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打不到车的廖然急得满头大汗,一想到自家儿子找不到他时,哭的满脸眼泪以及鼻涕,他的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疼着啊!

  正当廖然左右看有没有车时,一辆保时捷缓缓停在他的面前,车窗摇了下来“上车,我载你去。”

  廖然本打算理都不理他,可接下来他又说“除非你想让你儿子一直哭着喊着要找爸爸。”

  咬咬牙,廖然打开车门快速上了车“到善霖幼儿园。”

  ——分割线——车上的两人没有说话,气氛非常尴尬。

  廖然一直偷偷撇了几眼严程,见他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他只好先出声打破这尴尬的氛围“那个,谢谢。”

  “不必。”严程依旧是那面无表情的模样“你儿子几岁了?”

  “四岁,上中班呢。”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的母亲去接呢?”

  “唔,嗯……小亦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廖然迟疑了许久才回答“小亦的母亲去世了以后我才知道我有儿子的,那时候我刚高三。”

  “高三?那么小?你家人知道了没有骂你吗?”

  “怎么可能,我当时从医院抱着小亦回到家时,我爸第一次急红了眼,拿着棍子死命抽我,我妈则是抱着小亦哭着说我作孽……”廖然看着窗外,声音非常轻。

  严程静静的聆听着,并未出声。

  “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也不要看到我爸红了的眼,我妈的眼泪,而且有了小亦,我也觉得我以前的生活太荒唐了,所以从新活了一次。”

  “不错呀,小少爷居然还知道悔改。”严程听完他的话调侃了一句。

  廖然笑着回了一句“噗,什么啊,我又不是那些玩世不恭的富二代。”

  两人的气氛总算好了许多,也聊了许久。

  “呜呜,我要我爸爸,我要爸爸……”一个小男孩抱着熊布偶,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干。

  “小亦乖,爸爸马上就到了,老师在这里陪你等爸爸好不好?不要哭了。”幼儿园的老师看着男孩哭成这样拿着纸巾一直给他擦眼泪。

  老师的内心快崩溃了,呜呜,你不要哭了,你再哭再哭,我,我也要哭了啦!!

  “小亦!!”远处传来一个呼喊声。

  听到声音的廖亦,停止哭泣,睁着泪汪汪的双眼看着声音的方向,看到熟悉的人后,迈着小短腿往那人的方向跑去“爸爸!”

  见儿子准备扑了过来,调整好姿势,接住了廖亦,看着廖亦满脸的眼泪和鼻涕,廖然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啊“对不起啊,爸爸今天来晚了。”

  廖亦将脸埋在廖然的怀里,软软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还以为爸爸不要我了……”

  \酷:匠O网%首发&V

  “爸爸怎么可能不要小亦!走吧,先回家给小猪喂食,爸爸待会要去上班呢。”将廖亦放下牵起他的小手。

  看到父子两手拉手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严程不知为何看到他的笑心里总觉得比什么都舒畅。

  “严主任,我先带小亦回家吃饭,晚点就回医院。”

  严程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怎样,没有理廖然,而是蹲下身,摸摸廖亦的头“小朋友几岁啦?叫什么?”

  “我叫廖亦,我四岁了。”廖亦乖乖的回答。

  “小亦真乖。”仔细看了下发现廖然跟廖亦的长相有七分像,嘴角的弧度也大了几分“一起去吃饭吧,吃完直接去医院。”

  “啊?不用了啦,我跟小亦回家随便……”

  “你想把你儿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严程站起身瞥了他一眼。

  廖然被堵的一噎,低头,看到自家儿子正用湿漉漉的双眼看他,呜,儿子不要这么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