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最新章D节z上e酷,匠~d网

  明媚的日月,在他的头上顶了一年半以后,就到了毕业的最后时期,一日的清早,他的辅导员将他叫到办公室里,与他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给了他很多肯定,并决定让他和他的那几个文学好友报名参加高校本科的升学考试。林西平这些年来的愿望终于看到了边缘,梦又一次升腾起来,自然,对于报考,他自己心里很有底,这两年里,他一直是学校的优秀学生,每学期都是奖学金的获得者,学校的骨干,学习的尖子,对于升学,无论老师同学都认为是非他莫属的。然而,当他进入了繁忙的复习应考之时。国内发生了一件大事,北京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前闹了学潮,随后,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前去声援,闹得沸沸扬扬,人心不安。这一消息传到了鲁州,本市的大中专学校学生纷纷到街上游行,年轻的教师居然参与或领导了这样的游行,自然鲁州师专的老师学生也包括在里面了。

  校园里面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正常秩序。

  校长自然是反对这种做法的,他下令召集全校师生开会阻拦,然而这样的情势之下,校长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力,八九成的人都上了大街,哪有谁还搭理校长的开会与阻拦?

  “你还在这里有天无日的念叨,你马上将成为校园里的异类!”廖远一把夺下西平手中的备考资料,“现在有人扬言到学校来清场,谁不到街上游行助威,将要受到某某联合会的严惩!学校的各个部门已经瘫痪,我们哪有什么办法,只好随风了。”他拉了林西平,慌乱出去了。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西平几乎是被廖远拖着来到大街上的,在那里,他也见到了王学海、秦书山,四个人走在一起,林西平的心里顿时有了安全感。“有他们在,我不会迷失方向。”

  他们四人宛如涨潮的小鱼,随了那澎湃的波涛一直汹涌到天安门广场。

  北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天安门,红太阳升起的地方,一九四九年,毛主席,——那个能把天翻过来的伟大领袖,站在城楼上喊出的,是全国劳苦大众都想喊出的那句震撼世界的话。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英雄纪念碑!林西平小时候印记在脑子里的那些金灿灿的建筑、那一片红色的海洋全呈现在眼前了,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这是他心目中神圣的天堂!

  站在天安门城楼的前方,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就清楚地映在他的眼里了,在嘈杂的人群面前,他老人家依然微笑着,看着前方,他依然是那样和蔼,那样慈祥。

  “这就是我自小崇拜着的这个民族的英雄!”

  他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深深鞠了一躬,眼泪就刷刷下来了。

  他似乎听到了秦书山的叹息声,接着听到他在那里小声念叨:“请毛主席放心!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不听毛主席的话,我们就和他划清界限;只要他反对毛主席,我们就坚决和他斗争到底!”

  鲁州师专的有关人员早已在北京设了服务点,廖远带着他们很快就找到那里,四个人名牢牢地登记在那里,因为这样,就可以在那里免费吃饭了。廖远是投机主义者,除了白吃饭,脑子里不过是往北京的各处景点玩,四个人甚至游逛到了长城才停止了脚步。

  “我们趁早地回去,如果学校真的不能复课,我们就回家复习,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时候,但学业荒废就不好弥补了。”秦书山坚决地说。

  “我看也是!”林西平终于是找到了同盟,顺这话,看了他们一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同书山一起!”

  廖远还想说什么,但听了学海“回去就回去吧!”的话语之后,终也没有说下去。

  四个人匆匆往车站回来,心中很是伤感。

  后来,事情总算平息下来了。他们也同时回到了鲁州师专。然而,林西平去北京闹事的消息也传到了林家沟,——方晓慧特地跑去询问西平的父母,说自己在鲁州城遍寻西平见不到人影,就找到林家沟来,老家没人,定是进北京无疑!林西平的母亲顿时就吓得身心哆嗦起来,声泪俱下地埋怨儿子说:“西平啊,不好好念你的书,瞎折腾啥啊,不听国家的话,你倒要听谁的话呢!要不是国家,你凭什么飞出这穷山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

  她絮叨到这里,害怕的更厉害了,忙催林有方到鲁州去住上几日。须是看到西平回来才中!哪里知道这老头子自小蹲在自村的小学校里,没出过远门,让他去,等同于抽他的老筋。他涨红着脸忙忙摆手,支支吾吾地说:“要去你去!……我说这孩子没事的,…他……不会出什么事的……”

  “你这不出趟的东西!我去!只有我亲眼看到我的西平,才放心啊!”她双手合十于胸前,嘴里唧唧哝哝地唠叨着“阿弥陀佛”一类的咒语,可“阿弥陀佛”还是不能立即让她见着她的西平。她坐在家门的门枕石上,翻天覆地去想往鲁州的办法,她忽然想起娘家邻居二姑的一个有本事的儿子在鲁州做官,尽管她二姑连同老伴早已经归了西,然而还有一个女儿留在世上,并且嫁娶到距离林家沟有十来里地的平原村子里。

  “她一定会常去鲁州的。”林大妈想,“在这个世界上,表妹是表哥的唯一的亲人!”

  “对!找她去。”她忙收拾了点东西,从坯炕底下取出部分陈年的积蓄,忙往她的表妹家里来。

  风波过后,学校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尽管还残存一些杂七零八的声音,但已经不起任何的作用了。不幸的是,不久,校宣传橱窗满满地张贴了进京闹事学生的名单,并做出了严肃处理:取消入党积极分子的继续培养与转正;取消高校的推荐考试;取消所有的评优树先!

  林西平看到这一张带有自己名字的大白告示,血液凝滞了一般,尤其是“取消高校的推荐考试”就让他懵在了那里,他呆呆地站在橱窗的前面,口里喃喃地说:“完了!这下又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