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坤大世界,亦陨界······大千世界中无数位面世界齐聚,北坤大世界则处于这大千世界中的核心地带,但因其神秘莫测,隐于时空之中,故不为人所知。但无数强者与英豪皆来自这神秘莫测的世界。

  北坤大世界中有七大大陆,而亦陨界则是其中之一,由上古人皇所掌管,供人族居住之地。其它六块大陆皆是各族所属祖地,分别位于北坤大世界的六个角落。

  亦陨界,白枫城······一名白衣男孩站在练武场上,一道道气流从他身边刮过,吹得白袍咧咧作响。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像泥沼一样,凝重而又黏稠。突然,一道凝练的气流冲破了这泥沼般的空气,重重的打在了白衣男孩身上,一道鲜红的血口顿时在白衣男孩身上显露出来,那凝练的气流也随之消散不见,白衣男孩眉头一皱,面色不太好看,双眸之中一股淡淡的忧愁随之透露出来。

  Wx最mc新q:章q节C上;u酷/匠A网

  “哎~~还是只坚持到了第三重气劲,这身体的素质也太差了。”白袍男孩道。

  “呵呵,没事的,辰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毕竟你现在的修为还没有达到一定水平,达到了第三重已经很了不起了。”一道苍老而又浑厚的声音在白袍男孩身后响起。

  这名白袍男孩正是决战于九辰大陆的绝世真帝,九幽神帝辰越!在那日大战之后,辰越选择自燃,以此来毁灭九辰大陆之中众帝皆夺的绝世功法《九辰玄极录》。

  因为在辰越得到这本绝世功法时才发现这本功法的实质根本不是功法,而是一本收录了上古所有大能武技、功法、感悟、阵法的手册,而且这本《九辰玄极录》中所讲述的修炼方法在他那个世界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所以得到它就相当于什么也没有得到,而且还让自己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人,并且还让自己被人追杀,九死一生。这也是为什么辰越在最后会选择自燃这种极端的方式。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自燃到神识近乎崩溃的时候,这本《九辰玄极录》突然散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包裹住了他的神识。当他再次醒来之时,便莫名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复生在这个白枫城中最为富有的辰家之中。

  白袍男孩迅速转过身,见到是一名身穿黑衣的老者站在身后,一脸凝重的脸色这才缓缓淡下。而在他出生时,他的父母都莫名的死去,是这名老者多年来辛苦的将他养大,并教授给他这个世界的语言,与这个世界的修炼法则。所以在辰越心目中,这位黑衣老者甚至比他的亲身父母还要重要!

  “辰老好!”白袍男孩面色恭敬道。“嗯,不必紧张,我刚才见你听到我声音时面色凝重,可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让你感到难堪了?”黑衣老者淡笑道。

  这种笑并没有任何的戏虐和不满在里面,有的却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与爱护。这种笑,也宁这位皱纹、白发都爬满了脸庞与头皮的老者更有一种亲切之感。

  “辰老说笑了,晚辈不敢,方才听到您的声音以为是辰图又来找麻烦所以才不得不慎重对待。”辰越一脸轻松道。因为这位辰老早年时期被人打伤后实力一直没有恢复。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一日不如一日。现在再让他参与他的这些事,更会让他承受更大的压力。这绝对不是辰越所希望看到的。

  “呵呵,没什么事的,有辰老在,他绝对不能欺负你。”辰老语气之中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威严,拥有着令四方臣服的霸气。但只有辰越心中才明白,辰老现在只是外强中干,只剩下了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不到的实力。

  “嗯。”辰越答道。因为辰越出身之时父母相继死亡,而且有天生的血纹缠身,被认定为不祥之人。甚至族中随便一位服侍都比他的地位高。同时辰家中的核心长老都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辰越还手,打伤了这些人,再被这些人添油加醋的告上几句,那么这些人就没事了,反之核心长老还会找辰越来赔礼道歉。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敢四五次挑衅辰越的原因。而辰越却对于这些行为没有任何的反应。“好了,越儿,昨日我教你的那些还记得到吗?”辰老淡淡道。

