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还有好处,奇不过的双眼精光闪现得更加耀人了,将林员外当成了祖宗一样的存在来尊敬,道:“您老放心吧!下官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完成的天衣无缝的。”

  奇不过从开始的时候称本官到现在称下官,如此巨大的变化,可真的是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体现出来了。

  对于奇不过称自己您老的话,林员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自己是他的衣食父母,当他祖宗都绰绰有余了。

  “好了!林员外放心吧!下官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对于下官的通天手段,员外还不清楚吗?”奇不过露出了贱贱的笑容,恭敬的提醒道:“只不过林员外下一次还有这种事情,记得一定要来找下官,下官给你会员优惠,少收你一点费用。”

  听奇不过的话,林员外那肥胖的脸直抽搐起来,心里暗道:“还给我会员优惠,你这个老狐狸,精明得要命,那一次不是狮子大开口,从我的手中拿去的金银珠宝,恐怕不少了吧!”

  更Y新最快上酷=匠网

  当然了,林员外自然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忍着肉疼的说道:“好说好说,咋们谁跟谁的,不来照顾你的生意,我去照顾谁啊!快去快回吧!我都已经忍不住了。”说着,林员外伸出他那恶心的舌头,舔了舔自己那和猪屁股一般厚的嘴唇,双眼中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贪官年年有,今天不知道多不多,反正我就是一个贪官。”奇不过带着笑容走出了房间,心道:“想我奇不过,身为奇家的第一美男子,当初花了一点小钱,整了个九品芝麻官来坐起。每年领着那微薄的俸禄,着实有些寒酸,当了几个月的官,认识了一个林员外,帮他做了几件丧尽天良的事情。里面的油水你还别说,真心的不错,一直到今天,我也是混得不错,都没有人发现我做的那些事。”

  “今天干了这一笔,就准备告老还乡了。”奇不过走出房间,眼皮子直跳个不停,也没有当一回事,反正自己干完了这一单,就不准备做了。

  说着,奇不过便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公堂之上,正襟危坐着,顺手拿起案拍,狠狠的拍在桌上,传来一声惊雷。

  奇不过借着这一威势,吹胡子瞪眼的暴怒道:“堂下之人,可名王玉?”

  “大人!你一定要帮小的做主啊!媳妇没了我可以重新找,可是,这个老爹没有了,我怎么办啊!”还不等王玉开口,吴桂才急忙的抢先喊奇不过替他主持公道。

  “老爹没有了,让你娘给你找一个啊!”外面正在围观的人直接开口大吼了出来,让所有人听得捧腹大笑,就连那些一直以来都面无表情的官衙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道隐藏的笑容。

  听到周围的人嘲笑的话语,吴桂才和李香的面色狠狠的变了一下,时而白色,时而黄色,就像是吃了一坨大便,卡在了喉咙里,吐不出来。

  “哼!你给本官闭上嘴巴。”奇不过一听有人抢着答话,面色阴沉,吼道:“你是那根葱,我有问你话吗?你抢着回答,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想要扰乱本官,让本官胡乱的判案,你好躲避过去,我现在严重的怀疑,你有可能就是毒杀自己父亲的凶手,然后嫁祸给自己的妻子王玉,是与不是,从实招来,若有一句假话,我打断你的全身骨头。”

  “好狠的心!”这个是在场的人听到奇不过的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吴桂才更加是被吓得面色惨白,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一阵的往后退去,急忙的磕头,解释道:“大人您威武无比,小人只不过是因为父亲刚刚身死,心还在惶恐,没有回过神来,请求大人莫要动怒。”

  “念你事出有因,同时也是初犯,本官若是在追究下去,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我问你一句,你就如实的答一句,明白了吗?如果让本官发现你说了一句假话,你知道本官的手段的。”奇不过给吴桂才来了一个下马威,试图从心理上将他击垮,那样自己对王玉就好下手了。

  “是,是,是……”被奇不过刚才的那么一吓,吴桂才全身都冒出了虚汗,怎么还敢说一句不呢?

  “本官且问你?你说王玉将你的父亲给毒杀了,你可有任何的证据,或者说你可是亲眼看见?”奇不过咄咄逼人的口气,压得吴桂才大气都喘不过来。

  吴桂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应声答道:“小人虽然不曾看见这个恶人毒杀小的父亲,但是,我再一次无意中听见,这个恶人和一个男子的对话,所以小人这才敢肯定是她毒杀小人的父亲的。”

  “我没有,大人,我真的没有啊!小妇人是被冤枉的,您一定要为小妇人做主啊!”王玉怎么也想不到,就连自己的丈夫也不相信自己,而且还丧心病狂的诬陷自己,他到底是何居心。

  “哼!大胆,公堂之上,吵吵闹闹的,当本官的这里是茶馆酒店不成。”奇不过直接暴喝出来,道:“来人,给我上夹棍,她这种贱皮子的人,本官见识得多了,来到公堂上面的被告,那个不是都在为自己喊冤枉的,这种人死到临头了,都还想要狡辩,打了她一番,直接让她画押认罪。”

  奇不过也不询问吴桂才他听见王玉和别的男子的对话是什么?就直接以铁血手段,想要将王玉镇压。

  官衙们二话不说的,拿着夹棍就上来了,将王玉的四肢夹住,就开始狠狠的用力拉起来。

  “啊!”

  “啊!”

  ………………

  “啊!大人啊!小妇人真的是冤枉的,求大人明察秋毫。”王玉被夹棍夹住四肢,痛不欲生的吼了出来。

  可是,她的吼声对于奇不过来说,根本就是空气,完全就不当一回事。

  官衙们见王玉还能够说出话来,又加大了力度,王玉叫得更加的大声了。

  听到这杀猪一般的声音,外围人群中,除了那些钱塘县本地的人见怪不怪的,云寒吟气得直跺脚,小脸布满了寒霜,双眼都要喷出了火焰,就要踏进里面去,就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