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2)

  每逢周末,他们都要到鲁州城北面的鲁汉山或者南面的巨灵河边去散步,陶醉在河景山色之中,在无边的山河景色之中,他们谈论文学,谈论时政问题,彼此感到无限幸福,有时候,他们回到共同的青阳老家,林西平总是首先到晓慧家,然后带着晓慧回林家沟呆一天,——山窝窝里来了金凤凰,四邻八舍都伸长脖子窥探,那艳羡的神情,真好象有三尺的涎水垂流下来。林西平带着方晓慧悠闲逛在家乡的山路曲径上,内心有说不出的愉悦和幸福,晚风吹拂他的短发,他的高挑的身躯显得格外英俊,夕阳里的这一对男女,如梦似幻地陶醉在这山道上面。以往林西平憎恶着的这穷山恶水,一下子变成锦绣一般,山青日明,这一切,倒让林西平觉得有一丝眷恋,就如同他热爱他的父亲,但不愿意象他父亲一样。

  在送走方晓慧后,他躺在自家那间破旧低矮黑房子的土炕上,就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祷告:“爹、娘,您们等着吧,等我和晓慧双双考上本科留在城市里,我一定接您到城里去,去看大城市的无限风光,陪您们逛商店,登电梯,游公园,下馆子,……等我们结了婚,让您老赶快舍弃这一片贫瘠的土地,到那繁华的城市里去安享晚年吧!”

  (更新6最l:快上l酷\Z匠H网

  他往往是带着这些美丽的梦甜甜地睡下去的。

  第二天清晨,当他的母亲唤他起来吃饭的时候,他捧着饭碗吃着香甜的家乡饭,心里又生出无限的眷恋来,“唉,是这些地瓜面高粱粥养育了我啊,将来,会永远品尝不到它淳朴香甜的味道了。”

  因此,他每口饭都吃的仔细认真,尽量让每一丝味道都深深留在他的脑子里。

  吃毕饭后,他总喜欢在自家的小院子里转悠,院子里的残砖烂瓦,将塌未塌的裂墙,甚至生在墙根边上的那一棵半死的刺槐,他都会深深地望上几眼。他的那感觉,就像给即将掩埋的遗体鞠躬,又像是跟一位老友道别。他默默地走到大门外,倘遇到他的邻居,除却礼貌性的招呼外,他也一样在脑子里对每一个人品头论足。那一日,他见到林大宝,扛着锄头自坡外回来,满脸巴结地给他握手之后,牛唇不对马嘴地寒暄了几句,也便讪讪地走了,他望着大宝远去的身影叹气说:“小时侯专爱欺负小孩,长大了亦是为霸乡里,尤其是现在对林家沟的人,稍有人让他不舒心,轻则横鼻子竖眼睛,重则要伸拳动武。象这样一个坏种,居然堂而皇之做起领导来,真是天大的不幸!不过,他对西平家还说的过去,因为林西平考出来了,成了外面的人,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所以尽力客气于他。唉!这年头!”然而,他自己又结论道:“呸!不过就有这山沟沟的本事,有能耐的谁会留在这里呢?”

  周日的下午,他同样是伴着心爱的晓慧飘然的再回到校园来。

  假若是林西平自个回家,方晓慧也会在周日的下午,早早赶到鲁州汽车站去接他,那时侯,她那望穿一般的双眼会牢牢盯住那个肩背黑提包,臂挽白包袱的她的情人。林西平在那一段日子里,真正享受到了天堂神仙一样的生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