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顾曦最害怕的是蛇!

  所以现在她只能死死的抓着沈忆的衣角,害怕得全身发抖!

  天色渐渐变暗,顾曦就越是害怕。

  沈忆见她这么紧张,也只能抓着她的手,给她点安慰。

  “天要黑了,我们得找个空旷的地方生火,不然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有很多危险。”沈忆看着周围的树木,再看越来越暗的天空,想着该这么解决。

  “恩,我们现在就去,在路上还可以捡一些木材。”尽管很害怕,但是顾曦还是保持着该有的冷静。

  临危不惧,这是顾家族血统里所具备的东西!

  两人走了一路,在路上捡到了很多木材,终于在天完全变黑之前看到了一块比较大一点的空地。

  沈忆走在顾曦的前面为她开路,两人的双手抱着捡到的木材,一步一步,终于来到了那片空地。

  在沈忆把柴火点燃的那一刻,顾曦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整个人疲惫的靠在一旁的树木上,让人看着就心疼。

  “你怎么会生火?”顾曦一脸疲惫的看着处在烟雾中的男生。

  “我父亲是当兵的,小时候总是带我和大哥出去野营,野外生火就是我父亲交给我的第一个野外生存技能。”沈忆有些自豪的说道。

  注视着坐在火堆旁不断地往火堆里加木材的男生,顾曦觉得累极了,今天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最害怕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这让她觉得自己非常非常的渺小,所以她不知不觉靠在树下睡着了。

  当沈忆后知后觉顾曦好久都没有出声时,才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也能睡过去,看来她一定是累坏了,沈忆看着女生熟睡的面庞,心疼的叹了口气。

  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生的身上,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眼神变得异常的怜爱。

  睡着的女生不知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眉头突然紧紧地皱起来,沈忆见她这样舍不得把她叫醒,只能贴心的抚平她的眉头。

  眼见天已经完全变黑了,沈忆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想着等下女生醒过来也要饿了,还好刚才在路上抓到了一只受伤的白兔,现在正好可以拿来烤。

  在沈忆烤好兔子之后,顾曦还没有醒。

  看见顾曦就要往旁边的地面上倒去,沈忆飞快的跑到她身边,及时的扶住了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往自己身上靠,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上。

  因为现在是在森林里,很不安全,沈忆觉得两个人不能一起都睡着了,所以,他只能闻着女孩身上特有的香味,稍稍的休息。

  撇着头,注视着靠在自己肩上的小脑袋,沈忆伸出手,扶上女生的脸,爱怜的抚摸着,目光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可是,她看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顾曦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了沈忆的身上,她有些羞赧。

  “你醒了。”沈忆觉得肩头的重量一空,也知道顾曦醒过来了。

  “恩,我一定睡很久了吧。”顾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没事。你的肚子应该饿了,先来吃点东西吧。”说着就把刚才烤好的兔子递给她。

  “恩,好的,谢谢。”顾曦在男生递过来的一大只兔子中从上面撕了一块肉。

  两人挨着坐在一起,一起吃着东西。

  “还好今天遇上了这只兔子,不然我们今晚肯定要饿死在这里了。”顾曦嘴里还塞着兔肉,含糊的说着话。

  “是啊,好真是幸运。”沈忆看着女生可爱的样子,心里面也是很开心。

  “不过你的手艺真好,烤的真美味!”顾曦在吃的同时,还不忘赞美一下身边的男生。

  ”还好,这些都是我父亲教我的。“听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赞美自己,沈忆心里更是美滋滋的,虽然环境并不是很好。

  “你父亲真厉害。”顾曦还是挺羡慕沈忆有这样的父亲。

  “你父亲呢?他没有教你一些东西吗?”沈忆忍不住想知道有关于她的事。

  “他啊,很少教我。”想到自己的父亲,顾曦就忍不住想笑,因为他总是把她宠爱得紧紧的,比母亲还要紧。

  所以每次母亲都会吃她的醋。

  “他不关心你吗?”不明状况的沈忆以为她的父亲对她不好,况且她和他说过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

  “他很关心我。”顾曦见男生误解了她的意思,急忙摇头,表示不是这样的。

  “那为什么你一个人自己在外边住?”这是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她现在才高三,十八岁。

  “因为任性从家里跑出来。”女生一脸认真的看着男生回答到,眼里带着一丝丝得意。

  “离家出走?那你家人不管你吗?”沈忆觉得好震惊,虽然他过了十八岁就搬到自己的别墅去住了,但是在很大程度上,他是没有办法脱离家里人的,他还没做过离家出走这种事呢。

  “刚开始的时候被他们抓回去了好多次,但是后面我有逃出来了,他们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任由我在外面了。”她像是在开玩笑的说着一件和自己没有无关的事,但是在沈忆听来并不是这样。

  突然很心疼她,也为她的勇敢而骄傲。

  “为什么要逃出来?在家里不好吗?”这是他最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既然家人这么关心她,那为什么她还想要逃离?

  她,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因为想要自由。”顾曦突然站起来,张开双臂,抬着头向着无边无际的黑夜,可是眼里却散发着烁烁星光。

  沈忆知道,那是一种向往,对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渴望。

  “在家里就没有自由了吗?”如果她有宠爱她的家人,那么,他们应该会给她自由。

  “有,但是那不是我想要的。看似你可以做任何事,实际上那只是所有人配合你扮演的一出精彩的故事,而我想要的,是最真实的,不是虚幻的。”是啊,在家里,她是被宠爱的小公主,全世界都在围着她转,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们最怕的不是她的无理取闹,而是她的伤心难过。

  ,酷匠-O网正版首发,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