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2)

  他如同做错了事情一样地提着那袋子转身出来,逃也似的离开那店铺,在拐弯处,他又回头望了一眼,惊奇的是,那姑娘正站在门口看着他呢!林西平愈来愈兴奋起来了,胸腔里的那颗心似乎要跳出来似的,两条腿不分方向的乱叉,脚也忘记了下面是崎岖的山路,竟给一块凸石绊住,踉跄了几步,就在半空打一个转,整个身子俯倾在道旁的柴堆草垛上了。幸亏是夜晚里无人撞见。

  他定定神,从草垛上爬起来,朝衣服上不着目的地扑扑几下,幸而方便袋没有离身,尤其是摔在草垛上,没有大的损失,他自嘲地摇头笑笑,放起谨慎的心,慢慢回到学校来。

  滚烫的热水浸泡着冒着香料味的方便面,包着五香花生米的塑料袋早已敞开,饥饿的人,迫不急待地开了白干的瓶盖,嘴对了瓶口,仰起脖子咚咚咚下了几口,咧开嘴巴,一个长长的“啊”字,肚子里的千愁万绪便一下子吐了出来,他随手捻来几颗花生干米,填在嘴里恣肆地嚼着,那一份贪婪,一份嚣张,恐怕只有像他这样落魄孤寂于这一间冷清的小房子的饥饿人们才深刻体会到的!

  连续喝了好大一阵子,那白酒在瓶子里已剩了小半。他停下来,燃起一枝烟,浓雾滚滚地吐出来。一枝烟尽,另燃一枝,一时间,这一间不足三平米的小屋子里塞满了烟气、酒气以及方便牛肉面的臊烘烘的热气。白酒下肚,酒力渐渐涌上来,整个人慢慢地朦朦胧胧轻飘飘昏昏起来,就如同自己做了驾云的神仙,他眯起双眼,长叹了一气:“一醉能消万古愁!”

  然而,他又笑起来了,点头重复道:“一醉能消万古愁,一醉能消万古愁!杜荀鹤也是落魄失意的人了,要不怎么他就能发出这样的感慨来呢?哈哈!今天的晚上,我也随了他的心去了啊!”

  56酷?5匠、网2正T版|首发f

  他提起酒瓶,正要继续喝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嗅到一股浓浓的脂粉的香气,与刚才小卖铺里那姑娘的香味完全的一致!他把瓶子靠近鼻孔闻了闻,那香气正是从瓶外壁上发出来的,他将鼻子贴在瓶壁上狠狠地嗅了一口,他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那姑娘的面容又在他的眼前清晰地现起来,——她的泼墨似的秀发,她的俊美的面庞,她的白皙的脖颈和颈下的微微隆起的前胸!她的健美的纤长的细腿与乎耸在腿上的丰满浑圆的高翘的后臀!……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便觉热辣辣的鼓胀起来,嘴边的涎水情不自禁流落到桌子上,他笑眯眯拿起烟盒,去再嗅它的外壁,一股脂香沁入他的心脾,嘴里念道:“女人的味道。”随即又去嗅盛有花生米的塑料包、方便面的包装层、方便包的提手……凡是那女子手触过的地方,他都狠命的去嗅,每一处都散发着同样浓烈的香味。“这是女人的味道!这是女人的味道!”他叫喊着,“可怜我到了这样的田地,竟连这样漂亮的农村姑娘也捞不到啊!这样的一生,还有什么意思!

  “像这样美丽温柔的女子,从哪里也不会看出她是坏人!竟有人还污蔑她,无非是嫉妒罢了,我的眼睛可看的真的,她完全不是那样的人,整个庾山的人们,这样的污蔑她们全家,无非是无能人的仇富罢了!她不是这样的人,她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我为什么护着她?我为什么在这里自作多情!她一定是在鄙视我,你看她的眼神,他在怀疑一个大学生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山区小学里,她在审视,她在怀疑,这一定是一个问题大学生流放在这里了!

  “就连一个农村的姑娘也轻视我!就连一个农村的姑娘也怀疑我!我是一个不被社会喜爱的人!我怎么落到了这样的田地!”

