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烨虽然嘴上说着不接受肖燃的道歉,但还是忙前忙后,抱着她诊室,处理室来回跑,不过也不忘进行语言攻击。

“你叫肖燃是吧。”程烨拿着病例单,等着药剂师拿药。

“嗯。”肖燃一脸冷漠。

“不是挺能说的么?”程烨继续挑衅。

“我谢谢你今天带我来校医室,那天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再者说,不就骂了你两句么,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儿的,想怎么样痛快点!”肖燃受不了了,总觉得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气氛怪怪的。

程烨笑了,看着一脸嫌弃伪装的肖燃,说:“怎么算痛快,现在趁你之危把你带到小树林先奸后杀?还是把你扔到无人区自生自灭?”

“你,你够狠!行,noface!”听程烨这么说,肖燃气的连自己蹩脚的中国式英文都爆出来了。

“noface?”毫无疑问,程烨无情的嘲笑了她。

“猥琐!”肖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空有一腔报仇志,却无言以对。

程烨的气场似乎屏蔽了她的大脑信号,以至于语言系统出现了紊乱性中断,屡战屡败!

程烨把肖燃送回队伍后,归队训练。肖燃坐在篮球场旁边的长椅上观看训练。

到了晚上,田螺室友马斯代肖燃请假,辅导员给的结果是可以不参加训练,但不可以缺勤,毕竟只是一点皮外伤和轻微扭伤。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肖燃的咆哮声久久回荡在寝室,哀转久绝啊!

  在所有人包括肖燃在内以为肖燃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虽然不能缺勤,但至少不用站军姿,踢正步,进行各种非人训练了。

开始两天,肖燃还真觉得挺爽的,虽然有点罪恶,但是看他们一个个累成孙子,确实莫名得意。

慢慢的,开始无聊,是的,非常无聊,跟个雕像一样坐在那,目光扫过操场上一个个方队,烈日炎炎下,竟生出一股悲凉失落之感。

聒噪的青蛙掉进了井里,只能抬头望天,告诉自己,我就是天下。

那个时候的肖燃并不擅长发呆,只是后来,发呆倒成了生活必须,或者说,是对自己唯一的救赎。

  火车上的灯熄了,肖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翻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肖燃揉揉昏沉的额头,直起身伸了伸胳膊。一转头才发现旁边的阿姨蜷缩在座位,侧靠在椅背上皱着眉头睡着了。

“阿姨,您趴过来睡会吧!”肖燃觉得不好意思极了,自己趴着整个桌子,让一个长辈窝在逼仄大的座椅上。

“么事哎,姑娘,我都习惯啦,你睡那吧!”阿姨一脸孩子气的淳朴和憨厚。

“不不不,阿姨,我睡好了,你过来趴着睡会吧,我去过廊溜达溜达。”说完,肖燃咧开嘴笑了,像是哄着一个害羞的孩子吃美味的糖果。

“谢谢恁啊,丫头!”中年妇女坐到里面趴在桌子上继续睡。

  最f新…章$“节●上….酷1匠&网

肖燃在过廊里站了一会,坐在阿姨的位置上浏览着手机,微信上都是霍禹发来的消息,全是问她是否平安。

一切都好,抱歉。

刚要按下发送键,肖燃犹豫了一下,她是最不想听程烨说对不起,抱歉之类的话的,因为她不知道道歉和接受道歉的意义何在。

一切都好。发送。

又在联系人中找到顾晓棠,发送了一句:晓棠,我来北京了。

没有等待回复,发完便退出了微信。

然后坐在座位上发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