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寒吟正要走进去,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抓住,这个让她就更加的恼怒了,回头对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咆哮道:“你放开我,竟然有这种贪官,他这个显然就是屈打成招,不分青红皂白的。如果本小姐今天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只会助涨这个狗官的嚣张气焰,你要是识相的话,就立马放开本小姐的手,不然的话,本小姐让你好看。”

  青年男子将云寒吟的手放开,耸了耸肩,说道:“你现在冲进去,不到不能够帮助到那个女人,反而会将自己连累进去,将事情整得更加严重。”

  “哼!”云寒吟气愤的跺着脚,俏脸阴寒,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愤怒的吼道:“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种贪官污吏,人渣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活在人世间。”

  云寒吟一句话,说得俏脸飞上一抹血红,抢着说道:“就像他这种人渣,活着浪费国家粮食,污染空气,死了之后,还要感染土地,就算是到了十八层地狱,阴魂厉鬼都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喝口水,再接着说,我一直都听着呢?”青年男子双目中满是温柔的神色,语气平缓的说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真的到了报应来临的那一刻,他想要躲也是躲不过去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便是道,这便是理。”

  “那你说……我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那个女人给判死刑不成吗?这种事情本小姐做不了。”云寒吟根本就不卖青年男子的账,依然想要冲进去阻止这一场屈打成招的冤案。

  “你若是去了,只会让那个女人死得更快,而你呢?自然也有可能背上同谋的罪名,你现在还想要进去吗?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这一切都交给我来。”青年男子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正在往里面走的云寒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自信无比的青年男子,她决定相信这个人。

  “你有什么办法帮助她?”云寒吟愤怒的说道:“还有要将这个贪官给抓起来,谁知道他残害了多少人,一定不能让他在继续作乱了。”

  “放心吧!我若出手,他就算是手眼通天,也逃不过我的手心,你就把心放下吧!看我的就好了。”青年男子自信的看着公堂上正在审判的这个案件。

  从诸多的事情上来分析,只要是个有脑髓的人,不是脑残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冤案,只要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来,哪怕是天大的冤案,都能够平反。

  “大人,犯人承受不住,已经晕过去了,您看……该怎么办?”王玉因为承受不住夹棍带来的疼痛,直接晕了过去。

  奇不过在心里冷哼了一声,道:“晕了更好,晕了更秒,这样本官的银子又有着落了。”

  奇不过强忍住心中的笑意,开口吩咐道:“师爷,将你记录下来的状纸,让王玉画押了,明日午时三刻处斩。”

  师爷摸着八字胡,手中拿着状纸一脸贱笑的走了下来,一边走的他,一边在心里狂吼道:“钱啊!又是一笔钱啊!这几个月来赚得还真的不少呢?”

  “你快快想想办法啊!不要发呆了,立马就要画押了,画押之后,白纸黑字的,一切都完了。”云寒吟心里那叫一个焦急,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王玉给带走,将奇不过那个狗官给杀了,还有那个一脸贱笑的狗屁师爷,那披着狗屁的吴桂才。

  他们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怎么还不来?”不止是云寒吟急了,就连自信无比的青年男子也是眉头紧锁。

  师爷很快就来到了晕倒的王玉的身边,连红墨都剩下来了,将王玉的手抓起来,直接就地取材,用王玉的大拇指放在她自己的身上蘸了鲜血,就要往状纸上按去。

  “公子,证据已经收集好了,不出王爷您所料,这个王玉的确是被冤枉的。而且,我们还发现了一件惊天的秘密,自从这个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狗官上任之后,大大小小的冤案都已经有不小二十多起了。”两个黑衣人在青年男子的耳边,愤怒的轻声说道:“有十多个和王玉一样的少女,都是被这个狗官和一个员外给联合起来整死了的,当然也不是真正的拉出去砍头,而是被那个员外给玷污了。”

  “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去吧!剩下的都交给本公子了。”两个黑子男子还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被青年男子给制止了,因为有了手中的证据在,足以将他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给解决了。

  “慢着,这个案件以后就让我来接受吧!其余的不相干人,都给我退下去吧!”青年男子龙行虎步的踏入了公堂内。

  “大胆,放肆!”还不等奇不过暴怒出来,那些官衙们就冲了出来,试图想要将青年男子给镇压了。

  “哼!虾兵蟹将。”青年男子看都没有正眼看这群官差,一个回旋踢就将所有官差给击败在地上了。

  “这个……不是那人吗?”外面,一个老人不停的揉着老眼,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里面的人。

  除此之外,其他的老百姓些,一个个的都对青年男子竖起了大拇指,在心里暗叫一声:“好!”

  “你是什么人?天子脚下,还敢行凶做乱,是不是连本官这个九品官位都镇压不住你了。胆大包天,来人,你们都是吃屎长大的不成,回家去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酒囊饭袋些,起来将他给我抓起来,立马处斩了。”

  最新?章":节L上q}酷匠2网

  “哼!好大的官威啊!恐怕是当今皇帝都不敢无缘无故的将别人给处死,我看你这个芝麻绿豆大一点的官位是不想保住了。”青年男子面色温怒,双眼中闪过一道杀机。

  “你找死,本官是朝廷封的官,虽然只是芝麻绿豆大一点,但阁下要想清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天黑路滑的,而且这个钱塘县在晚上的时候,经常有歹徒出没,若是阁下有个闪失,就不好了。”奇不过也不甘心在气势上输一分一毫,立马回击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