊源。有一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伤感或者是一种无奈。就当陆小北要踏出校门的那一刻,几乎教学楼所有的窗户都突然敞开,涌现出很多同学的脑袋,他们的表情悲伤抑或难过。他们都听了陆小北的话,不要出来送行,但是他们按耐不住对陆小北的不舍之心,一起在窗户边朝陆小北喊道:“北哥,保重……北哥……保重……”声音之齐,就如同有出色的指挥家在前面只会一样。陆小北没有回头,只是伸出右手摆了摆手,伴着兄弟们的道别声,快速走出了学校。他不敢回头,是因为他不敢让兄弟们看到他脸上的泪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