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从朦朦胧胧中醒来,嘀咕着某个为日本电影事业贡献青春的女人的名字,揉着惺忪的睡眼睁开了眼睛。

  “啊!鬼啊!”

  他尖叫着从地上爬起,双手撑地一个劲的往后退。

  眼前,一个全身被臭袜子裹出,两只翅膀从撕开的小洞里伸出,正缓缓扇动着透明翅膀的美女悬浮在空中。

  不是做梦!

  从电脑连同长泽雅美的消魂声音被烧毁,到流星出现砸碎玻璃,然后发现一颗从天而降的蛋,乃至蛋里飞出跟魔幻电影里的精灵长得相似的……姑且叫她精灵吧,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一直退到那张古董破床边,条件反射的把床上耷拉了半边的被子扯下来,紧紧地抱着怀里很有规则的颤抖着,夏雷再次哆嗦着叫道:“别……别过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妈呀,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裹着臭袜子的精灵偏着脑袋,紧紧盯着夏雷,喃喃道:“我是谁?唔……该死的,你这个鼻涕虫一样的卑微生物,怎么会跟我签定主仆契约?”

  夏雷的神经渐渐恢复了一些。

  当他听到契约时,立马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想了自己的血滴在蛋壳上,他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一本魔幻小说。

  刚刚还吓得半死的心情烟消云散,他牛B烘烘的跳了起来,嘎嘎怪笑道:“主仆契约?天啊……发达了,把这小家伙卖给国家,一百万……不不不,一千万!一亿!哈哈……老子直接去日本找长泽雅美小宝贝,让她专门拍电影给我看……”

  “什么日本?长泽雅美又是谁?”小美女露出疑惑的神色。

  “咳咳……”

  夏雷扮演起主人的角色,一本正经地说道:“乖乖到我这里来,我是你的主人知道么?不许耍花样,OK?”

  嗤!

  三个蚕豆大小的火球凭空出现,小美女一张小脸顿时通红,透明的翅膀疯狂扇动着,尖叫道:“烈焰焚天!该死的鼻涕虫,敢对主人不敬,代表月亮惩罚你……咦!”

  小美女漂亮的脸蛋皱成了苦瓜,她看着面前悬浮的三个小火球,呐呐道:“火系神咒……天啊,我的火系神咒……怎么会这样?”

  夏雷再次被吓地没了魂,半天回过神来,一头扎进洗手间把泡着几双臭袜子,黑乎乎的半盆水浇了过去。

  可怜的小火球连挣扎的几乎都没有,就那么嗤地一声不见了,小美女顿时被淋成了落汤鸡,连身上的袜子都被冲了下来。初春的天气还有点凉,被这冷水一冲,她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小嘴唇也着哆嗦起来,不过最重要的是‘衣服’又没了。

  “呀!”

  那张茫然的小脸一片苍白,纤细的小手拼命捂着身体,尖叫道:“该死的奴仆,你死定了,灵魂冲击!”

  脸盆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夏雷发出比小美女凄厉百倍的惨叫。

  那一瞬间,他好象感觉到几万根钢针狠狠地**脑袋,那种痛苦根本不是任何人所能承受的。

  很好!

  他再次毫不犹豫的昏死过去,昏迷前他再次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做梦……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凉意从脑门上升起。

  夏雷甩了甩昏沉地脑袋醒来,他看到那个再次套上臭袜子的精灵,正抱着个空茶杯悬浮在他头顶上。

  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发现手里还沾着几片茶叶,夏雷一幅很平静的样子。

  简单回忆一遍整件事情的经过,再看着精灵小美女那双水灵灵充满疑惑的蓝色大眼睛,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

  同时,他还明白到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自己跟这个美女精灵之间,存在着所谓的主仆契约,可悲的是他充当着仆从的身份,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主人。

  这完全颠覆了他的思维,所有的电影、小说、神话传说到他这里都不灵了。

  “哎呦……”

  当他正准备接受现实,为下一步打算的时候,头皮传来钻心的剧痛。

  湿漉漉的头发正被不良小美女狠狠地抓住,拼了命的撕扯着,耳边传来尖利的叫声:“奴隶,告诉我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我到底是谁……”

  夏雷条件反射伸出手一抓,把裹着臭袜子的精灵牢牢抓在手里,所有的怒火疯狂地爆发了。

  攥住精灵美女放到面前,指着满地的碎玻璃,怒喝道:“谁他娘的是你的奴隶?都是你这个东西,老子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窗户破了,电脑烧了,地板烂了,床也坏了。你问我你是谁?老子怎么知道你是谁,你他娘的就是来跟老子讨债的妖怪!”

