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夏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

  深深镶嵌在地板里的蛋壳不见了,那四个特工一样的家伙不见了,就连昏迷的肥婆也不见了,倒是小精灵抱着芭比娃娃在床上睡得正香。

  7点35分!

  拿起手机一看时间,今天无疑成了他上学以来的第一次迟到。

  看了一眼睡地很是香甜的小精灵,夏雷拿起电脑桌上的几本书,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向几百米外的成纪中学狂奔。

  幸好今天第一节上的是语文课,那个带着眼镜的老头目力不怎么样,夏雷趁着他转身的时候,从教室后门偷偷溜了进去。

  同桌的李健仁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压低了声音问:“你小子也会迟到?老实交代,是不是昨晚对着长泽雅美释放次数太多,导致蛋白质大量流失,身体虚弱睡过头了?”

  夏雷想死的心都有了,也没心思跟他说些没营养的话,总不能告诉他,长泽雅美连同宝贝电脑都报废了,家里多了个外星小美女吧?

  就连周海波那种人都不信,跟他一样的‘五等人’打死也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干笑了几声把李健仁应付过去,老师在上面说什么他压根就没听,一心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首先,这绝对不是做梦,确实有个从蛋里孵出来的袖珍美女。

  其次,那个特殊部门的调查还没结束,只不过暂时没摸着头绪,等蛋壳的成分被化验出来,更多的麻烦还等着自己。

  最后,主仆契约让他成了小美女的奴隶,对方一个不爽就用灵魂冲击对付他,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至于报废的电脑怎么办,房东肥婆是不是被杀人灭口了,怎么送小美女回家,这些事暂时也没空理会了。

  脑袋里一片混乱,想得越多越觉得自己倒霉,这鸟事怎么就摊到自己头上来了呢?

  不知不觉上午的课算是捱过去了,夏雷实在没心情上课,编了个谎话请假闪人。中午也没打算在学校吃饭,买了点面包、蛋糕、牛奶屁颠屁颠的往家里走去。

  他准备先跟小美女商量商量,能不能把主仆契约先给解除掉,这也是一大堆问题里他所唯一能做的。

  砰!

  打开房门之后,习惯性的一脚揣开。

  没等夏雷放出个屁来,两颗拇指大小的淡蓝色冰弹迎面飞来:“该死的!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难道不知道敲门么?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啵……

  冰弹很准确地命中夏雷的额头,其中一颗很巧合的落在昨晚被板砖碎片反弹,打破的那个小伤口上面。

  他痛呼地捂着脑袋蹲了下去,明显感到被冰弹打中的地方一阵火热,不一会工夫,两个硬硬的疙瘩冒了出来。被板砖砸破的伤口,也因为冰弹的袭击,刚结痂又重新裂开,鲜血顺着手指滴答在地上。

  剧痛让夏雷失去了理智,所谓的恐惧、委屈、愤怒、无奈一股脑爆发出来。

  狠狠地一脚把门踢关上之后,把手里提着的方便袋随手扔在桌子上,大吼着扑向笑的异常开心的小美女。

  “奶奶的,都他娘的欺负老子,老子是你生的啊?随便你打?”夏雷一个虎扑到了床上,笑得正欢的小美女失神间,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

  “你……你要干什么?”小美女明显有点害怕了。

  “你猜?”

  夏雷脑子里浮现出长泽雅美的容貌,如果手里的小美女能放大十倍,绝对比长泽雅美要漂亮一百倍。

  半尺高的小人儿做不了什么,不过总可以一饱眼福吧?顺便还可以过过手瘾不是?

  不要怪老子下流,是你丫太过分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嘴里胡乱嘀咕着乱七八糟的疯话,他一把把小美女身上那件,从芭比娃娃身上脱下的衣服撕开。在小美女哭天抢地的尖叫声中,一具完美无暇的身体清洁溜溜的出现在眼前。

  “我让你欺负我……我让你嚣张……”

  在不断被迫害下,抱着破罐子破摔心理的夏雷,牢牢抓住小美女的身体,另一只手在那如绸缎般光滑的身体上乱捏。

  小美女只会那么点可怜的魔法,力量差得要命,根本摆脱不了夏雷的魔爪。

  情急之下也忘了主仆契约的约束力,只能无助的拼命挣扎着,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来,跟先前的得意判若两人。

