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宁义看向桌上那一个锦盒,想了想,拿过桌上的笔和纸,写了一些东西在上面,递给了宁浮曦。

  “母亲,这些东西你派人去买一下,我估计在这镇子上不会有卖的,去附近打一点的城市看一看,那李家家主给我送了这么好的礼物,我怎么能不感谢他呢?”柳宁义稚嫩的脸庞露出了阴笑。

  宁浮曦接过纸看了看,发现都是一些较为常见的二阶灵药,便疑问道:“义儿,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呵呵,母亲大人别忘了,我的某一世可是天下尊称药圣,虽然现在我没有那时的修为,单毕竟我的记忆还在,只要我的修为达到,天下有那种灵丹妙药是我不能制作的。至于这些东西,当然是要用来净化灵魂草,这东西刚好适合母亲和父亲你们用来凝实灵魂。”柳宁义说完,站了起来这一瞬间,宁浮曦仿佛看到了昔日药圣对于天下灵药之道无比精通的自信。

  “那我现在便去,义儿你在房间待好。”宁浮曦拿着纸就出去了。

  柳宁义重新做回床上,继续想着事情:“这《九世轮回决》不可谓不妙啊,八世转生,却保留记忆,整整七十二万年的经历,八次成圣,为的是让我能够突破圣境,晋入到那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十方境,以前总以为到了圣境就已经是无敌境界,哪想,这七十二万年的修炼,只是个铺垫,到那十方境,才算是圆满,而且,必须要在八十一万年之前达到,前世凭借我的经验和积累,也是花了万年才达到圣境,这十方境界,却只给我了就万年的时间,听似很长,唉。谁人不知武道一途的漫漫。”

  “八世,我从八个视角看透了这个世界,虽然我修为只得太一境,但是吾心,却是到达了至高境界,这一世,除了《九世轮回决》以外,我不会再去修炼任何一本别人的功法,吾将自创功法,名曰《八极轮回眼》。

  柳宁义再次闭上了眼睛。默默感悟着这八世的体验,在蛮荒大陆为求生的挣扎;为大陆所有儒生而以死壮志;创立王朝,君临天下;为了众生,吾命休矣;为了一己红颜,怒杀天下人。这一刻,柳宁义猛然睁开眼睛,整个眼睛变成了漩涡状,任何人一看,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不得自拔。柳宁义的气势也随之攀升,时而浩荡,时而威严,时而恐怖。。

  “义儿,你。没事吧?”一阵声音传来。柳宁义的异变顿时消失,眼球也恢复成那湛蓝的颜色。

  “哦,是父亲啊,我没事,不必担心。”

  “能不担心吗?你知道你已经保持这个奇怪的状态八天了,我们知道你是在练功,但是从根本上说你还是个婴儿,八天不吃不喝,我们担心你会出了什么问题。”柳德长说道。

  柳宁义这才发现,宁浮曦的眼神中透露着焦急,自己八天不吃不喝,宁浮曦似乎也是如此,憔悴了不少。柳宁义低下头,眼中闪过一阵感动,低声说道:“母亲母亲,您们不必如此,这一次,孩儿错了,以后不会再让二老担心了。”说完,柳宁义跳起来,保抱住了宁浮曦。

  “傻孩子,你是我儿,让我如何不担心,哪有母亲不关系自己的儿子。”宁浮曦拍拍柳宁义,安慰道。

  “曦,你先吃饭吧。”柳德长说道。

  “恩。”宁浮曦放下柳宁义,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递给了柳宁义,便是八日前柳宁义要买的灵药。

  “有劳母亲了。”柳宁义结果包裹,直接拆开,看了看包裹中的几味灵药,随机便打开了那个装有凝魂草的锦盒,一阵浓郁的清香随即散发出来,柳宁义赶紧结手印,低喝道;“灵药牵引术——融”包裹中的药草一一飞起,环绕在凝魂草四周,随着柳宁义不断变化的手势,这些药草神奇般的融入凝魂草当中,待到最后一颗灵药融合之后,凝魂草浓郁的香气顿时一变,化为清香。柳宁义闻着这一股清香的味道,大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回床边,气喘吁吁说道:“好了,净化完成,这可凝魂草就放在您们二老的房间吧,这东西讲究持久性,二老要经常闻这味道。灵魂的变化,便能感受得到。

  柳德长微微一笑,不再多说,和宁浮曦一起,就地盘膝,感受着凝魂草的神奇。

  次日清晨,公鸡鸣叫声划过天际后,只见在后院,一个娇小的身躯,拿着一柄细长的小剑,在缓缓律动,随着朝阳的升起,律动的剑光似乎变得充满活力一般,并且充满了阳刚,那小小的身躯,仿佛有了刺穿穹宇的感觉。他的周围,早就已经站满了人,无一不在惊叹。

  “小少爷真是妖孽也,才一个月大,居然学会舞剑,而且,他的剑法,我们居然看不懂,真乃天才啊。镇长这一次,可是真的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将来必成大器。”这些仆人一一讨论道。

  一个人影看了柳宁义后,从人群中退去。。

  待到柳宁义剑落,他才发现周围围观的众人,不由愣一了下,苦笑一笑,看来是高调了点。

  李家,议事厅。

  “你说什么!那婴儿会舞剑,而且那剑术你们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你确定?”李家家主大为惊讶。

  “晓得不敢,此乃我亲眼所见,整个镇长府中的人,几乎都看到了,老爷您不信可以派人打听一下,此事我可不敢作假。”那人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

  李家家主听了以后,来回踱步,思索着什么。片刻后,李家家主吩咐道:“好了,起来吧,你继续去柳德长哪里打听消息,有任何情况,务必第一时间向我汇报,去吧。”李家家主挥了挥手,那人赶紧怕起来,跑了出去。

  “一个月,居然会舞剑,本来打算为你柳家留点后的,但是我却不得不杀了你儿啊,柳德长啊柳德长,要怪,就怪你儿子有如此天赋吧。”

  “啪”李家家主谈了一个响指,几道黑影立即出现在他身后,“你们乃是我李家的秘密力量,本来不打算出动你们,但是现在出现了那柳宁义,我就不得不提前翻出底牌了,一队,三队,你们二人带上你们所有人,在明天之前,我要看到柳宁义的尸体出现在我面前。”

  “是!”两道黑影随机没入黑暗中。

  “二队,四队,五队,你们三人准备一下,后天凌晨,我们直接杀入镇长府。”李家家主说道。

  酷$S匠网首发

  “我等遵命!”三个黑影想李家家主一鞠躬,也消失了。

  “呵呵,柳德长,你这镇长的位置,是该换人了。”

  镇长府。

  午饭时间,柳德长一家坐在饭桌前,吃着午饭。

  柳宁义扒了一口饭吃掉后说道:“父亲,母亲,我感觉今晚那人会有行动。”

  “义儿,你是说。”

  “二老以为我今天清晨练剑是不小心才被那么多人看到的么?柳家中肯定有卧底,今早我是刻意为之,让人看到,我猜,那卧底已经将这事情告诉那人了吧,而且,还有那凝魂草,那人一定认为凝魂草已经开始起作用,父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堪忧。在三天内,他一定会有动作,因为,他等不及了。我想,在这几天,请父亲和母亲演一场戏。让那人绝望的戏。”柳宁义微微一笑,说道。

  柳德长和宁浮曦思索了一会,也露出了微笑。

  “那义儿,我们如何演戏?”柳德长问道。

  柳宁义对着两人说道:“我们如此如此。。”

  听完柳宁义的话后,柳德长大笑一声:“哈哈,小子,想不到你这人小鬼大。这是坑死人的节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