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您确定还要等?”

“不了。”霍禹起身,一身黑色西装严肃而落寞,眼眸低垂,嘴唇微泯,叹了口气,关掉了亮着的屏幕,将手机放进兜里。

“那……”

“接下来的事跟小刘说,由他处理。”霍禹看了看一脸担心的父母,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法释怀的自责和茫然。

“没事,孩子,这的事我和你爸处理,你先回去吧。”现在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多余,但徐莉虹知道,当初她同意儿子这么做是对的。她担心今天会一片狼藉的收场,意料之外,这也算是最平静的结局了。

  &更Kx新:最Q!快上酷匠W$网r

“对不起,妈,爸。”霍禹想掉眼泪,不管是如今父母的理解,还是肖燃最后的缺席,都令他心酸的要命。

“别忘了你的承诺就行,天下不只她一个好女孩,现在死了心,往后也省的半牵半挂。”霍维政不是不喜欢肖燃,只是想来这孩子是没缘分做他霍家的儿媳妇了,但也罢了。

“嗯,爸。”霍禹得遵守承诺,只是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摘掉脑海中关于肖燃的最后一点残念。

一场无疾而终的婚礼,建立在一场无疾而终的友情上,不只是滑稽。霍禹知道但不愿意承认,无论多少天多少年,多少温暖多少包容,都抵不过她心上之人的半分。

也好,用一个人的婚礼,来结束一个人的单恋。

2015年4月1日。今天刚好,是愚人节。  

  落荒而逃算不上,早有打算又显得太刻薄,顺其自然或许还算恰当,用来形容肖燃此时此刻的行为。

这是肖燃第一次坐火车,从上海到北京,十多个小时,用来忘记过去面对未来不知道够不够。

很久之前,在程烨还没有离开之前,在一切看上去都还静好的时候,肖燃就隐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单身一辈子了,现在想来顺口说的玩笑话,竟一语成谶。

至于为什么还在上海逗留那么久?陪伴霍禹?貌似不够有说服力。等着程烨?只觉心中一惊。

不管怎么样,如今这个选择说是霍禹逼的不如说是自己逼的,可怜霍禹,可是,谁又来可怜自己?肖燃心中禁着的冷冽和薄情,无一保留,全给了霍禹。

  火车上比想象的还要嘈杂凌乱,各种频率的声音争先恐后刺进肖燃的耳朵,旁边坐着的衣着简单一脸淳朴的中年妇女看出了肖燃一脸的不悦,不好意思的往外挪了挪,和肖燃隔开了一小段距离。

肖燃有些吃惊,又觉得尴尬,怕是误会她嫌弃她了。

肖燃一时语塞,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挣扎片刻,呼出一口气说:“阿姨,您坐过来吧,我只是有些头晕,没别的意思,您这样坐不舒服,也不安全。”

“啊,闺女,我没事。”中年妇女见肖燃是个和善的姑娘,心里暗暗送了一口气,语气之间也轻松起来,拉家常的话也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外蹦,“看你这样子,不像是要来挤火车的娃娃啊,咋个坐火车来了?”

“额,刚好来坐了。”肖燃敷衍道。

“咋个刚好?莫不是有男娃娃跟恁一道?”中年妇女说着一脸喜庆。

“没有,我一个人。”肖燃听懂了她的意思,不禁开始反感她的多事,但是还是友好的回答了。

“奥,那可多留个心儿哦,一个女娃娃,出门在外,莫大意呦。”

“嗯,我知道,谢谢阿姨。我有点头晕,休息一会儿了。”肖燃决定喊停,否则这阿姨估摸着是要聊上天了。

中年妇女显然还没有聊够,刚开话匣子就被关上了,只好尴尬的笑笑,一脸失落。

肖燃坐在靠窗的位置,单手撑着头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心中竟然是一片空白,没有离别的忧伤,也没有踏上新征程的期待,就是静静的,不烦不乱不急不躁。

像那首歌里唱的,这一次分手,恐怕再没机会问候。

是啊,再没机会问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