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R@新D‘最)快…*上D酷/g匠#网T。

  陆小北的好日子果然没过多久,就在杨明磊放出狠话的第二天下午,陆小北遭遇了在岭北中学的第一场战斗。陆小北像往常一样,背着斜跨书包走出校门,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北方的这个小镇气温明显有了回升,街道上没有那些穿着军大衣的人,轻便的着装让这个小镇子都轻松起来。陆小北喜欢夕阳,所以他在教室里多呆了一会儿,反正也没有什么同路回家的朋友,早走也是孤单,晚走也是孤单,还不如等学校的人走的清净了再走。现在学校门口已经很清静了,学生们走的差不多,此时正是陆小北出校门的时候。但陆小北刚刚走出校门没有两步,就看见马路对面对着七八个强壮男子,这七八个人虽然长相各有不同,但是他们所注意的方向竟然完全一致,一个个凶狠的眼神全都打在了陆小北的身上,如果说眼神可以射死人,那么此时的陆小北已经死在了乱射之下了。“目标出来了,应该是他吧。”马路对面的一个强壮青年看着校门口的陆小北问自己的同伴。“应该是他,没错。穿着打扮和长相都跟明磊说的一模一样。”另一个同伴回答道。“那还他妈的愣着干嘛,上手啊!”这几个人的带头者一声怒斥,其余的人都一窝蜂似的冲了上去,朝着陆小北的方向冲了上去。陆小北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七八个人突然就朝着学校门口冲上来了,可是几秒钟之后陆小北意识到,这些人不是要冲向学校,而是冲着自己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躲就躲。这个观念是自陆小北出狱之后一直伴随他的,他不想再像哥哥一样过着道上铁血的生活,甚至不想惹是生非,哪怕是别人主动惹到自己头上,陆小北也不会轻易的寻仇或者反击,能忍则忍,能退则退,陆小北想当这样一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但是在这个时代,在他这个年纪,还没有几个人能达到这样的容忍程度。当陆小北意识到这几个人是朝自己来的,想跑都来不及了。这七八个强壮男子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从马路对面窜到了陆小北的身边,还不等陆小北做出任何反应,一名个头最高的男子一把揪住了陆小北的头发,陆小北出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的头发长的也很快,现在已经一把可以揪住,而且可以死死的揪住。该男子一手死死揪住陆小北的头发,另一只手毫不迟疑的扇了陆小北一个耳光子。这一下闪过来陆小北根本就躲不开,找找试试的挨了一下,陆小北觉得自己耳朵里听到了嗡嗡的声音,这是耳鸣。陆小北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不会被这一巴掌给扇聋了吧。但是随后他便证实,自己还没有聋,因为他能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叫喊,“打他……照着死里拍他……”“照着死力拍他……”这句话音还未落,带头青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一块板砖,一下子拍在了陆小北头上,这下陆小北不但躲不开,而且都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他只感觉头部被什么硬物体砸中,头颅似乎都要被震开,那个疼痛简直是无法想象,没有爱过板砖的人是永远不会体会到板砖跟自己的头皮撞击后的肉身疼痛以及内心的恐惧。陆小北眼前一片红光,这并不是夕阳的红色,而是他头上留下的血液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陆小北一手捂住自己的头部,生怕再来一个板砖,然而这次接触他的不是板砖,竟然是一根木棍,这个木棍似乎是从铁锨上劈下来的,一头还有木茬的参差痕迹。不知道是谁,一棍子砸在陆小北后腰上,这个位置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连接上体和下体,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一旦这里受伤了,轻的也要休息一个来月。刚看着出手的套路就知道,这几个人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学生,肯定在道上混了一段时间了,江湖混子们打架时阴险下流的招数他们全都运用到了陆小北身上。从一开始的偷袭,到紧接着的拽头发,然后应该是一拳砸在陆小北的眼睛上,这招叫做封眼,和一开始的拽头发应该是一气呵成的套路,但是用于刚才拽头发这小子套路没有掌握好,所以把封眼这招直接省略,而是直接扇耳光,封住陆小北的听觉。要知道,打架的时候听觉往往比视觉更重要,光靠听,可以很快做出判断,但是光靠看,便需要一段时间的反应。而这小子非但没有封住陆小北的双眼,他的一个耳光子打的力度也不够大,听觉也没有封住即便是挨了一板砖的陆小北依旧能通过听觉和视觉判断打他这几个人下一步要做什么。在陆小北挨打的这段时间里,也就是五分钟左右,他的头发一直被自己前面的一个高个青年牢牢拽着,这要是一般人,又是挨板砖,又是被棍子砸,恐怕此时早已经蜷缩在地上,动都动不了,甚至会失去意识。而经过大狱洗礼过的陆小北可跟一般人不一样,他有着超乎常人好几倍 的抗击打能力,以及非同寻常的镇定。被打了五分钟的陆小非但没有倒下,他甚至没有移动,没有喊叫。他心里知道,这些人不是好对付的,自己身体上的几个关键部位都被对方下了阴手,硬拼的话自己肯定吃亏,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逃跑。而这七八个大汉将自己团团围住,想逃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是一棍子打在了陆小北的膝盖上,这也是人体一处重要关节,打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削弱人体的奔跑能力,防止陆小北逃跑。但是陆小北想要逃,谁也拦不住他。他等到了一个最为合适的机会,那就是这几个人觉得陆小北已经被打得不行了,大家都有些轻敌。但这几个人忘了,在他们殴打陆小北的过程中,陆小北从来没有倒下甚至没有移动过,这样的毅力能有几个人有?轻敌是最大的敌人,陆小北借助着对方轻敌这个机会,双手迅速的出击,牢牢攥住一直死拽自己头发的这只手,然后双手用力扣住这只手外,头部向下撤,整个身体向后一退,只听“嘎巴”一声,拽着陆小北的这只手竟然被他轻而易举的掰折了!“啊!我的手!”一声惨叫,惊住了几个同伴,也同样给陆小北提示了最适合逃跑的方向,这个方向当然就是正前方,因为眼前这个被拜折手腕的男子疼的几乎失去了丝毫的抵抗能力。陆小北一个侧踢踹到此人胸膛之上,被踢的人轰然倒下。陆小北趁此良机,一个箭步便冲出了围攻自己的人群。其余的人一见陆小北跑了,拿着手上的家伙开始猛追。由于陆小北身上的几个关节都被这几个人下了毒手,没跑几步就感觉全身疼痛,眼看这几个人就要追上了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轻便式摩托车出现在陆小北面前。“小北……快上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