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出差这种事对肖燃来说,已经是常态,之前在霍禹公司工作的时候,她也经常申请出差,要么谈投资,要么谈收购。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是一直在路上的感觉,才会填补她心中巨大的空白,才能阻止自己窝在家里反复划刻那道多年来都未曾愈合的疤。

是的。即使她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确实,多年来都未曾愈合。直到离开上海,或许才开始愈合吧。比如已经在北京待了一个月,电暖,毛毯,咖啡杯还没用过。

北京和天津离的很近,肖燃打算自己开车过去。今天路展宁穿了一身休闲装,从平日里霸道总裁的形象一下变成了邻家暖男,让肖燃看着还有些不适应。当路展宁看见肖燃的车时,大吃一惊,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肖燃,这是你的车?”

“是。”肖燃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吃惊的。

“哈哈,我们肖大小姐真是低调呢!”路展宁说着便走过来,拿走了肖燃手里的车钥匙递给了他的助理,“小曾,把肖总监的车开到地下车库去。”

“你嫌弃我的车?”肖燃有些小小的不悦。

“不是嫌弃,是非常嫌弃。”路展宁一脸正经,好像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突然之间,肖燃看到了他的影子,从路展宁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往日的画面直勾勾插进肖燃的瞳孔。

“东西味道还不错,就是快递员动作慢服务差!”程烨吃着肖燃千里迢迢从城隍庙买来的南翔小笼包,还不忘讽刺一下她的服务态度。

  》更^新=最=}快4上酷匠}网●O

“我特意从那么远的地方给你带好吃的,你还嫌弃我!”肖燃满心委屈。

“不,我不是嫌弃你,是非常嫌弃你。尤其是你这种明明自己嘴馋不远千里去尝鲜,还说是为了我特意去的不要脸的态度。”程烨咽了嘴里的小笼包,不紧不慢的说。

恍惚之间,程烨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和路展宁的脸渐渐重合又分离。肖燃下意识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身形微晃。

  “怎么了?不舒服么?”路展宁飞速跨出一步扶住肖燃,急切的问。

“没事,没事。”肖燃缓缓睁开眼睛,一时之间不敢再看路展宁,“可能昨晚没休息好吧。”

“那你还打算自己开车,差点让我背上苛杀员工的罪名!”路展宁说着扶肖燃上了车。

一路上路展宁都在问肖燃怎么样,会不会难受?好些了吗?让她以后不要总熬夜,多休息。

肖燃很不适应这些没来这由的善意,可能是因为自小就没有安全感,不能保证不会失去,所以一开始就不打算接受。

所以无论路展宁怎么样嘘寒问暖,肖燃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路展宁也不恼,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不让说话,就乖乖不说话。

对于路展宁的百依百顺,肖燃总觉得有那么一丝诡异,与霍禹的百依百顺不同,路展宁更像是有所求。

从前肖燃很反感那种被利用的感觉,后来渐渐发现,你有时候会庆幸自己还有值得被利用的地方。

“先去酒店休息吧,会议安排在了下午。”一进天津,路展宁便吩咐司机去酒店。

若有似无的人称指向,是程烨一直以来最令人讨厌的说话方式。

往日的记忆潮水一般涌来,压的肖燃喘不过气来,差点就觉得自己逃出生天,原来又是一场虚幻的冬眠。

“下午几点在哪开会?”肖燃问。

“4点酒店会客厅。”路展宁回答。

“3点派人通知我,3点之前麻烦不要打扰我。”肖燃的语气有些生硬和霸道,她已经尽力在控制了。

路展宁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肖燃,从上了车到现在,他能明显感觉到来自肖燃的低气压,一路上都在隐忍着什么,生怕有一场爆发。

然而关于这一切的原因,路展宁都一无所知,第一次他对自己的一无所知感到愤怒和无措。隐约料到这一切的背后,是他无力探寻的深洞。第一次,觉得自己竟如此无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