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1)

  这些天来,林西平一直埋头在他的繁忙的工作之中,他除了任五年级班主任并教该班的语文科以外,还负责着全校五个年级的体育、音乐和四年级的自然课,各班各科均须有计划,教案,学案,他必须按着课本及其参考将课程脉络理清以后,才可下笔,他是极其认真的人,尽管说教学无大事,但在他的眼里,任何事情都不是小事,尤其是教育教学方面,更容不得半点马虎。“人家生养的孩子,都视着如珍宝一样,如今怀着期盼,送到这里来。命运让我站在他们的讲台,我应该负起做他们教师的职责,教不好人家,不仅仅是失职,而是一种犯罪。”他想,“我相当的不情愿,但我还必须做好!”他将这信念牢牢地铭刻在他的脑子里,时时告戒自己,慎微地处理教学工作中的每一件事情,育人教书的点点滴滴不容的丝毫马虎。又由于他年轻的缘故,学校里的大小事情,周校长都会让他帮忙,课程表的安排、学籍档案的整理、又接替了唐老师学校的少先队辅导员职务,学校的体力活、外面跑腿的事儿等等他都干,他的聪明与诚实,勤快与肯干,深得老师们的热爱,可以说,林西平的到来,不止让老教师们轻松了很多,更使学校增添了很多的生机和活力,他会唱歌,写字画画,样样在行,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亲切地称他“大学生老师,大学生老师。”

  不久,“大学生老师”便在这片山地的大小村庄迅速传开了,一则林西平是第一个分配到庾山小学执教的大学毕业生,另方面则是称赞他学识的渊博、品德的高尚和教法的独特新式。

  他出来买东西的时候,很多乘凉在树下的闲婆新妇姑娘们都会斜溜着眼睛瞥他几下,然后唧唧喳喳:“这个就是大学生老师,”“学问大着呢,”“不知找对象没,”“嗤,有想法啊?”“别美梦啊,人家城里早看下对象了,死了你的爱心吧!”接着就是一阵俏打。

  他到村口挑水的时候,村民们首先客气地给他提上来,并热情地说:“这种活,你干得少,我帮你哦。”这一切,都让他感动。

  在学校里,课间以及课外活动时间,很多同学圈在他的周围,小燕子似的嬉戏求问,那甜美无邪的童声,那娇小扭动的身体,浑圆如绒球一般的脑袋,和他们在一起,他暂忘一些烦恼:这是人世间无以伦比的独特风景,尤其上课的时候,他站在讲台上,那一片声的“老师好!”并且将圆圆的脑袋低下和稚嫩的身体弯在课桌上的规矩的敬礼,更让他心动……他将精心准备好的课声情并茂地讲出来,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语,乃至每一句话每一段落,他都讲解的清清楚楚,非但如此,他致力于寻求一种让学生会学、学好的较为科学的方法,在有限的时间里,使学生记得多、记得牢。

  I《酷匠0f网◎永久V免◇费看n-小C说…

  他在老教师们面前,没有一丝的拘束,相反,每一位教师就如同他的慈爱厚道的父亲!他愿意帮他们做点事,他很体谅他们,这些教师大多是解放初期从教的,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依然站立在三尺讲台上,为社会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才,他们堪称建国后中国农村基础教育的功臣啊!他满怀激情,写下长篇论文《民办教师——中国现代农村基础教育的脊梁》,投稿到省教育科研杂志社去。

  在庾山小学的林西平的最大痛苦莫过于夜晚的寂寞,下午放学以后,噪雀般孩子们的欢叫已经听不见了,老教师们也各自回到自己的温暖的家去了,在这空荡荡的院子里,尤其在没有月光的清夜,四处黑洞洞的,夜风吹过卧槐的呼呼的阵响,老鼠于梁头争抢而撕打的吱吱尖叫,风吹残门的哐哐当当,连同窗棂上旧贴报纸的如死鬼般的呜咽,真的令人毛骨悚然。林西平每天总是早早吃过晚饭,到大庾河边闲坐一段时间回来以后,将那宿舍门闭紧顶死,躺在床上看书,看到两双眼皮相撞以后,便将脑袋缩在被窝里,呼呼睡起来。

  居住在院子里的那位名唤庾二的校工兼传达,是本村里的老光棍儿,他是可怜的人!因着祖上地主的成分遭了劫,房屋田地被分得精光;却又在八岁时候父母双双钻了地,只有剩下他一个人在这世上孤零零地过日月,家里除了生产队给他的两间看荒坡的土石屋子和必须的生活器物外,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年轻时于生产队做活,投机取懒,领了农活不做四处闲溜,人们到生产队长那里为他告了状,挨批挨罚是自然之事,这样的情形累积以后,他基本上混成二流子。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各自耕种自己的田地,他更是好吃懒做,他的田地荒芜十有八九。况且此人嗜酒如命,于酒后的冲动里,爬过了寡妇翠花娘的墙头,着实招来几次毒打;又积攒不住几个闲钱,破罐子更兼破摔,家境过的一烂包,远村近邻的姑娘没人不识他的德性,爷们婆娘没个为他操心提亲,因此落到这般田地!现在年纪大了,村支书李福兴念其可怜,让他做了校工,做些烧水看门的事情,每月得到十五元的薪金,残养着他的躯体。他拉的一手烂胡琴,琴声在夜的空气里呜咽,令人心哀胆颤。起初林西平是吃罢饭坐在他的旁边听他琴声的哀怨,然而,这人在西平坐定后却又摆起烂艺人高傲,那神气劲儿,好象他就是当世之华彦钧、刘天华。更可恶的是,胡乱拉一阵子以后,就将座位旁的酒瓶子拿起,“嗞嗞”吮上几口,开始对西平叙述他辉煌的风流情事,流里流气的语句,晃脑摇头的淫态,甚是让人恶心。有几次,他竟问起林西平,说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神灵鬼怪,西平说是不可信的,可是他却认真地说,骚情的女人都是野物变得!他自同二顺的老婆、或是黑妮的娘、或是牛四的儿媳妇睡过以后,溜回到自己的被窝里一定会做恶梦!梦里二顺的老婆变成了白猫头鹰对着他发笑;黑妮的娘变成了油灰的冒着凶光的野狸扑他,牛四的儿媳妇竟然是红耳朵恶狼,将他的衣裤咬住不松口!——这很使林西平厌烦,认为这人的神经却也有了问题!后来,况且,他又有的习惯,便是于放学以后,傍晚时光,他总要溜出校门,不知去向,待很晚才背一个鼓囊的黑布袋子贼贼溜溜地回来,林西平亦懒得问他的事。久而久之,这校园里惟有的两个活人竟走成了陌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