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z~网4`正kb版√◇首I发/

  中午放学,这时候是学校大门口人流量最为密集的时候,即便校门开到了最大,还是略显拥堵。没人愿意退让,所有学生都争先恐后的冲出校门,可见学生对学校已经恐惧到了极点……赵鹏辉来到班级班级门口,一脚把教室的门踹开,屋里除了陆小北,还有六七个学生没有离开。陆小北见赵鹏辉带着人来了,肯定是来报上午的仇的。这几个人都背着斜挎包,而且斜跨看上去硬邦邦的,肯定是带了家伙来的,而且绝对不是像方子那样的轻武器。陆小北低着头,正要从教室后门溜走。张鹏辉喊道:“别让那小子跑了,把门堵上!”一语未落,三个健壮男生就已经冲到了后门堵住了陆小北的去路。“想溜?没那么容易!刀哥,就是这小子上午打掉了我一颗牙!”赵鹏辉跟旁边一个黝黑大汉说道。“就他?没想到他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出手这么毒!那我倒要看看是他的拳头硬还是我们刀疤的刀更硬!”说着,自称刀疤的人从斜跨军包里拿出一把锃亮的长片砍刀,样子像是切西瓜的那种刀,不过要薄很多,这样的薄片砍刀砍到人身上不会致命,甚至都伤不到骨骼,只会割下一层肉。被这种刀砍到的,完全能体会到刀割般的疼痛是什么滋味。陆小北知道这种刀割般的滋味,所以他也没有心情再去重温这种痛苦,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快逃,可是足足八个壮汉封住了所有的去路,再加上外面楼道里二十多个看热闹的学生,想要从门口跑是肯定是不可行的。逃生的路只有一条,那便是窗户,可是三层楼的高度,如果运用不了合理的落地技巧,那下去了肯定会摔成残废,可是要是不跳窗户,那没准会被这八个大汉拿着片砍砍成血人。陆小北并不害怕眼前这八个人,也不害怕他们手中的片砍,他怕的是惹是生非。他想过一个平常学生的生活,他不想把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浪费掉。可是自己不惹事,不代表事情不来惹自己,现在赵鹏辉他们显然是要给陆小北一些颜色看看,躲是躲不过去了。赵鹏辉冲上来,一脚踹在陆小北小腹上,陆小北往后退了两步,没有倒。这个力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算是赵鹏辉以这个力度连续踹他十脚他都不会倒下,甚至不会觉得疼痛。陆小北表面看上去瘦弱,但是经过三年的劳教所生活,体格练得结实刚硬,小腹上八块如钢筋铁铸一般的腹肌可以抵抗很强的攻击力。赵鹏辉见自己一脚并没有起到实质的作用,准备马上发动第二次攻击。“辉子,你先别动手了,我看这小子身上带着点功夫。你不是他的对手。”“刀哥,这小子身上有股蛮劲,咱一起上!”赵鹏辉说道。陆小北身上带的可不是什么蛮劲。他是经过三年的魔鬼般的监狱生活练就的一身功夫,虽没受过什么正统的武术指导,但是在这三年期间与犯人交战无数的过程中练就了一身的胆气,也摸索出了一套自己认为实用的搏击套路。他自创的这套搏击套路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抗击打的力道运用。当对方一拳或是一脚袭来的时候,瞬间将全身的气力转移到受力点,这样便能消除一大部分伤害,起到抗击的作用。“小子,见过砍刀吗?知道这一刀下去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刀疤逞凶说道。陆小北没有说话,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知道砍刀,更不代表他不知道砍刀的威力。三年前,陆小北的哥哥陆小南混迹江湖的时候,也是随身带着一把砍刀,但陆小南的砍刀绝对要比刀疤手上的这把砍刀凶狠的多。陆小南用的是真正的开山刀,一刀下去,能把人的肉和骨头全部砍断。别说是刀了,就连土枪陆小北也见过不少。陆小南就有一把喷铁砂的土枪,是陆小南的一个军工厂而且懂车床技术的兄弟用精铁锻造的,虽然比不上正统枪炮,攻击距离也只有不到一百米,但是杀伤力很强,一枪能喷出上百粒铁砂,每一粒铁砂打在人的身上都能造成巨大的疼痛,如果铁砂击中胸腔或者头部,那被打中的人就直接丧命,没有了活路。陆小北的见识要比什么刀疤等人的见识多得多,他哥哥陆小南在岭北市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估计这个刀疤还是个不入流的马仔小弟。“刀哥,这小子是个假哑巴,别跟他废话,快点揍他啊!”赵鹏辉迫不及待了。“滚一边去,你不知道你刀哥我的习惯吗,打架动手之前一定要摸清对方的底细,刚才他那两下子我也见识了,估摸着以前肯定是练过,为了兄弟们的安全,我也不能贸然出手啊!”刀疤小声说道。声音虽然小,但是陆小北已经完全听清楚了。他推断,刀疤这次找上门来不一定非要动手,无非是立立威。既然是立威来的,那说明这片地界是这个叫刀疤的罩着。要想以后在这一带顺顺当当的生活,一定要先让这个刀疤过的顺当了。“刀哥,上午都是我的错,动了您的手下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大人大量放我一马……”陆小北说了句软话,试图给刀疤一个台阶下。怕了?我告诉你,在我刀疤的地界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是虎你给我卧着,是龙你给我盘着,我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来到了我的地盘,你就给我听话,否则,真惹怒了我刀疤,没你好果子吃!”说完,刀疤把片砍往肩膀上一扛,然后抽出一支香烟放在嘴里,他身边一个小弟马上掏出打火机帮他点燃烟卷。陆小北冷静的看着刀疤嘴里吊着的烟卷,烟头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暗红色的光亮,如同人的鲜血。陆小北知道,这个刀疤见好就收了。他毕竟只是来立威的,不是真的来打架的。“谢谢刀哥,以后我会老老实实的。”说完,陆小北背起斜跨书包从后门走出去,后门的四个马仔还想拦住他,但是刀疤给他们使了个眼色,这四个人立马让出了一条通道。陆小北走了,赵鹏辉可着急了,大吼道:“刀哥,就他妈的让他走了!他……他上午打掉了我一颗牙!”“你在这个学校立棍时间够长了,招子还是不够亮。我奉劝你一句,你以后不要动这小子,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刀疤说完,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走了,剩下赵鹏辉一个人留在教室了。赵鹏辉满身的怨气都没有撒出去,气得他只能猛踹教室里的桌椅。只有这些没有生命的物品才不懂得如何反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