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埋葬双亲

  听到这声音,刘心兰大喜,破涕为笑,急忙说道:“父亲,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兰儿一个人的,是吗?兰儿刚才好怕失去父亲。”

  “兰儿,你听我说,以后恐怕父亲都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了,如果到了外面,一定要开开心心的,不要让伤心布满你的人生,也不要想着复仇,敌人太强大了,不是你能推翻的。”刘福叮嘱了几句。

  说道:“将这个东西保护好,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它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中,不然那将会是天下人的悲哀,知道吗?”

  刘心兰接过父亲手中的黑色盒子,巴掌大小。眼泪簌簌的流下来,急切的询问道:“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的狠心,父亲,你告诉我吧!”

  “这个是我从那些人的首领的身上得到的,我不清楚这枚令牌代表什么?但是,我敢肯定它和朝廷中的某一位大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刘心兰接过令牌,看着令牌上面的字,狠狠的念道:“兵!”

  “不管你是谁?杀我全家,我就算是死,也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刘心兰在心里狠狠的发誓道。

  “心兰,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报仇,只要你开开心心的,我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说完,刘福的头一歪,就魂归天外了。

  父亲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自己,刘心兰再也不去哪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一切,都因为家门被灭而丢失了。

  强忍着心里的疼痛,刘心兰将父亲背在身上。歪歪倒倒的走到了奶妈的旁边,眼中没有一丝感情的她,被愤怒充满了心的她,在看到奶妈那布满皱纹的脸,黑眼圈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眼里涌出了一份尊敬与爱,真挚的说道:“奶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白死的,我会给你们讨回一个公道的。”

  刘心兰背上背着父亲,怀中抱着奶妈,两人的重量,本来以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根本就背不动,或许是因为父亲奶妈的死,愤怒给了她力量吧!

  一步一步的,每走一步,刘心兰的恨意,愤怒,杀意就增加了一分。

  走出刘府,只听见轰的一声,刘府就在茫茫大火的侵蚀下,化成了废墟。

  刘心兰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走去,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月亮落了下去,天渐渐的亮了起来。

  刘心兰走到了一出山头上,将父亲和奶妈放了下来,双眼中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双膝跪在地上,想也没有想的,双手不停的朝着地面挖去,想要将两人埋葬了。

  轰隆隆!

  轰隆隆……

  或许是被刘心兰的这种诚心给感动了。

  雷电闪现,天空下起了小雨,被雨水侵过的土地不像以前的那一般坚硬,也给刘心兰带来了不少的助力。

  虽然轻松了许多,但刘心兰的十指早已经鲜血淋漓了。皇天不负有心人,几个时辰过去了,终于挖出了一个足够两个人躺的长方形深坑。

  将两人拖到深坑中,刘心兰没有多做停留,双手再次动了起来,将泥土一把,一把的往两人的身上抛去。

  掩埋了奶妈和父亲的身体,刘心兰又找了一块牌子,立在坟墓的面前,双膝重重的跪下来,狠狠的磕了三个头,愤怒的咆哮道:“父亲,奶妈原谅兰儿无法给您们立碑了,终有一天,我会亲自前来雕刻下您们两老的名字的,这一天不会很久,不会……。”

  “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报仇,报仇!”刘心兰对杀害自己全家的人,恨透了,直达心底最深处。

  接下来的三天,刘心兰一直守在坟墓前,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喝过一口水。

  左邻右舍的也知道了刘府一夜之间就化为了灰烬,不过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只是感叹刘心兰那个好姑娘白死了。

  在这个期间,叶家也过来了一次,不过也没有停留多久,就离开了。

  活着的时候,或许觉得你有点用,巴结你一下。

  但是人死了之后,谁会去多管闲事,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三天的时间,刘心兰的面色越来越苍白,没有半点血丝,一双美眸中布满了血丝,缓缓的站起来,因为跪在地上太久,双腿麻木,一开始差点就摔倒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里,离开了生活十七年的地方,离开这个有爱有恨的地方,从此之后,她知道,若是自己有一天还能够回来,那就是回来,在坟头亲手雕刻下父亲奶妈的名字。

  头上烈日无情的烘烤着大地,刘心兰走在大路上,因为饥饿,口渴,太阳太大的种种原因,几次都摔倒在地上,但心中被仇恨充满的她,在一次次摔倒之下,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

  “轰!!”

  刘心兰的身子轰然的倒地,在倒地的那一刻,她还在不停的挣扎着,想爬起来继续赶路。

  “难道我真的不能报仇了吗?我身负血海深仇,难道真的要让我死不瞑目吗?”刘心兰迷迷糊糊的,在心中不停的咆哮,想要起来。可最后还是没能站起来,最后还有意识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响起了她和叶寒天的那些话语。

  *更sv新}最}快上oN酷匠:2网R

  “一句话道不出我心中牵挂,一壶酒赠与你豪气天下,一柄剑送给你繁花似锦,若是想念兰儿了,就在你的院子里种满兰花吧!”

  “此生若是负了你,天地日月倒过来。”

  “等君归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时候的诺言:今生我要你做我的新娘。

  “叶哥哥,恐怕兰儿不能做你的新娘了,忘了兰儿吧!”刘心兰的眼角流出了两道晶莹的伤心泪,昏迷了过去。

  时间过得不算太慢,也不算太快,太阳已经偏西了。

  “架!架!架!”

  这个时候,一架马车从远处驶了过来。

  “驭……!”

  “怎么了?”一道空灵的声音从马车内传了出来,听此空灵之声,不难知道,此人是一个女子。

  马车中开口的女子身穿一套青色的男士衣服,头发也梳成了男士的发型,双眼空灵美丽,凤凰眉,俏人的琼鼻,桃花般脸颊,薄如婵翼的嘴唇。

  “客官!这个路中间有一个女子昏倒了,堵着路了,等我将她移开,就可以继续赶路了,反正现在离洛阳城已经不远了。”赶马的车夫无情的道。

  对于这种昏迷在路上的人,车夫一般都不会起什么同情心的。当然了,这个也不是说天下的车夫都是一个样,形形色色的人有很多,天下之大。

  “哼!”女子对车夫的无情很是愤怒,没有好气的道:“看看女子还有没有气……哦!不管有没有气都带上来吧!在荒郊野外的,如果没气了,就带回去将她埋葬了。”

  “小姐,这个不好吧!我们偷偷的跑出来。玩了这么多天,又带了个人回去,王爷肯定会大怒的。”一个身穿女扮男装的小丫头提醒道。

  “哪个?客官带个人不是不可以,只不过……那个……得……!”车夫一听客人要带人一起,难免心里起小心思。

  “放心吧!我不会少了你一分钱的,只要你将我们送到洛阳城。”女子聪明绝顶,自然明白这个车夫在坐地起价,虽然心里恼怒,到也没有将哪点钱放在心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