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知道!就在全国的统一考试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他的身体突然就与他作起对来,高烧竟让他烧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幸亏同学发现的早,将他及时送到医院,他于第二天的清早,挂了吊瓶去应考,脑袋如同挨了沉重的棒击,昏昏作痛。

  生活总是在给人开这样残酷的玩笑,他理想里最不愿做的事,现实就一定让他做。一个月以后的一个炎热的午后,有人将鲁州师专的录取通知书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呆滞了很久,将那通知书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举动很是让他的母亲不解,怯怯地问他说:“天大的好事,你怎么这样子呢?”

  林西平只是摇头叹息。

  林大妈出前走后很纳闷,林有方则同闷葫芦一样陪在旁边看天看地摸不着头脑,很久了以后,他哆嗦着身子走过去,细声慢气地问西平说:“你到究为着啥呐?”

  林西平只是哭丧着脸不吭声,摇头皱眉,表情很是难看。

  “这是铁打的饭碗啊!你怎么不高兴啊?”林有方很不理解地说,“那么多人想考,才考上几个?你考上了,反倒这样不高兴!”

  沉闷的空气在三个人的头上压抑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林西平突然对他的两位老人说:“我要再复习一年啊!我讨厌这师范类的学校!我不愿当老师啊!”

  两位老人这才转过神来,母亲首先开口说:“当老师有什么不好?想干的还捞不到呢,人们都敬着老师哩。”

  林有方摇了摇花白头发的脑袋,欲言又止,欲止又言地说:“你这老师和我不同,公办教师吃香着呢,不用下地干活。工资高,待遇好,属国家干部,吃皇粮的。不象我,实际上还是老农民。”

  “我再复习一年吧,我不要这样的国家干部,我不做这哝人的事业!”林西平哭一样的腔调说。

  “不行!”母亲把脸虎起来了,态度也变得很坚决:“我决不能让你把到口的肥肉白白扔掉!去做一辈子后悔的事!我和你爹就你这一个儿子,日后还得靠着你呢,失了这个事,万一来年考不上当了农民,像你这样的身体,劳累吃苦也不会挣出好光景的!”

  “妈!我明年再考,一定会考的更好的!”林西平几乎是在哀求,并显出一种自信的神情来。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母亲似乎有些哽咽,同时她的眼睛微微红起来,说话也渐渐沉重下去:“那老瞎子的话,我记得清楚的呢,——他说你这孩子时运差,让我有机会一定抓住!”

  她便将她藏在自己心底里的陈年往事趁机揭露出来了:原来早在西平三岁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拉胡琴说书的瞎子,他是天生的瞎子,——即是说自从娘胎降生到这个世界,六十多年就没有看到阳光下的五彩缤纷的世界。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便成了远近知名的“神仙”,——能掐会算!而且人们感觉相当准确。——他拉着胡琴,背一个旧褡裢,一枝拐杖,四处的说书游荡养活着自己。西平娘知道这事,又看看西平常现病体,心中自是不快。这一日,适逢老瞎子重来林家沟,她就邀请了他到她家的破屋子里,十分虔诚地做了一锅糊粥与白干散酒与清炖的山豆角给与瞎子吃,并一同把林西平的生辰说与他,央求把命根一样的儿子真真的命运轨迹说与她。老瞎子就了西平的八字,皱眉摇头说这孩子聪颖有余,然命非硬,运气欠佳,一生多有波折。“切不可好高骛远,踏风逐浪,要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有运来时,定当抓住,万不可自失”。母亲听着心中非常不安,遂将瞎子的这一番话牢牢地铭刻于心,岂敢有半点马虎?自那次林西平自作主张放弃学校的“保送”,他的母亲就非常生气,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然而你雄心勃勃去参加大考,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闹出大病,险些考不成不说,更险些送了命。多亏你老娘整日里躲在里屋焚纸烧香,拜神求佛,才灭灾减难。有今日入学通知书在手,不能再由着你的性子胡闹!万不可以再撒手,有谁能料到明年是个怎样的结果?

