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的冬天,萧瑟而寂寥。

  清晨,薄薄的雾霭笼罩着城中的建筑,隐约可以看到建筑宏大的气势。

  城中央的城主府的仪事堂中,北城家主北影山面色凝重手上握着一张米黄色的帛书,他五指成爪,手臂上的青筋暴起,眼底含怒。仔细看去,那帛书上隐隐露出一角似乎写着“纳”“妾”之类的字样。

  “柳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北影山锐利的眼眸扫向坐在客座上正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的人,严声道。

  “北影家主,我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来拜访拜访你,”柳杨山眯着眼睛笑的跟狐狸一样贪婪道“哼,柳家主此话怕是严重了,柳家主的儿子现在乃杨城城主女儿的姑爷,我这没落的北影家可承担不起柳家主的拜访”北影山狠狠的看着柳杨山讥讽道“你,唉,北影家主,我今日当真是来拜访的,不要误会了”柳杨山眼睛笑的跟狐狸一样,面上却一脸无奈的对北影山道“哼,谁要你来拜访了,你这见利忘义的老狐狸,有见过带着改妻为妾的帛书来拜访的吗?”北影山见柳杨山那虚伪的嘴脸便不屑道,这只老狐狸就装。

  “北影山,别给脸不要脸,我带着帛书来拜访己经是好的了,让你的孙女做妾,那也是风儿苦苦哀求我才念在他们俩是青梅竹马早有婚约的份上同意的,不然就算做妾我也不会给北影无歌这个机会”柳杨山见北影山脸上的不屑索性也不装道。

  “啪,柳杨山,如果不是你和你儿子柳白风妄图攀附杨城,就别在我面前嚣张,别忘了你当年你和你儿子是怎样跪下求我定亲的”北影山一掌拍在桌上,震碎了脚下的地面柳杨山面色一沉,想起当年的事,心中颇为不爽道:“柳杨山,你还好意思说,那北影无歌明明是个男人,你却将她和我家风儿定亲,你安的什么心,难道想我柳家断烟火吗?”

  “你,当初你和你儿子来求亲之时,我便跟你说了无歌是男人的,还问过你是否原意,你当时自己同意的。”北影山气极道“好啊,你个老匹夫,你什么时候说过”柳杨山面更沉道,如果不是他安排在北影家的暗卫,怕是到风儿娶了后才知道,想想到时就丢脸。

  “我当初说‘无歌是个带把的,难道你们也要娶吗?’是你和你儿子说要的。”北影山锐利的眼睛看向柳杨山道,柳杨山怎么知道无歌是男的,怕是安插的人看到了无离那臭小子“你,北影山,我管你当时怎么说的,相信你看到我在这里,不知道风儿去了那里吧”柳杨山想自己当年在北影家来求到了亲时正高兴呢,那里会听你在说什么,不过想到风儿应该成功了,就似有似无的向北影山道北影山一愣,随即脸色一白,脚下风旋飞转,顿时消失在议事厅,向后院赶去。

  北影家后院一道黑影闪过,飞快的进入了一间房间里,在关门时还向四周看了一圈才关门。

  “少主,你可算回来了”背后突然响起一道急急的声音“唉哟卧槽,北潇啊!你突然出声想吓死我啊”北影无歌栓门栓的手似被吓到样一抖,转身拍了拍胸脯道“少主,你怎么可能会被吓到,不过我来找你是有事情啊……”北潇的嘴角一抽道你相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会被吓到吗,但想到什么有急急道“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北潇啊,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告诉他我不是貌丑废材一枚啊”北影无歌似乎想到什么,双颊一红,可那从眼睛到鼻子之处有一块鸡血红的斑点,在加上她墨发垂直,周围的一些头发轻轻漂杨,让他看起来异常恐怖。

  是否是时候告诉他,她并非颜面生斑丑陋无盐,而是修炼归元功所致,现如今已到六层圆满,只待突破七层就能凝聚天眼,恢复容貌?

