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圆盖一样的天空,罩着了一个热哄哄的世界。旧历七月十五灰红的太阳,已经越过了埠东岭,熊熊地向着鲁州城的方向走去。滚滚地热浪渐渐包围着这座山岭环抱的小城。城中没有半丝风,树叶草叶尘灰遮面着低垂下去。城里弯折狭窄的街道上面,人涌似潮,车流成河,皆如同后面有追贼似地匆忙疾走。空气里浮漾着刺鼻的柏油沥青味、汽车尾气味以及从三步五步置于道旁生活垃圾桶里散发出来的腐物臭味。远处近处兔窝鸽巢状地高高矮矮楼房的外墙上,密密挂着的空调外机嗡嗡闷响,将热气层层叠叠排在大街上,使得这个城市更加酷热和沉闷。

  地处青年路和文化街交叉路口东南角的区教育局办公大楼一楼西区人事科的不足两平方地窗口前,聚集着来自全市师范类今年毕业学生,候在那里领取毕业证与分派令的,通知原说是早八点发放的,也不知科长老爷究是为着何事,竟至拖于十时才肯开门,因此临到正午毒辣辣的阳光晒到人皮冒油的光景仍人满涌注。

  林西平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就朝这边懒懒地的走来,他的沮丧里的渴望,是要脚下的这个地球即刻爆炸,登时更换出一个崭新的世界来;或是时光从此倒流回去,让人生再重新开始。因为现实里的生活,对于他是完全地走到了绝境。现实已经明确地告诉他,他是要到农村去,去做像他父亲一样的乡间教师!去重复着他父亲一样的,这般昏天暗地的无聊地职业。他的心里知道,那个扬言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事业的世界级教育家,他或许根本不知道中国农村的教育园地到底是一种怎样地样子。

  “不!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去承接我的父亲那样无出息无地位的孩子王事业!那样年复一年无新意、无有实际用途地中小学教材;那样无日无月无光亮、公式化地对着那群好歹不知、香臭不闻、嗷嗷乱叫的孩子们唠唠叨叨;那样冷屋子、土台子、粉尘飞满衣袖子的苍凉生活;那样一群满面饥黄、穷酸相十足而又在孩子面前自以为神圣的朽儒!……乡村教师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底细的明明白白啊!”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叫喊着,一次一次向着苍天哀嚎着。

  他的毕业证书,连同即将拿到手的分配派令,都是要从那个窗口里面领取出来的。

  他看看眼前这一堆攒动的脑袋,——他的同年毕业的师范类同学,他们和他是一样的命运!他的鼻子眼里猛地酸楚起来,就有两行的悲泪刷刷地倾淌下来。

  “我的可怜的命运,就统统掌握在这一幢小楼里面!就统统决定在那个狗洞状的窗口里面!这倒霉的日月,这荒凉的前路!”他的心里,是像有万剑穿过一样地钻痛。

  回想起那一日,他离开学校以前,又硬着头皮跑到他的表舅家里去,询问他自己的毕业分配情况,表舅脸色非常难看,对他说:看来事情就这样了。今年的大中专毕业生全部要到基层工作,这是市里的文件。师范类毕业生原则上各自回各自的乡镇教书,不存在任何一个留城或者分配到政府、机关或者其他事业单位工作的可能。不过,我给教育局领导通了电话,对你尽量关照一下。他回话说,已经把你留在鲁东区庾阳镇,自然不算违反政策。这镇我是知道的,在省里市里很有名,工业发达,有鲁中“小上海”之称,各方面的福利待遇比其他乡镇会好一些。今年的状况,对于你,应该是最好的了。

  林西平听了这一句,心就咚咚地跳起来,额上脊背上热涔涔流下汗来了,庾阳镇,说到底不还是一乡镇吗,能好到哪里去?

  “可真地是完了!我的所有的攀爬,我的不放弃所有机会的努力,到如今全是泡了汤!回农村教书,还有什么前途!还有什么出息啊!”

  他不得不低下了头,他感觉自己已经是跌入深谷里的人了。

  唉!这一切…………

  就在他垂头丧气往人群里面挤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他:“喂,西平,这里来!”

  林西平往那边看过去,见他的三个师专同窗好友正蹲在一棵巨大的国槐树下候着,他迅速奔过去,说道:“你们早到了!”