  “妈!这是什么年代,谁还信这个!”林西平觉得母亲的想法实在可笑。

  “我信!”母亲坚定的说“我和你爸操劳一辈子,全为着这些,今儿个算起来,我总没白操心。你考上了,就成了公家人,我们什么也不用愁。你不要让我和你爸着急,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知道,在农村娶媳盖房需要多少花销,我们老了,承受不了了,万一明年泡了汤……”母亲说着,泪珠已经从她的眼角处滚落下来了。

  林西平听到这里,眼睛也渐渐地湿润起来,他看了看他的跛脚的母亲和他的瘪嘴的形似枯竹的父亲,内心象刀扎一般疼痛,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低声说“西平啊,不要再给老人们增加过多的负担,你现在应该及早挣钱尽孝了!”

  他苦苦思考了很久,于是流着眼泪对着母亲说:“好吧,妈妈,我去!我去,您老放心,我听您的话。”

  “对了,对了,我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孩子啊。”母亲也赶紧点头说。

  林西平看到两位老人脸上流露出的苦涩微笑,他的内心,天知道是怎样底味道!

  Q最☆@新u章_节~i上酷匠)网《o

  林家沟出了大学生的消息风一样传遍了全村,真没想到这三间破旧的石板草房里降落了文曲星,全村子震惊了,那些轻视的鄙夷的眼光立刻就变了模样,几乎是挨门挨户前来问讯,几个年老寿星们啧啧地赞叹林家沟的祖坟上果是冒了青烟,甚至哀叹文曲星错了投胎方向失足进了山沟。

  西平娘往往要把那通知书拿出来神圣地展现给大家看,合不拢嘴地解释说:“这是西平的录取通知书,鲁州师专送来的,九月四号就去上大学。”

  一群孩子拥挤到院子里,笑嘻嘻地指指点点,口里小声嚷着“大学生,大学生!”

  这时,村子里的当家人林大宝带着村子里的大小头头,天黑时候来到这个破旧的院子里,手里提着酒菜,笑容满面地进门就对着林有方嚷:“老师,我们给您贺喜来了!”

  林有方高兴地从屋子里跑出来,迎接他们进去,并把林大宝让到最尊贵的椅子上。其他的人见状,纷纷起身告了别,西平娘忙着洗壶洗杯,重新端上一壶新茶来,林西平拿烟一一递上去并亲自点上火,林大宝深深吸了一口,咧开冒着白烟的大嘴,对着西平说:“刚得到的好消息!大兄弟,可真是咱村的头号人才,从小就是念书的料,哈哈,当初我家你大伯怕老师日子拉不上,几次劝说着让你回家干活,我老师就是不肯,老师心里就是有底儿,看怎么样,果真就考上了!”

  说完就大笑起来了,其余的人也附和着笑起来。林有方也瘪着他的瘦嘴笑。

  菜是村委领导带来的菜,酒是他们拿来的酒,林家沟村两委班子一桌人嘻嘻哈哈吃到半夜,各自红涨着醉脸,呜里哇啦一派是巴结奉承赞美的话语,临走前,林大宝从裤袋里掏出二十元钱塞到林有方手里,“大叔,拿着!这是村里对您的奖赏,从现在起,村子里有谁考上,都有奖励,村委是重视教育的。明年有人考上,同样要奖!”

  西平的娘更是笑得嘴咧到耳朵旁,喏喏地送出他们很远,直到歪七扭八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才回来。

  还没有进得家门,村子东头的一位婆娘怯怯地又把西平娘偷偷叫到一堆高大的柴垛旁边,当即请求道:“下月十六,我家闺女出嫁,您一定同车送她!沾沾您的喜庆,生养了这么有才的儿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村,尤是在偏僻的山村,考上个师专意味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