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苍穹。

  风吹过来,将四方亭的东面的竹林吹得沙沙作响,假山重重叠叠,怪石堆积,有轻柔的水声在耳边响起,宛若天籁之声。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四方亭中,一个女子静静的坐在石椅上,身穿似雪白衣,三千青丝柔柔的搭在白玉香肩上,柳叶双眉下有一双善良的眼睛,高挺的琼鼻配合着樱桃般的小嘴,恰美相宜,洁白的双手上戴着一对龙凤镯子,托着晶莹的下巴,仰头看着天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月亮。

  俏脸微微泛起一抹的绯红,双眼迷离,嘴角带着笑容,回忆道:“恰是良辰美景,奈何人已远去,若是还能重逢,是拥抱还是分离。”

  刚才还静静的聆听水声,风声的合奏,此刻却多了几分的忧郁。

  “叶哥哥,你已经离开了两年的时间了,当初不是说好会回来看我的吗?难道是你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儿了吗?”女子幽怨的声音随着风儿飘散在天地之间。

  “风儿啊!风儿啊!不知道你会不会帮我把思念带给叶哥哥。或许吧!也许你也会将我的所有思念都埋在尘埃中吧!”

  酷N匠U网唯一n"正:4版Q,其vn他;z都"*是%I盗FO版

  “小姐,外面风凉,您可要小心一些,莫要着凉了,那样姥爷会心疼的。”沙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快步走来的是一个半老徐娘,身材臃肿,面部发红,头发花白,身穿紫色花棉袄,头上带着一顶圆形帽子,双眼深深的陷了进去,皱纹爬满了整个脸颊。

  那深深凹陷下去的双眼,有一层黑色的条纹覆盖在外面。

  “奶妈你来了啊!没事的!兰儿这不是无聊,出来赏月的吗?我会注意身体的,不让父亲担心。”

  “小姐!你是老婆子我带长大的,你的心里面想些什么?难道我还能不清楚吗?你是不是又在想叶家的那个小子了。”奶妈走到刘心兰的旁边,静静的站着,将刘心兰心里面不愿意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

  “奶妈!我哪有!我真的是无聊,出来赏月的。”刘心兰脸上绯红,羞涩得如同青莲一样。

  “你已经不小了,不要想着那叶家的小子了,或许人家在外面都已经有了家室了,你莫要浪费了你的大好青春。”奶妈苦口婆心的劝阻,希望刘心兰能够想明白,她可是不太看好叶家的那个小子,虽然说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自家的小姐才貌双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要开口说要嫁,刘家的大门都要被踩烂。

  刘心兰不再说话,抬头看着奶妈的黑眼圈,心里一疼,眼中带着些许的泪花,关心道:“奶妈,你以后不要这么操劳,你的身体不好,上了年纪,最重要的是休息,你若是身体出现什么毛病,让兰儿怎么办?”

  “傻孩子,老婆子我十六岁就进了刘家,后来机缘巧合,成了你的奶妈,这个就是我们的缘分,如果有一天奶妈真的不再你的身边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为奶妈的离开而伤心,人嘛!终有一死,只不过是看死的有价值没有。”奶妈抬起粗糙的手掌,将刘心兰眼角的泪花抹去,把刘心兰抱在怀里。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刘心兰的母亲因为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从小到大,都是奶妈将她带大的,在刘心兰的心里,早就将奶妈当成了她的母亲,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只要躺在奶妈的怀里,感受着那母亲对孩儿的爱,一切的烦恼都会消失。

  “回去睡吧!明天就好了。”奶妈拍了拍刘心兰的双肩,领着刘心兰回屋去。

  “奶妈,你也早点休息,多多注意身体。”回到房间,刘心兰叮嘱奶妈早点休息。

  “嗯!”奶妈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躺在金丝大床上,刘心兰回忆起小时候,和自己玩过家家的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留着鼻涕说道:“兰儿,长大了之后,我要你做我的新娘。”

  “嗯!”小刘心兰笑嘻嘻的点头答应了。

  这时,小男孩长大了,温文尔雅,落落大方,风度翩翩,气质不凡,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低头对刘心兰注视着刘心兰,情真意切的道:“兰儿,你等我,此次入京,若是腾上九天,必定回来实现当初的诺言,这一辈子,我叶寒天唯你不娶。”

  “叶哥哥,兰儿等你。一句话道不出我心中牵挂,一壶酒赠与你豪气天下,一柄剑送给你繁花似锦,若是想念兰儿了,就在你的院子里种满兰花吧!”

  叶寒天骑着马,剑指天,长声咆哮道:“此生若是负了你,天地日月倒过来。”

  刘心兰面带枣红,双眼情意浮现,淡淡笑容,丹唇微启,轻柔道:“等君归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叶哥哥忘记了兰儿了吗?叶哥哥你在院子里种满兰花了吗?叶哥哥想念过兰儿吗?”三个问,让刘心兰没有心情睡下去,从床上下来,看了看外面月光落下,点缀出的斑驳树影,心里无比的惆怅。

  不知怎地,今夜的心特别特别的乱,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罢了!罢了!出去走走,或许会好过一些。”刘心兰摇头苦笑,踏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刘府。

  “怎么了?兰儿你要出去吗?”在刘府大门口,刘福和刘心兰撞了个正着。

  “父亲,我的心里太乱,想要出去走一走,您老不用担心,早一点休息。”刘心兰恭敬的说道:“现在正值秋天,您的腰腿不好,容易犯病,莫要感染了风寒。”

  “你不要走太远了,最近外面不太安全,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叫我这个老头子怎么过。”刘福双眼有些湿润,差点就老泪纵横了。

  “我知道了。”刘心兰保证自己会安全的回来,不走远,刘福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走在田野间,看着那些萤火虫飞来飞去的,在小草林中嘻戏着,刘心兰的心平静了许多,面容上也多了些笑意。

  走在夜空下,除了想念,还是想念。时间过去了个把时辰,刘心兰也有些疲倦了,就往回赶去。

  同一时刻,刘家府邸内,突然出现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二话不说的,就将刘府的所有人都抓到了一起。

  而刘家的家主,刘福此刻已经奄奄一息了,嘴巴被打得不成个样子,身上还有多处的伤痕,从刘福身上的那些伤痕,可以看出这群人的心狠手辣了。

  “那样东西给我交出来,不然的话,我灭了你满门。”一个气势汹汹的黑衣人手持大砍刀,顶在刘福的脖子上面,在外面还有一群训练有素的人,整齐的排列着,手中都拿着大砍刀,只要领头的人说杀,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结果了这些下人的命。

  刘福双目喷出愤怒的火焰,口齿不清的爆吼出来,道:“你们这些畜生,杀了我吧!我没有你们说的东西,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一群没有人性的畜生的。”

  “哈哈哈!!”

  “哼!给我找出十个人来,不要一刀结果了他们,给我将他们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剔除下来。”领头之人面色引寒,暴怒的咆哮。

  “啊!”

  “啊!”

  ………………

  一声声的吼叫,仿佛那些刀子不是切割在下人的身上,而是切割在刘福的心上。

  前面十人,都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了,刘福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还不准备交出来吗?”领头人用不可质疑的声音询问道。

  巨大的气场压得刘福生不出一丝的反抗,咬牙切齿的吼道:“我说过了,我没有你们要的东西。杀了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