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辰大陆,天音山脉中······

  一名黑衣男子立于山巅之上,清风拂过,撩起他面前的缕缕发丝。一双黑色而又深沉的眼瞳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这双眼中仿佛有着摄人心魂的能力,但身边流露出的绝代真帝的霸气更宁得他妖美,清秀坚毅的脸庞上又时不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但这笑容中却充满了无奈、孤寂与凄凉。

  腰间的蓝色长剑发出一阵阵的剑鸣声。剑气激荡,在周身形成一道剑气的保护层。令得山峰上的风流无法靠近黑衣男子半寸。

  山峰的另一端,一群白衣武者拔剑先向,双方之间的气氛开始越发紧张起来,但白衣武者们却无人敢动,因为黑衣男子即使不把剑,他那真帝的气势也不是他们能够免疫的。黑衣男子双眸中闪过一道凛冽的白光,一道白色的剑气从对面的白衣武者中激荡而出,夹杂着淡淡地破空声斩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周身的剑气骤然大放,那道白色的剑气还未接触到黑衣男子周身激荡的剑气便直接被湮灭。黑衣男子双眼中闪过一道杀机,双手负于背后,淡淡道:“这么多天了,你们还不放弃,一直在本帝身旁试探,想让我露出破绽,既然你们这么想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们!”

  黑衣男子周身的剑气开始以他为中心旋转起来,一股凌厉的剑帝气息从黑衣男子身上散发而来。剑气激荡,天地中的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黑衣男子头顶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剑气上的锋芒开始不断地凝实,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

  白衣武者们心中大惊,黑衣男子还未发动攻击,先到达的剑意便使他们产生一种无力感,像是被一头凶猛的野兽从头到尾盯了个透彻,一种淡淡的寒意便从他们的心中散发出来。

  “辰越!你不要太过了,本主放过你再多活几天,不是让你在这里耀武扬威的,而是让你想清楚,到底交不交出《九辰玄极录》。如若再这样执迷不悟,那么就别怪本主手下不留情了。”一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道。

  “不必了,无尘,这么多天了,你追杀的也够了,既然还不放弃,那么,要战,就战吧!剑极九尘决,第一式,剑心通灵!”黑衣男子冷喝道。话音刚落,黑衣男子周身的剑气由外而内向中间聚拢,凝成了一柄通天巨剑,这柄巨剑通体黑色,一道道古老而又深奥的纹路铭刻在剑身之上,散发出一种大道之威,携带着一股惊天剑意斩向白衣男子。巨剑所到之处,空间都被划开一道道空间裂痕,可见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超过了这片空间所能承载的能力。

  “哼,既然你如此不识时务,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和你客气。山河剑法第六式,坤元开天!”白衣男子冷哼一声道。随后他四周的灵力开始了疯狂的凝聚,在其背后形成了一幅幅山川流水之境。仔细看来这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形成的山水,而是由天地中最为纯粹的灵力凝聚而成。

  “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刚领悟出来的杀招!这一式我还没有在决斗时使用过,你能逼得我使用此招,证明你已经拥有令我正视的实力,但仅仅是正视而已,如果你的实力只有这么一点,那么你是绝对不可能接的下我这一招的。”无尘一脸自傲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屑。

  无尘左手遥遥一指,身后的山河之中一只青色的巨手从中探出,携带着天地为之变色的恐怖威压一掌拍向黑色巨剑。砰——一道道剧烈的冲击波从碰撞中心散发出来,仔细看去,碰撞中心开始寸寸崩裂,恐怖的空间乱流之力在一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对抗之地。

  白衣武者们合力凝聚而成的灵力护罩在一息之间像消融的冰雪遇上了极热的炎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空间乱流之力猛烈地冲击在这群白衣武者身上,而大部分离爆炸中心比较近的白衣武者们还未发出一声惨叫,就被空间乱流之力湮灭。

