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一对傻叉

  陆小北骑着自行车一路狂飙,朝着镇西那唯一一家夜总会飞驰而去。陆小北也是重义气的的人,自从和赵鹏辉兄弟相称之后,两个人得关系的比亲兄弟还要亲。赵鹏辉对他也够意思,赵鹏辉家里比较富足,零花钱也不少,两个人经常出去吃饭,或者玩乐,消费的全都是赵鹏辉。现在赵鹏辉出事了,陆小北肯定首当其冲,因为他们是兄弟,而且都是爷们儿,爷们儿在遇事的时候不低头,勇往直前。“烈火夜总会”,镇西乃至于整个岭北镇唯一一家夜总会。营业时间下午五点到凌晨一点。这里也是整个岭北镇目前为止最大的娱乐场所,但一般人都不知道他的幕后老板是谁,据传言是一个有名的歌手。烈火夜总会的老板是谁陆小北并不在乎,陆小北在乎的是,自己的兄弟赵鹏辉是不是在里面。凭他的直觉断定,如果赵鹏辉真的出事了,那一定跟这里的人有关系。站在烈火夜总会门前,陆小北心里开始犯嘀咕了,他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紧张。面对着紧闭的大门,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也许进去了,就真的走上了哥哥的那条老路了,但是不进去,自己的兄弟就下落不明。思考片刻,陆小北还是决定进去,他握紧拳头,到门前先是敲了两下,发现门并没有锁着,于是将门一把推开。“现在不营业。”里面一个抽着烟的消瘦男子说道。在消瘦男子身边,还有三个打扮怪异的人。在九十年代中期,喇叭牛仔裤,短款皮夹克看起来的确是怪异的服饰,只适合一些有野性,爱玩的年轻人,也许现在管这种感觉叫做潮流,但是那时候不兴什么潮流,只要是穿成这个样子,就一定不是什么良民。“来找人。”陆小北一边说一边看都不看这几个看门的一眼,直接往里面走。“哎,你干嘛的,找谁!”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子从后面一把揪住陆小北的衣服。陆小北没有回头,直接抄手过去,攥住抓着自己的那只手,一个标准的背跨,将黄头发男子摔了个四仰朝天。其余三个一见陆小北动手了,一下子围了上来,手上虽没有家伙,但是这三个人经历了太多的江湖是非,打架削人那是家常便饭,他们不怵头打架,怵头没架可打。(怵头:和害怕担心得意思相近)这几年来,自从那个陆小南死后,岭北镇一直是“花帮”一家当大,有了这么一个道上管事的行会,岭北的日子平静了很长时间了,在加上这家夜总会看场子大哥杨老二正是花帮的人,所以烈火夜总会更是风平浪静很久了。今天陆小北一进来就开打,这对于里面的小弟来说,无不是一个能过手瘾的机会,他们自信,在三分钟之内就能将陆小北撂倒,然后一顿毒打。既不用负什么法律责任,也没有道上的规矩约束。三个人来势凶猛,几乎同时朝着陆小北后背踹过来,而陆小北就跟后脑勺长眼一样,轻轻一个闪身,刚好躲过这三脚。“哪来的野崽子在这装逼!。”一个男子叫嚣的朝着陆小北冲了上去,一拳砸向陆小北面门,这拳速度不快,但是很猛,估计中招的话能把鼻梁骨打折。陆小北面对这一重击,不退反进,他迅速出手,一掌接住了对方的重击,另一支掌瞬间攥成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对方面门。陆小北这一拳至少比对方的拳头快了十倍,而力量丝毫不逊色对方的拳力。一声闷响,陆小北一拳正中对方鼻梁骨,“嘎嘣”一声,鼻梁骨断裂。另外两个人先是吃惊,但吃惊之余还不忘了赶紧反击。三分钟过去了,这四个人没有把陆小北撂倒,反倒自己已经躺在地上两个了。“打得好!”正在陆小北和那两个人激战的时候,夜总会内走出了一个人,此人一边拍手,一边说着一些“打得好”之类的话语。而这个人,就是昨天被陆小北拍了一酒瓶子的看场子大哥,杨老二。杨老二头上还缠着绷带,估计肚子上被陆小北扎的位置也抹上了药膏。杨老二一出来,看场子小弟马上收手不再跟陆小北纠缠下去。陆小北也不再动手,因为他知道,主角出现了,杨老二才是他要找的人。“我兄弟呢。”陆小北直截了当的问道。“兄弟?你说那个姓赵的?”杨老二明知故问。“不错。他一夜没回家了,我想是你们下了绊了吧。”(下绊:近似于阴人得意思)“下绊?我杨老二以前可从不干这事……不过这次破例一次……”“放了他!”陆小北两眼冒着凶狠的气焰,似乎要用这种眼神杀死杨老二。“说的容易,你们昨天在我场子闹事,还打伤了我。这些损失谁来承担?”“打伤你的人是我。你想怎么样冲我来,把我兄弟放了!”“好,你有种!够爷们儿,我答应放了你的朋友,但是你,必须承担我这里的一切损失!”说着,杨老二一招手,几个看场子马仔把赵鹏辉从一间暗室里架了出来。赵鹏辉全身被五花大绑,嘴上贴着防水宽胶带,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全身都是土。“辉子,你怎么样!?”陆小北一见赵鹏辉这般模样,不用想,肯定是被毒打了一晚上,现在能意识清醒着已经够不错的了,这要是体质弱一点的,估计得昏过去几天都醒不了。赵鹏辉有气无力的摇头,眼神中流露着一种埋怨,埋怨陆小北来这里救他。“你兄弟也挺够爷们儿的,被我们这七八个人拿着镐把子打都没跪下,也没把你家供出来,我们正发愁怎么找到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你们觉得这样很义气,很爷们儿,其实就是一对傻b!”“少他ma废话,把我兄弟赶紧放了。”陆小北说道。“放了他容易,但是咱们得按规矩来。你们昨天坏了我的场子,毁了我杨老二的名声,经济损失我就不用你们赔了,就那么点钱我杨老二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名声!按道上规矩,你们闹事在先,还伤了我们的人,现在被我们抓了,怎么着也得留下一只手!”“一只手!?”陆小北惊愕。“我不多要,就要一只,刚才你说了,一切你来承担,那么你兄弟的双手就保住了,你说说你给我左手还是右手?”杨老二说话的时候,陆小北的脖子上已经被新上来的几个马仔架上了片砍。

  Gu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