  是否是时候告诉他,她,就是玄机城神秘的少主。

  北潇一看北影无歌少女含春一般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想到了柳少爷,可是今天柳少爷是来……

  “少主……”

  这时,如有微风掠过镜湖,一圈圈的涟漪带着风,卷来如春的暖意。窗口处不知何时已经站定了一个人影。

  柳白风负手逆光而立,阳光在他身周镀上一层金色的毫光,衬得他宛如黄金战神。细碎的光纹从他高高的发髻上掠过,直射进她的心底,有一股暖流喷涌而出。

  *酷D9匠Y)网ci永(W久免k费CQ看:小J说:

  “白风,你来了!”北影无歌惊喜地抬头。

  这个男人,给了她温暖,让她爱上了这个给她邻家哥哥般温暖的男人。

  相识十年,相爱八年,她也瞒了他十年,今天也该到了坦诚布公的时候了。

  “白风,我有话对你说。其实我是……”

  “无歌,做我的妾吧!”柳白风语气清淡的就像波澜不惊的湖面。

  “你说什么?”北影无歌的瞳孔不可置信的一缩。

  柳白风走过来,面容憔悴了许多,看着北影无歌,眉眼中满含悲伤,道:“无歌,你该知道的。我是柳家独子,我的妻只能是天赋出众之人,而你……若是七岁那年你未曾遭逢大病就好了。现在我也不用被爹逼着去娶柳城城主之女杨雅雅,在说你是一个男人……唉,到底是天意弄人!”他顿了一下,“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苦苦哀求父亲让他准我纳你为妾,到时可能会委屈了你,但我们还是可以长相厮守的,我不在意你是否是男人。”

  柳白风絮絮叨叨地说着,北影无歌的心却一点点冰冷下来。

  杨城与北城同为大家族之城,可北影山为人刚直不屑溜须拍马曲意逢迎,而杨城城主杨天阴却极善此法。杨城这几年更是因此后来居上,一路赶超北城,甚至有吞并兼容的想法。柳家与这些人勾结,真是置他们北影家生死存亡于不顾!

  而那杨雅雅,确实是倾国倾城,举世无双,年芳十六便已到达八寸内劲巅峰,也是当今世上天赋异禀之人,可在她面前算不上什么。

  让她为妾?还不在意她是男人,谁说他是男人了十年!十年!难道十年情意就这么脆弱得敌不过家族利益么?

  北影无歌冷笑起来,她突然觉得过去的十年里她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眼前这个男人。

  这时,北影山狂怒的声音如同雷霆劈斩下来:“柳家还真是欺人太甚,居然趁我不备欺辱我孙女!”

  “北影爷爷,我是真心对无歌的。”柳白风神色压抑。

  “真心?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北影山将手中的米黄布帛扔到柳白风脸上,“不过跟你那不要脸的父亲一样卑鄙无耻!当年无歌天资绝纵容颜未改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求着我把她嫁给你的?呸!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子当年真是瞎了眼了!纵然你柳白风如今是九寸内劲那又怎样,你相不相信老子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

  柳白风温润的脸终于破功似得抽动了两下,“北影爷爷,我敬你是前辈叫一声爷爷,是看在你还是北城城主的份上,只是不知道你这城主还能做到几时?”

  “你管我还能做几时,到是现在你必须向我家无歌赔礼道歉”北影山那暴脾气大声道“爷爷,何必那么麻烦?”北影无歌心头一暖,转身打开床头隔层,取出一枚白玉玲珑相思扣,霹雳般甩向柳白风,“这是你家的订婚信物,现在还给你!娶我为妾?还不在意我是男人,呵,友情提示你还是别。因为我怕我半夜梦游会一个控制不住地切、了、你。”

  北影无歌目光灼灼地看向柳白风。这个曾经如春风一般和煦纯净的少年,不知何时开始,已在她看不见的角落被时间被世俗被他人染上了颜色,再不是那一个她熟知认识的恋人,再不能给她想要的温暖依靠。

  原来,爱情是这么脆弱。

  脆弱得就像一片薄冰。

  你爱惜地将它捧在掌心,最后只能得到一摊透心凉的水。

  柳白风将那相思扣紧紧攥入掌心,碎裂的纹路延展出尖细的玉渣,刺在他的掌心,却有一股寒意涌入心底。

  这一刻,他心底里那些“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之类的言论通通都变得那么肮脏不堪。

  可是,这个肮脏的世界本身就不允许有纯净的存在,在说北影无歌还是个男人,他没有什么好愧疚,好留恋的。

  他默然转身。

  一瞬,永别。

  不远处,柳杨山含笑等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妖艳彼岸说:

我是新手,写的不好不要介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