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象牙塔,一切都还是幻想中的美好,不用再听班主任的喋喋不休,也不用偷偷摸摸的约会还怕被教导主任逮住,更不用每天早晨起个大早飞奔到教室抄学霸作业…

然而,为期半月的军训彻底粉碎了肖燃的“养老梦”,每天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鸡早,比她高中,不,高三的生活还惨!标准的生活废住在什么都要自理的大学寝室里真是个天灾,不,准确的说是人祸!

想着当初母亲回去的时候,肖燃还觉得如获大赦,现在对母亲的思念比黄果树瀑布还多还急。幸好,凭借天生神运,拥有一个田螺室友,不然肖燃恐怕要以生活不能自理为由被学校退学遣送回家了。

多年以后,肖燃对当初一无所知的自己,除了怀念还有羡慕,就像程烨曾对她说过的,你还能任性是因为有人看你任性,没人管你的时候,自己为任性买单的时候,你就知道你的任性都多令人厌恶了。

是的,要多令人厌恶就有多令人厌恶。

上海的雨说来就来,无奈只好暂停军训,休息一下午,得知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沸腾了,就像申奥成功了一样。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又宣布了一条“惊心动魄”的通知,以后来军训,人手一伞。

什么人手一伞?为什么要人手一伞?

“估计是以后雨天也要冒雨训练了。”辅导员一副你们自求多福的表情。

“shit!”肖燃默默爆了一句粗口。

人群里各种问候祖宗十八代,各种唉声叹气,各种生无可恋。

想想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肖燃想死的心都有了。终于,肖燃还是生病了,或者因为水土不服,或者因为身心俱疲,脚上还磨起了一大个水泡,踢正步的时候,因为脚上有泡,姿势不对又摔在地上磕破了膝盖,立马瘫在那里不能动了。

当时的肖燃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我去死吧!

  教官从旁边男生队伍里叫来一个男生背她去校医室,肖燃一看那人的脸,五官都不听他指挥了,纠结成一团…

程烨一见是那天面馆那个“智障”,一脸的幸灾乐祸。

“教官,你给我两分钟,我可以自己站起来然后去校医室,就不用麻烦这位同学了。”说完,肖燃又补上一个人畜无害,我最可爱的笑容。

  y酷b◇匠}网jv正}2版首-发-

“没事,同学,不用害羞。你这看着挺严重的,别乱动再严重了。”教官说着示意程烨过去背她。

“是啊,同学,不要害羞么!”程烨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肖燃来不及拒绝,已经被程烨腾空抱起,顿时感觉自己像砧板上的鱼肉。

“那个,同学,那天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肖燃想解释一下那天莫名其妙骂了他,不是对他有意见,而是…而是什么,她好像也不知道,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就是什么?”程烨把她放在校医室走廊的长椅上,去挂号室拿表格。

“总而言之,对不起啦!”肖燃很少跟人说对不起,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说的这么勉强。”程烨一脸不以为意,“不接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