  他坚定地举起酒瓶,将那瓶口对准自己的嘴巴,咕咚咚把剩余的白酒全部喝了下去!

  他想起了方晓慧,想起她给他寄来的绝情书,泪水哗哗地流下来:人家都不愿意到这里来,都挤往城市里去,可我连一个乡镇的驻地都存不下,被人抛到这穷山僻岭,这多见石头少见人的地处,就连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也不情愿留在这里的。”他痛苦的摇摇头,发疯似的吼道:“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不能一辈子孤苦地呆在这里啊!我有知识,有文化,我还年轻,我干吗要留在这里呢?人家农民工都可以进城去工作,我一个大学生,为什么就到这里来呢?我宁可不要这鸡肋般的大学文凭,也要逃出这灾难一样的山村小学!……可是我怎样可以出去呢?可是我怎样可以出去呢!天哪,你告诉我啊!”

  我的二十岁,这样昏天暗地的二十岁!

  他伏在桌子上痛苦的哭起来。

  外面的风雨,似乎更大更紧了,风吹雨滴,敲打着残破的门窗,冰冷的寒风,亦恣肆地从门缝里挤进来,搪瓷碗里泡着的方便面渐渐地膨胀起来,温度渐渐地低下去,林西平再也不想吃了,他昏沉沉地摇晃着身子站起来,没走几步就摔倒在他的铺盖卷上,之后他再也没有站立起来。

  当他慢慢地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正午了,他睁开他的直勾勾的双眼,就看见周校长和几位老师坐在他的床边,还有庾山村卫生所的乡村医生也在,都显出焦虑的神情,见他醒来,他们才都伸长了脖子,瞪大眼睛,一起围将过来,问“好些了吗?”林西平看到外面的天光与众人的围坐,这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忙要起身,却被周校长按住,慈爱地说:“再躺一会,昨天跟谁喝了酒?喝那么多。”

  “我自己喝的。”趁周校长不妨,林西平赶紧坐起来,叹口气说:“闲来无聊,就自己喝了点,没想到竟喝了那么多,哎!让您们为我担心,我也耽误了同学们的课!真是对不起。”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没什么的,课已经安排好了,孩子们很懂事的,在预习新课呢。刚才学生来找你上课,没找到,就来问我,我们也没见你,就找到你宿舍里来了,哪知道你喝了那么多!我们叫你不开门,知道事情不妙,大家强撬开门,请了大夫来,给你打了一针。”周校长说着,端过一碗温热的加醋白糖水,“喝吧,很解酒的。看这样子,昨天一定是空肚子喝酒,很危险的!”

  林西平点点头,接过来喝了,旁边的一位老师把温好的面条也递过来,“快吃点吧,吃点饭压一压或许就好点。”

  林西平感动的张开嘴巴就吃了起来,其实他不想吃,他只是感觉通身的无力,头晕肚烧,他所以用很吃的方法是要来表达对他的领导和老师们的感激,他想用这样的办法报答他周围这样善良的心。

  半碗面条喝下去,他的肚子里可就像翻开了锅,他的五脏六腑在那里如同起了战争,越翻越烈,似乎将那战火燃到外面似的,林西平使足全身的力量去克制它,抵挡它。然而终于制止不住,他一歪头,“哗”的一声,连面带水从林西平的口里倾泻出来。而他就像挺直的标本,伸长了脖子、瞪大眼睛、张开大嘴,一迭声“呕…呕…呕…”,直到他什么东西也呕不出为止。

  老师们给他捶背的捶背,擦嘴的擦嘴,拽发的拽发,清扫的清扫,又是一阵子好忙,林西平才停顿下来,周校长端过水来让他漱了口,又扶他躺下,复又给他盖上被子,老师们也相互说了一阵子话,周校长对西平说:“你且躺着休息,课嘛,等你好了再上,我们先回去了,待会儿再来看你。”

  “谢谢您,谢谢!……”下面的话还没有说,林西平的眼泪就出来了,他把脸转向了墙壁,并使劲把左手背抵压在鼻头上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