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老人家见劝不住青年男子,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细细道:“就这刚才,吴家的一个老婆子来告自己的儿媳妇下药毒杀了自己的公公。”

  “还有这样的事情?”青年男子双目睁得老大,感觉很不可思议,疑惑道:“这个不会是真的吧!”

  从刚才见大部分的人都摇头表示无奈,他感觉这个案件可能是一个阴谋。

  “真的假的,老头子也不能妄下言论。”老人家急忙的摇头说道:“但是,据我多年来对街坊邻居的观察来,这个王玉她不是这样大逆不道的人,我想真的是王玉说的那样,里面有巨大的冤情吧!”

  “多谢老人家了,小生告退。”青年男子听此,尊敬的退走了。

  青年男子退到一处角落,对两个身穿黑子的男子吩咐道:“你们两个立马去查明这件事情的原委,若真的是一个冤案的话,本公子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公子您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两人好了,一天之内,绝对能找出事情的真相。”两个黑衣人同时自信的开口保证道。

  酷nG匠网%g唯x一J正、版`,其t{他:^都是盗T版3k

  “快去吧!事情交给你们两个办,我放心。”两人从京城一直跟着他来到了这个地方,两年来,走了多处地方,也解决了不少的冤情。

  黑夜来临,悦来客栈内,刘心兰换了一件男士衣服,陪着云寒吟三人坐在客栈第一层,一边吃饭,一边听周围的人讨论今天发生的王玉毒杀公公事件。

  听到这些,云寒吟的俏脸变得非常阴寒,因为在场的人,大多数的都是在帮王玉说话。

  从这些人的话中,云寒吟听出了,这个又是一件天大的冤案。

  刘心兰对此倒也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她心中只有复仇,一心想要感到京城去,怎么会再去管这些闲事。

  虽然她的心里知道,这个案件或许是一件天大的冤案,可是,就算自己去管,自己又拿什么去管这事情,天下如此之多的冤案,自己能够全部管了吗?

  吃完饭,刘心兰和云寒吟上了楼,至于晴儿和铁二牛两人,他们都说怕出什么事情,在外面站更。

  刘心兰和云寒吟两人,各做了一间上房。

  躺在床上的刘心兰每每一闭上双眼,眼前就会出现家中的人横死在茫茫大火之中的画面。

  其中浮现最多的就是那有黑眼圈的奶妈。

  从小到大,奶妈对自己是最好的,父亲打自己的时候,奶妈总会不要命的用她那不算宽大的躯体保护着弱小的自己。

  虽然奶妈的躯体不宽大,可是,奶妈在刘心兰心里的位置,无可动摇,就算是天塌下来,她感觉到,奶妈也能单手为自己托起一片安详的天地。

  可,现在奶妈被那些狠心的人杀了,父亲也死在了他们的手中,就算是自己现在想要父亲在打骂自己一次,这个愿望都已经无法再实现了。

  想着想着,两股热泪从刘心兰的眼角流了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那两股热泪是那么的晶莹美丽。

  但这晶莹美丽的两股热泪中,却夹杂着许多说不清的悲伤,愤怒。

  娇弱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长长的指甲插进了她嫩美的手心中,此刻的她,双眼猛然的睁开,复仇的火焰充斥了她的双眼,面部狰狞,抬起流着鲜血的手掌,抹了眼角的泪水,愤怒的吼道:“今生若是能够报仇雪恨,哪怕是粉身碎骨都不会退后一步,京城?我刘心兰来了,等着我,不管你如何的权贵滔天,我也要将你打下十八层地狱。”

  说着,刘心兰又将怀中的那枚雕刻着兵字的令牌拿了出来,嘴角露出了一道阴沉的笑容,模样甚是可怕。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对于别人来说,夜晚是休息的最好时刻。可是在刘心兰看来,夜晚就是她复仇的时刻,她在夜晚,总会想起自己的亲人,就算是没有亲眼看到亲人一个个死去的时候的神情,她也能想象的出来,他们的眼中肯定充满了不甘。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随后就响起了云寒吟的声音,道:“心兰妹妹,快起来了,大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在偷睡吗?”

  听到云寒吟的声音,刘心兰一急,快速的将手中握着的令牌揣在了怀里,下了床,朝着门外走去。

  打开门,一见云寒吟,就笑嘻嘻的说道:“云姐姐可是起得真早,不知道今天云姐姐起得这么早,想要做些什么呢?”

  “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云寒吟牵着刘心兰的手,朝着楼下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姐姐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昨天听说今天有个案件要审,我想要过去看看,妹妹你要陪姐姐一起去吗?”

  听云寒吟询问,刘心兰摇了摇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去管别的事情。

  云寒吟露出了一道失望的神色,询问道:“那妹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如果没有去处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一辆马车,送你到洛阳城去,到了洛阳城,你去找我的父亲洛阳王,就说你是我的朋友,父亲知道该怎么做的。”

  “不用了。”刘心兰再次摇了摇头,打心底,她对云寒吟很是感激,又是救了自己不说,还要给自己谋一条出路,这份恩情,她没有什么要说的,只是死死的放在了心里,暗自发誓道:“等以后自己有能力了,一定要将这一份恩情给还了。”

  “那妹妹要去什么地方?”云寒吟平时看起来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女人心细,虽然只是相处了一天的时间,但云寒吟感觉,刘心兰有心事,而且心里面的那一件事情还不一般。

  “京城!”刘心兰回答的很简单,只是道出了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

  “京城?”云寒吟很是疑惑,刘心兰她孤身一人的,去京城干什么?云寒吟也怕刘心兰再出一些其他的差错,追问道:“妹妹能告诉姐姐,你去京城干什么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