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肖燃第一次能这么没有禁忌的回想过去,是啊,每个人都有过去,从相遇到分开,貌似也都是注定。

所以,当时说了一辈子的友谊,终究还是被现实拆的七零八落。

在什么都不是年纪里,看的那些心灵鸡汤到现在回想,倒像是万能定律。处于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理解,作为过来人,随口一句忆当年,都是一碗鲜美浓郁的鸡汤,只是自己已经腻的再无法下口。

是的,熬鸡汤的人熬好了,就不会再喝了。

  大概每个自诩文艺范儿的十九岁女生都会有一个乘火车去像拉萨或者大理这样城市的小心愿吧,肖燃也不例外。

当时的她没想到真的就遇到了一群狐朋狗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色彩和不羁,莫名其妙的,踏上了一天宣誓青春的不归路。

无论结局怎么样,后来回想的时候都是刻骨铭心吧。只是现在的肖燃,正经历着和当时以为的完全相反的刻骨铭心。

初见都是美好的,才会有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程烨比想象中还帅,却如想象中一样热情而冷冽。顾晓棠比想象中漂亮,却如想象中一样热烈而美好。米杨比想象中还高,却如想象中一样阳光而简单。韩梓露比想象中文气,却如想象中一样沉静温柔。还有霍禹,是的,当时对霍禹,肖燃竟然只知道这个名字而已。

六个完全格格不入的人,竟成为彼此长达四年年之久的陪伴。

缘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像高考。 对于当时学渣的肖燃来说,简直是末日灾难一样的存在,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理想大学和想去的城市,索性山南海北的随意选了选。

如此说来,也算是命运选了上海。

人生中最轻松的那个暑假很快就被肖燃挥霍了,一直迫不及待要踏进象牙塔的她在打包行李的时候竟有丝丝不舍盘踞心间,真正踏上远行之路时,还有那么一点悲壮。

那时的肖燃还是个任性的女汉子,只不过当时还没有那个形容词。

九月的上海比肖燃以为的热得多,但这是一个有眼缘的城市,第一眼就让人那么热爱,后来才知道,当时的热爱只是源自当时心境的直白。没有人和事的修饰,就没有复杂的喜怒悲欢。

肖燃提前一周到了上海,踏进江沪大学的那一刻,她却感觉像是在做梦,上帝对她太好了,一直马马虎虎应付学业的学渣竟也考进重点大学!

心想着不能辜负上帝的美意,肖燃决定轰轰烈烈的上一场大学,尽管她并不知道怎样才算轰轰烈烈。一开始希望的,总要是美好的,哪管最后尽不尽人意。

肖燃和母亲在校园里闲逛,都说大学校园像公园,现在算是眼见为实了。

  AN酷》匠Z网永久"免1费;看&☆小`说

不高不矮,栋栋成排的教学楼别具一格,不知名的南方花木植满校园,平坦长直的柏油小马路横竖穿梭在校园间,被错综复杂的石阶小路贯通连接,一条小河横穿过去,将偌大的校园分成了两个区域,一个是学生公寓区,一个是教学区。

逛了一天,倒也不觉得腻,郝亦如看女儿这么高兴,心中也满是欣慰和满足。

母女二人来上海的第一顿晚饭选在了南门小吃街里一个看起来很有故事和情调的小店,名字叫做阮萍居。

店主是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男人,虽然不老,但却可以用慈祥来形容,他的笑仿佛真的可以惊艳岁月,尽管这么说似乎并不妥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