  王学海递过来一个牛皮纸档案袋给他道:“你的,全在里面了。四下里没有方晓慧她们的影子,想一同给领出来,却是早已经领走了。”

  “哦。”林西平接它过来,同时问道:“都什么情况?”

  廖远长叹一气,“哎!还能有什么情况?都回老家去呗,竟连一个普通高中也没进去!全部回乡镇初中教书。”

  秦书山同样沮丧着说。“情况是糟糕透了!老爹说,市教育局挨个毕业生点卯定位,上面开会要求很严,自然下面谁也不敢顶风办事。”

  最新章@G节上_酷@6匠网、

  “有什么办法!”林西平叹气说,“责怪的只是我们自己,倒霉全在我们的时运!”

  王学海看看拥挤的人群,说:“大家也不必唉声叹气!路嘛,还要往下走。或许有东山再起的时候,人生也不过是一个过程,就当做是以前死亡过去。现在到了这种境地,就充当是从零开始。我们不相信现在就是被打垮下去,我就是按着我自己的想法快乐地生活下去,今且什么也不顾,兄弟们再聚‘学友居’吃一顿,待明日各自奔往各自的前程。”

  并无异议,路边招呼一辆出租车,纷纷钻进去,径直往那里驶去。

  位置设在师专近旁的一条河,名曰湁河,河岸边是一处景观别致的“学友居”餐馆,幽静而典雅。靠西南的角落处,有一雅舍名曰“落雨轩”,往日里几个文学社的志同挚友,每于周六周日,时常光顾的去处。不止为吃饭,在此谈古论今,吟诗作文对于他们是很好的境地。几人对于“落雨轩”的情感,远超于那个有着父母居着的家的感觉。

  此时这般,却没有了方晓慧、向冬梅、孔庆芳这样几位文学女性,着实让他们怅然,因为在这一天里,她们好像一下子从人间蒸发了去似的。

  说话里就到了那里,依旧是落雨轩里落了坐,胡乱地要了几盘菜,一捆干啤酒。再无有往昔的激情狂热,再无有天马行空的谈天说地。大家只管紧锁了眉,闷闷地自己开瓶自饮,眼下的境况对于他们是难以接受的。他们感觉一下子什么也找不到,就像在暗夜里看不见路途一样。一杯,又一杯,一捆干啤酒全尽,没有人说半句话。

  王学海默默地出去了,差人又送进来一捆,依然是各自开瓶,各各斟满饮尽。

  好久过后,酒力就渐渐地上来了。酒入了他们的愁肠,那万千的惆怅,凝聚在各自的心上。

  廖远在沉闷的气氛里,突地抒发起情感,他做了一首《西江月》,幽幽地念出来了:学友故地重见,落雨庭前泪垂。离别惆怅满心堆,把酒不醉难归。

  哀吾志道同仁,风流雨打风吹。高天鸿鹄梦成灰,惟郁前路悲催。

  四人共同举杯,相互照了一照,算是答谢他的大作,共同喝下两杯酒。

  秦书山似乎是受了这样的诱导,于紧皱双眉不久,也有了诗情吐露:我们相识在碧云山凹深幽灵秀的道坊。

  那时秋的媚光,那是秋的暖阳,倏忽里我们放飞了,神明一样的理想。

  那时我们的向往,那是我们的风光。

  幽幽青草地,最初我们播种,彼此倾心耕耘,整剪。

  上有新草油绿,蝴蝶飞翩,有花的气香。

  远处是有一盏明灯,我们有自己信仰的云梯,努力地攀上那个最高的山巅,痴想拥抱星光、月光、苍天与阳光。

  生活摧毁了我们的梦想,摧毁了我们的梦想!

  我是仿佛在暗的夜里徜徉。

  找不出那样一丝星点光亮。

  我的哀求的悲号的声音,向着长天呐喊,得不到半点悯怜。

  我的奔放的激昂的情怀,都做了霜后的白草,折散于朔风劲吹的大荒。

  我不甘心,不甘心这等昏天暗地的生长,我的灵光何时会在茫茫的跋涉里重拾芬芳!

  说到此处,他举起一瓶酒,对了嘴,咕咚咚全部喝下去,然于落瓶时,竟有两滴眼泪自眼角处实实地滚落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