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夫人生了,是个公子。”一阵女声传来。

  早在门口等待的高德镇镇长柳德长听闻,一个箭步就冲入了房中。接生婆早就将刚生下来的孩子抱着,亲手送到柳德长手中,柳德长颤抖着双手,慢慢抚摸着初生婴儿的小脸,甚是感慨。

  没人听到婴儿低声喃喃了一句:“第九世了,真期待呢。”

  镇长夫人宁浮曦怀胎自三年前怀胎,待到第十个月时,本是羊水已破,在待产的边际,这时候忽然天降金色神符,复杂的符文贴在宁浮曦的肚腩上,顿时金色的光芒就笼罩了宁浮曦,半响后,金光消散,宁浮曦痛苦的表情消失了,可是孩子依然没有生出来,宁浮曦则是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那隆起的肚腩,镇长询问情况后,及时封锁了消息,放出夫人产出死婴的假消息,并且为这个“死婴”办了丧葬。持续了七天。

  直到今天,真正的婴儿才得以出生,柳德长看着怀中的孩子,表情及其的复杂,有自豪,有担忧。

  “恭喜镇长大人,喜得一子,看着小公子,刚生下来既不哭,也不闹,甚是让人安心,将来一定会给镇长一家争光添彩的。”接生婆恭敬说道。

  众人一看,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普通孩子出生就是不停的大哭,可是.这个孩子,明亮的蓝色瞳孔在四处打量着,显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好了,大家出去吧,夫人需要休息下。我陪他一会。”镇长发话道。

  众人听后,纷纷离去,只留下了柳德长一人。

  这时,本应该让人欢喜的一幕,却变成了惊悚,柳德长怀里的婴儿直接开口道:“爸爸,妈妈,谢谢你们了。”说着,还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柳德长手一颤,差点将婴儿丢在地上。试想一下,刚出生不满一个时辰的婴儿救回说话,而且说的十分流利,表情也十分到位。纵然柳德长和宁浮曦三年前就隐约知道这个婴儿很特殊,但是现在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两老也不禁有些接受不了。

  特别是宁浮曦,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复杂的看着柳德长怀中的婴儿。

  婴儿看了看二老,用稚嫩的小手摸了摸下巴,奶声奶气的说道:“父亲,母亲,你们不必于此,想必关于我,在三年前,你们就有一些认识,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我之前是个孤儿,不知道什么原因,父母都离我而去,直到这一世.我想,做一次为人儿女的感觉,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现在我面前有了一个机会,我不会再让他流失!”婴儿说着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柳德长抱这婴儿,轻声安慰道:“上天既然这样安排,便是天意,不管你曾经如何,你现在是我夫人所生,便是我柳德长的儿子,虽然我只是个镇长,但是无论多少风雨出现在你们面前,我会竭尽一切的去保护你们,身为男人,就要扛起一家的责任。”

  柳德长接着说:“我这一生不求名利,从未巴结过谁,更不会做一些害人害己的事情,我希望你在做人这方面,也是这样吧。所以,我给你命名为柳宁义。”

  婴儿点了点头,独自喃喃:“柳宁义,柳宁义..”

  柳德长将柳宁义放在宁浮曦的枕边,摸了摸你浮曦的长发,安慰了声夫人辛苦了,你且休息吧,我去给你熬点汤汁,补补身子。

  最(u新章G0节上tm酷H√匠网Vz

  说完便走出了你浮曦的闺房,宁浮曦抱起柳宁义,柳宁义也打量着她的母亲。

  “义儿,你可知道,为母这几年,是多么想见到你么。自从三年前,那一天我羊水已破,我那孩儿在即将出生时,我在脑海中听到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告诉我,我那孩儿,已经夭折,如若不是你也在那时降生在我肚中,我真的不知道,还未见到孩子已经失去了他,我会发生什么,幸好有你。让我有了为人母的感觉,我这三年,不敢用重力,不敢随意走动,不敢乱吃东西。我真的怕再失去你。还好.苍天有眼,你出生了,你知道么,在你出生的时候,我感到的不是万分的痛楚,是无比的激动,我和德长已经三十,终于有了你。让我怎么能不高兴。”宁浮曦说着,抱着柳宁义哭了起来,没人能够知道在怀胎的感受,在婴儿即将降生的那一瞬间,她是什么感受,但是这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出现。

  一个月后,镇长为庆祝儿子满月,在大厅中大摆宴席,邀请了众多镇中名流。

  晚宴上,平时不苟言笑的柳德长开怀大笑,手中一杯杯白酒下肚,甚是欢喜。

  “恭喜镇长喜得一子,李家在此谢过,人生一途命运多舛,我看镇长家小公子面相红润,定有大气运,日后必成大气。”一个中年男子从府外走进来,想柳德长说道。

  “哦,原来是李家族长李兄啊,借你吉言,相信我儿定成大器。”令德唱也抱拳回应道。

  “一个月前,我就听闻镇长公子降世,我便令人四处寻找贺礼,终于在昨天,找到一株凝魂草,今日就送给镇长大人。”李家家主拿出一个锦盒,递给了柳德长。随后找了一个空座,就此入席。

  周围的人则在讨论:“凝魂草啊,四阶灵药啊,传说价值千金,普通人一闻到它的味道,就会忍不住的灵魂脱壳,被扯入其中,但是给武者使用,就有加强灵魂力量的作用,想不到今日李家家主竟然送出这等重礼。看来镇长大人的修为,又要精进不少。”

  柳德长听完后更加开心,敬了李家家主一杯又一杯酒,表示感谢。

  宴席结束在深夜,柳德长跨着虚浮的步伐,走进了宁浮曦的屋中,他拿出锦盒,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拆开,顿时,一股清香的味道从锦盒中蔓延而出,柳德长和宁浮曦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灵魂似乎被洗涤了一番。柳宁义凑近过来看到,锦盒内装着一株银色的小草,散发出点点稀薄的雾气,就是这些雾气,让人感觉沁人心脾,无比的爽快,但是柳宁义则是感觉这种味道,有些许不对,这种凝魂草他是知道的,味道应该是清香淡雅,而不是清香浓厚。

  柳宁义皱着那小小的眉头说道:“父亲,母亲,你们先不要闻着股味道,这里面绝对有鬼。”

  说着,用小手将锦盒盖起来。

  柳德长在这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当即说道:“当真有问题?”

  柳宁义诧异道:“难道父亲也发现了这凝魂草中的不对之处?”

  “这凝魂草,我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早在四年前我就察觉了有些不对,本来以我和你母亲的身体状况,是不应该这么晚才怀孕的,况且,从四年前起,我就发现我体内的玄气一点一点的消失,虽然不快,但是以我的修为,只要五年,我的修为就会完全的消失,幸好我在早些年闯荡江湖的时候发现一本秘籍,这才及时制止了玄气的消散,但是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包括你的母亲,我在平常也将功力内敛,让人感觉不到我的功力所在,现在你既然发现了异常之处,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认为我的玄气已经快要消散,所以借这凝魂草,来试探我到底有没有修为,哼,真是用心良苦啊。”

  “父亲莫急,既然我们知道了,有人会对你动手,肯定是有目的,我想,在所有可能性中,他是是为了这镇长之位,因为我们家除了这镇长位置意外,就没有什么值得他们花几年时间和重金来这样做了,所以,动手之人,就是镇中和我柳家实力相差无几的家族。”柳宁义分析道。

  “恩,说的有道理,我会注意的,看来,我也要做出反击了。”此时此刻,柳德长和宁浮曦似乎没有将柳宁义当做只有一个月大的婴儿来看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