  无尘看着这一切,内心中却是在滴血,这可是他一手建立的宗门中最为核心的力量,这一次为了争夺上古功法《九辰玄极录》,几乎倾尽所有,甚至教给了这些白衣武者他的不传秘诀《道衡阵法》,本来认为这次能够手到擒来,但却没想到就在他即将得到之时,半路杀出了个辰越与月黎两人,二人一人一剑直接将大阵击破,导致无尘被反噬,功法被夺,但就在辰越两人离开禁制之时,触发了死亡禁制,月黎为了让辰越活下来,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强行将禁制打开了一个缺口,将辰越送了出去。

  6}酷g匠23网$)首发w

  辰越也为此在内心中留下了一道极深的阴影,导致本将进阶玄皇的征兆直接消失而且真帝极品圆满境界的修为直接掉到了真帝下品初入的境界,这发生的一切又让无尘看到了希望,一直追击辰越妄图想让他将《九辰玄极录》交出来,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辰越虽然掉了境界但战力却只比以前低了五层左右,但无尘依旧不死心,毕竟自己还有着一些底牌在,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此次争夺中损失了近五分之一左右的核心力量,这不得不使他内心抽搐。

  “呵呵呵······很好,看来你有令我出绝招的权利了。这一招,是我苦心侵染多年的绝学之一,你若是能接下,这本《九辰玄极录》我不要也罢。”无尘面色凝重道。“尽管出招便是。”辰越也不多说,内心中的愧疚之情以令他的境界有所下跌,同时心境的不圆满,也导致了他意境的缺陷,总的来看,他实际的实力最多有他全盛时期的一成左右。

  而且这种内疚之情还在不断影响着他,意境的感悟也下跌的越来越快,长时间的战斗更不利于他现在的情况。无尘左手之中缓缓凝聚出一柄暗紫色的战刀,战刀上一道道玄奥的纹路纵横交错,勾勒出一道暗紫色的龙纹,四周的灵力开始向着无尘体内涌入,刹那间暗紫色战刀上光芒大放,在无尘背后形成了一弯暗紫色的银月,四周的空间像被封锁似的,黑暗笼罩一切。

  辰越左手握住剑鞘,右手已然搭在了剑柄之上,整个人的气势如锋芒毕露的宝剑一般,斩断荆棘,斩断一切!四周的剑气之中都生出了一丝金色的锋芒,威力更是大增。“紫月断尘斩!”“剑极九尘决,第八式,剑斩星辰!”紫色的刀气夹杂着黑色的裂纹斩向辰越,辰越手中的剑就在这时出鞘,一道白芒闪过,明亮的剑光令无尘不得不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传来了一阵刺痛感,大量的鲜血正向外涌出。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九幽神帝辰越最擅长的并不是精神力而是那在旁人看来最为弱势的剑术。我无尘也死而瞑目了。”无尘闭上双眼,感受着体内生命力的流逝,大笑道。像他这一修为境界的人,平常断胳膊少腿,大量出血并不能造成致命的威胁,但辰越刚才的一剑却是直接将他的本命之源斩碎,虽有通天之能,但也无力回天。辰越单膝跪在山峰上,体内的血液正大量的向外涌出,刚才的那一剑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现在所能达到的威力,所以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燃烧生命之源。生命之源一旦开始燃烧中途便不可能再停下来。

  随着生命力的流逝,辰越脑海中闪过九辰玄极录的一些修炼功法,辰越看了看那些的修炼方式,脸色顿时一变,整个面部表情都因愤怒而扭曲起来!

  “哈哈哈!!!为了一本破功法,我失去了自己最在意的人!为了一本破功法,我被人整整追杀了三天!为了一本破功法,天也要亡我!既然如此那我就和它一同毁灭!”辰越内心疯狂道。

  辰越聚全身真气,以自身肉体为导线,自我引燃。整个人都冒出了蓝色的火焰,将方圆十里天地之中的灵力全部引燃!

  整个天音山脉都化作一片漆黑的焦土。一道金色的光在这片炭化的土地上一闪而过,悄然融入天际······

  金色的光芒之中,一道淡淡的灵魂体存在在其中,光芒划开虚空,一隐而入。这究竟是机遇还是葬送,一切都还是未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圣辰玄越说:

新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