  吐沫星子喷了精灵满头满脸,小家伙瘪了瘪嘴,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夏雷,竟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那哭声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就像深闺怨妇般如泣如诉,又如杜鹃啼血般哀婉伤神。

  长这么大夏雷就没试过女生为自己哭,何况这么个虽然有点凶,但是相貌、身段无一不让人失魂的袖珍美女?

  他有点慌了神,连连说道:“姑奶奶,我求你别哭了行不?要不你别那么凶,别用那个什么主仆契约害我,咱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样?”

  “好。”

  哭声嘎然而止,小美女没有半点伤心的样子,好象刚刚伤心大哭的另有其人。

  在夏雷愕然的眼神中,她噼里啪啦的说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反正我以前很厉害,不过都给忘了……唔,我的神咒也不灵了,你说怎么办?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只要送我回去,我就解除主仆契约,还给你很多好东西,怎么样?”

  夏雷哑然地看着她,好一会才摇头苦笑:“你……你都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我怎么送你回去?那你的记忆会恢复么?”

  小美女用力的摇着头,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魔法,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可是……可是魔法都没用了……呀!卑微的家伙,拿开你的脏手!”

  被她这么突然大叫,夏雷差点没被吓死,这才发现右手正紧紧捏着她的身体,食指和中指好死不死在她的胸口上围了一圈。

  甚至于,他能感到那里相对其他地方突出了很多,拥有极其惊人的弹性。

  “灵魂冲……”

  “别啊!”

  夏雷另一只有立马捂着小美女的嘴,恶狠狠地瞪着她,威胁道:“是你破坏了我的生活,要是你敢再对我用那个什么灵魂冲击,老子就把袜子收回,让你没衣服穿,哼!”

  终于,某人被吓住了,用力的扭动着身体,一张小脸变成了红苹果,又羞又急地娇叱道:“不许用你的脏手碰我,你这个肮脏、下流、卑贱、龌龊、无耻的流氓,你就是一头没进化完全的猪猡兽,你……”

  “闭嘴!”

  再也忍受不了对方的碎碎念,夏雷随后把她扔到床上,一骨碌趴起来指着她叫道:“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不点,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么?就那么大一点点,老子想干嘛你也满足不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骂,我就打110叫警察过来,很多实验室会对你有兴趣。哇哈哈……外星生物,那些拿着手术刀的老头,会用锋利的刀片一点一点把你切开,然后放到显微镜底下慢慢研究!”

  刚刚还嚣张万分的精灵美女,听到他那血淋淋地声音,顿时没了底气嘤嘤抽泣起来。

  夏雷见威胁有了作用,指着洗手间哼哼道:“把我的袜子脱下来,把你臭烘烘的身体洗干净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数字显示为早上6点33分,离上课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时间。

  小美女苦着小脸看向他,低声说道:“我要衣服……该死的,这个东西太臭了,这里就像猪猡兽的窝一样又臭又脏,你……”

  “嗯?”

  夏雷瞪起了眼睛,小美女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一溜烟跑进了洗手间。

  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并不代表她很笨。

  很快,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没想到小美女没用人教,就学会了使用这个世界的热水器,倒是让夏雷有点吃惊。

  衣服……

  半尺高的袖珍美女,从哪弄她穿的衣服呢?总不能天天穿着剪开两个洞的袜子吧?

  想着想着,夏雷突然灵机一动,抓起钥匙关上门,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出了小区直奔不远处的精品店,花了58块大洋,在店员疑惑的眼神中买走两个芭比娃娃。

  离开精品店的时候,他还隐约听到女店员的嘀咕声:“男生买这个干什么?难道是变态么?”

  你才是变态,你全家都是变态!

  夏雷心里暗骂了一句,几分钟后回到了小区的出租房,刚从电梯里出来差点没被吓死…

  s{酷匠网首9#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