  刚开始还是以报复的心理这么做,过了一会,夏雷感到小腹一阵发热,某处竟然有了特殊反应。

  “放开我……呜……你这头肮脏的猪猡兽……”

  “该死的奴仆,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要碰那里……天啊!你这个混蛋,你不能……”

  夏雷可不管小美女的哀求,眼睛里全是绿油油地光芒,最深层次的欲望完全被发掘出来,怪笑道:“你还敢欺负我?现在老子要好好欺负你,嘎嘎……反正你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就算把你给那个了,也不算犯法吧?”

  小美女哭的梨花带雨,最终冒出一句话来:“求求你放过我,等我长大了再让你那样好不好?我才这么大一点……呜……”

  突然!

  夏雷脑袋里一个激灵,连忙松开手,心里不由的暗骂自己禽兽不如。

  是啊,才这么大一点的小姑娘,比婴儿还要小,难道自己真的要把她怎么样么?

  尽管从身材、智慧各方面看来,小美女都属于完全成熟的形态,但她毕竟是昨天刚孵化出来的,应该还算是婴儿阶段吧?

  他这刚一放手,小美女仿佛受惊的小猫一般,猛扇翅膀躲到了被子后面。

  好一会,她才从被子后面探出头来,整张小脸红地快滴出血来,又羞又气的说道:“你……你这样对我……”

  “没……我不是故意的!”

  夏雷连忙摇头,一边摆手道:“这不关我的事,是你先打我的,咱们俩正好扯平了。”

  小美女嘟着嘴巴,大滴大滴的眼泪又滚了下来,天知道她怎么有这么多眼泪?

  这一哭让某人再次慌了神,一个劲的道歉,甚至还学着电影里的情节,意思性的轻轻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很坚定地告诉她这是自己一时糊涂。

  “你已经这样对我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丈夫,等我长大了你要娶我。”小美女的话让夏雷处于失神状态三分钟。

  三分钟之后,他从绝对地震惊中醒来,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次可不管小美女怎么哭,丫的就的吃了秤砣铁了心,打死也不会答应这个无理要求。

  “为什么?你摸了我的身体,你就是我的丈夫!”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夏雷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面小镜子扔给她,怪笑道:“从昨天到今天你打过我四次,两次把我打昏过去,这种老婆谁敢要?好吧,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你照照镜子看一下自己再看看我,你还没我胳膊长,我娶你干什么?你能行使老婆的责任么?你能给我生孩子么?”

  /最新章节e上C●酷n匠@网=

  小美女把另一个芭比娃娃的衣服穿在身上,怒气冲冲地飞到夏雷面前,掐着腰大声喊道:“我还没长大,你这个比猪猡兽还愚蠢的丑八怪,难道你不知道我也会长大么?”

  “你该不是让我等你二十年,等你长大再娶你吧?你以为是拍电影啊?”

  “电影?什么是电影?”

  小美女楞了楞,摇头道:“不用二十年的,我又不是真的刚出生,只是……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很快就可以长大了。”

  听她这么一说,夏雷顿时来了兴趣,双眼一阵放光:“很快?那是多久?咱们打个商量,你先把主仆契约解除怎么样?既然让我娶你,哪有老婆对老公这样的?”

  小美女把手指放在嘴唇旁边,咬着手指皱着眉头,一副正在思考的小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

  夏雷哈喇子立马流了出来,心想:要是真的能长大,也不管她是不是人类了,长得这么漂亮把她给偷偷养在家里也不错,嘿嘿……

  “不行!”

  否定的答案让某人抓狂,不过小美女接下来的话,却让夏雷陷入无以复加的惊喜之中:“你说得也对,一个愚蠢、卑微、无知、下流的,比猪猡兽还要肮脏一万倍的东西,怎么有资格做我的丈夫呢?我现在实力还没有恢复,没有能力解除主仆契约,不过我可以教你魔法,让你有资格成为我的丈夫。”

  魔法?

  传说中的魔法?

  就算只是几个小火球、几个小冰弹,那也是超越了常人思维的东西,就凭这一手都能赚无数花花绿绿的钞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