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遍地都是鲜血,一条条血色小溪仿若小溪一般,绵绵延延,不知流向何方。潮湿的空气,夹杂着鲜血的气息。

  放眼望去,全是残缺的身体,残破的兵器插进战士的尸体。战士身上的盔甲,血液早已风干。

  忽然,只听到一阵呼呼声响起。抬眼望去,前边的小山坡上,一个浑身盔甲破烂的人正抱着一直旗杆,呼呼的声音正是从沾满泥污却迎风飘展的战旗上传来,然而持旗的人已被散乱的羽箭穿透了身体,脑袋低垂,早已死去多时。

  K酷匠网sC永Xo久h免*#费+看w小+,说(Z

  见到如此悲凉的一幕。金肖映只感觉脑袋一阵轰鸣,心中早已被恐慌所占据。想要说话,但金肖映却感觉腿脚酸软,浑身打颤……

  充满鲜血的土地,散落的兵器与肢体残骸,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刺激着金肖映。只感觉头脑一晕,他便倒在地上吐了起来。

  金肖映现在非常害怕,内心的恐惧也早已麻痹了他的身体。

  不知何时,似是有了些力气,他站起来,一步步的向着旗杆的方向走去。然而,没走几步,浑身的疲惫感便潮涌而来,金肖映双腿一软,便失去了知觉。

  ……

  突然,金肖映一个激灵从梦里惊醒。刚才可怕的梦境确实把自己吓得不轻,那片战场上的一幕幕,此刻正如同电影一般再次回放在金肖映的脑海。

  “恩?”,翻身下床,看着眼前的情景,金肖映不禁愕然道,“天哪!这是…?”

  这是一间有些发旧的小木屋,墙壁上积满了灰尘,不远处的窗户上,一张粗糙的窗棂纸上有许多不大不小的破洞,木质的方桌上凌乱的放着几双碗筷,靠近门口的地方,是一口水缸,缸中一个葫芦瓢正兀自的游荡。

  突然,像是想到了某种可能,金肖映浑身一僵,脸上肌肉瞬间扭曲,喃喃道,“难道我穿越了?”

  虽然极不愿意承认这种想法,但直觉却告诉他,这应该很有可能可能。因为哪里会有如此真实的梦境?

  金肖映努力的回忆着,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在宿舍玩游戏,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正这么想着,“咕咕……”,肚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声。

  “管他呢,先吃点东西再说!”,一边嘟囔着,一边动起身来,没想到最终把屋子找了个遍也没有一点吃的。这下子,金肖映顿时怒了,“马丹,怎么能这么玩我?来个穿越还要饿肚子!”

  咒骂一番过后,金肖映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起身瞪着天空说,“倒霉,还要我自己出去找吃的!”

  屋外,阳光明媚,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金肖映撇了撇嘴,忍不住向四周望去。不算宽阔的院子,四周都围着篱笆,一扇栅栏门在不远处安静的闭着。

  突然,金肖映倒吸了一口凉气,远处一棵大树,枝叶如同伞盖一般铺展,方圆十余丈都被大树覆盖,如此粗大的树金肖映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大树下,此时正有几个孩子在嬉闹,看到金肖映出来,一个女孩儿不禁喊了起来,“肖映哥哥,太好了,来陪我们一起玩啊。”,声音非常清脆,悦耳动听。

  “竟然有人认识我?”,刚冒出来这个想法,金肖映便感觉一阵好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大约八九岁,身穿浅黄色衣衫的少女正在向自己招手。少女杏眼桃腮,样子娇小可爱,颇有一副迷人的风姿,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格外诱人。

  看到黄衣少女,金肖映一脸茫然,疑惑道,“这个小萝莉,难道……”

  此时,女孩儿已经跑到篱笆旁边,打开了栅栏,跑向金肖映,“肖映哥哥,想什么呢?”

  还没等金肖映回答,女孩儿便拉着金肖映的手往外走,还一边喊道,“肖映哥哥,我们一起去玩吧!”

  长这么大,金肖映还是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少女儿牵手,虽然对方只有八九岁,可还是有些莫名的感觉。尤其是手心里的小手光滑柔嫩,软若无骨,金肖映顿时心里有一种痒痒的感觉。然而,想到对方的年龄,金肖映便是一阵暗骂,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倒八辈子霉穿越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活泼可爱的女孩儿让金肖映内心的郁闷不自觉的消减了不少。

  刚走出几步,就听有人说道,“丽儿,别闹了。肖映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却见篱笆外,一名绿衣少女儿,手中端着一碗米饭,低声说道。

  抬眼看去,少女儿一袭浅绿色长裙,纤细的腰身不堪一握,胸前的两团丰满高高凸起,领口半开,少女的肌肤更是如雪洁白,深深的乳沟隐隐可见,金肖映顿时只感觉气血翻涌,心里暗喜道,“没想老天还是待我不薄的,看来我是要走桃花运了。”

  “肖映哥哥,你怎么了?”,身旁的女孩儿,看着金肖映,掩嘴笑道,“哎,都留口水了,羞!”

  金肖映和少女闻言,都是脸上一红。只听金肖映急道,“米饭,有大米饭,好香啊!”

  绿衣少女脸上的尴尬这才褪去,轻唇浅笑,道,“喏,知道你饿了,先把饭吃了吧!”

  闻言,金肖映也不客气,从少女手里接过碗便是一番狼吞虎咽,一边吃着还不忘用眼角的余光在少女胸前扫来扫去。绿意少女微微皱眉,没好气的邓丽金肖映一眼。

  金肖映没几口便吃完了,笑道,“嘿嘿,还有吗?没吃饱。”

  “有,你等一下。”,说着,少女便接过碗跑开了。

  “不但人长得漂亮,还这么贤惠!”,看着少女的背影,金肖映嘀咕道。

  “哼,肖映哥哥,你肯定又动坏心眼儿了!”,身旁的女孩儿看着一脸奸笑的金肖映,道,“你可别对子泠姐姐动歪脑筋,不然有人会打扁你的。”

  金肖映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子泠…,好名字。名字好,人好,才是真的好。”,说完,便就地坐了下来,仰起头,一脸享受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