  “嗯,知道。”辰越恭敬道。

  “那好,说给我听听。”辰老面色顿时严肃起来,对于辰越修炼的方面,他是一点也不会马虎的。

  “好。昨天先讲的是武者修炼的境界从低到高分为:灵泉、雾月、紫阳、槃若、四象、结丹、元婴、生死、渡劫、飞升、大乘。然后是精神力的修炼境界:命海、渡灵、凝元、铸宫、化识。这些的每一个大境界中都分为五个小境界分别是:低品、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每一个小境界中又分为初入、小成、大成、圆满。”辰越缓缓道。因为是昨天所讲,以他那以前过目不忘的本领还是能一字不落的记下来的。“嗯,那你再说说,我辰家的形式分布是怎么样的?”辰老稍较满意地道。“这个分布排局先从我辰家开始,共有三个姓氏,分别是一主家两支家,其中主家实力最为强大,就是辰氏。两支家分别为谭氏和段氏。这两家以段氏为首,而段氏则是臣服于辰氏,这就是我辰家主貌。然后我辰家在白枫城中是四巨首之一。”辰越再一次道。

  “嗯,看来你下的功夫还可以。今天的提问就先到这吧。我在给你讲讲其余家族的形式。”辰老满意道,“白枫城中实力最为强大的并非是我辰家,而是最不起眼的枫家。枫家家主枫天凌已有槃若境低品圆满,再进一步则是槃若境下品初入,那时候我们辰家也拿他没有办法,但是由于这个形式,我们辰家也与另一家四巨首之一的宋家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枫家。这才令这白枫城中的天稍稍变换的缓慢一点。”“那另外的四巨首之一又是谁呢?”辰越问道。

  “另一家现在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一家到底去了哪里,也许是从这里离开了吧。”辰老面色不太自然道。“喔,那好吧。”辰越点点了点头道,因为他明白现在辰老不告诉他肯定是有他的用意,毕竟辰老是不会害他的。

  “还有一点是,你所了解的境界并不完整,后面的路至于怎么走,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就要看你自己了。”辰老淡淡道,随后右手一挥,道:“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好,辰老,慢走。”辰越恭敬的鞠了一个躬道。待到辰老离开后,辰越没有再一次面对那气流阵,而是盘腿坐下,消化着这一次谈话所给他带来的信息。毕竟现在这种状态也不适合再继续修炼,如再像刚开始那样修炼的话很有可能会将自己弄得伤上加伤,倒反而是得不偿失了。还不如自己静下心来将辰老告诉自己的这些信息梳理一下,这样才更能使自己在以后的修炼当中有着更为明确的目标。在辰越盘坐下来理顺这些繁琐的信息时,辰家的另一边······“咳咳。。。辰老,这孩子卡在灵泉境已经有三年多了,虽然他现在才十岁,以后的时间还很多,但一些像宋家、枫家的天才都已经有了紫阳境下品巅峰的修为了,辰越比起他们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啊。。。”一名身穿紫袍,头戴一顶白色的羽冠,面庞上有着一丝令人沉醉其中的男子忧心忡忡道。

  “哎,这孩子这些年都是这样拼命的修炼,但始终不见他的修为在灵泉境极品圆满有所突破。”辰老淡叹一声道,“佰奕,这真是天意弄人啊!”“那名四象境的强者曾经说过,辰越这孩子有可能一辈子就只能止步于这里了。但是,真是可惜了这样坚定地心性和那堪比妖孽的悟性啊!”那名被叫做佰奕的男子回答道。

  “哼,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孩子,我看得出来,绝非池中之物,有朝一日必定能够大方异彩,到那时各种所谓的天才都会被他踩在脚下!”辰老一脸的自信道。

  “希望吧。。。。”紫袍男子回答了一声后,便再无声响,辰老也没有在说什么,眼中的对于辰越的期望并没有任何的减少,二人望着即将天明的天际,仿佛其中闪过了什么,又隐入了天边的那一抹鱼肚白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