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瞒天过海之术“长老,就让他成为最后的对手吧!仙卫中期,已经够资格了!”卫艾侠指着卫一鸣,对裁判说道。

  “曾一鸣前来接受挑战!”卫一鸣故意隐藏了真姓,怕引起别人的怀疑,从而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卫艾侠故作不知,他也不想让人知道,否则对门派来说绝对是一场大难,他料定卫一鸣不会这么傻暴露出来,所以才发下了挑战!

  一道身影出现在擂台上,与卫艾侠对面而立,十二三岁的样子,比卫艾侠高出半头,腰间斜挂一把银色长剑,总是嘴角微翘,面露微笑,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阴险狡诈!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估计都是阴险毒辣的小人!”卫艾侠心中暗骂,仔细打量后才发现,这小子容貌倒是与他有两分相似!

  而此时,几位长老也商量完毕,最后裁判站出来开口道:“经几位长老的一致认定,卫艾侠实力出众,有跨阶挑战的资格。且斗仙会历史中,虽然很少有这样的跨阶战,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故同意了你们为最终一战,将于明日进行!守擂者卫艾侠,打擂者曾一鸣!五百战传说,能不能打破就看明天了!”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人们不仅吃惊于斗仙会的决定,更是震惊于卫艾侠的大胆,跨阶挑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需要有对应的实力与魄力,历来才多少人敢这样自信啊!

  “这小子太自负了,如果老老实实打下去,最后一战想来不是问题,五百战传说或许可以打破,但是现在看来,机会渺茫,说不定还会败得灰头土脸!”

  “跨阶挑战,历来多少人敢这样啊!虽然不看好他,但是我佩服他这种勇气!”

  “不愧是孤独仇的弟子,同样的自傲!同样的不可一世!”

  “我期待看到他大败的样子,挫挫他的锐气!”

  “明天将是最精彩,最引人瞩目的一战!”

  ……

  众人议论不绝,均不看好卫艾侠,毕竟境界差距面前,什么天才都是假的,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虽然修仙界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大部分以惨败告终,只有少数的人杰能够打破常规,但个个都是惊艳万古的妖孽级天才,不是一般天才可以比拟的!

  人群终究是全部散去了,只剩下三人,卫真露出真容,来到擂台上,面对着独孤仇,震惊开口:“独孤前辈的瞒天过海之术果然神奇,竟然没有一人能够发现我的真容!这简直可以列为高阶仙术了!”

  “呵呵,不仅仅是高阶仙术啊,我教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若是将其全部掌握,堪比神术!”独孤仇随意一答,却惊得卫艾侠爷孙张大了嘴巴。

  “我也来试试!”卫艾侠说着,开始双手掐诀,施展出前几天独孤仇刚传授的神术——瞒天过海之术!顿时间他脸上浮现一片五彩仙光,覆盖满他的脸庞,再次显现时,已经变成一个长相普通,皮肤黝黑的小男孩!

  “看来你没有勤加练习啊!还是你自身的气息,若是碰上修为稍微比你高一点的,就立马露馅了。”独孤仇神识一扫,皱眉道。

  “没办法,最近专注于改造小风手镖了,我这还是第一次施展!”黑脸的卫艾侠一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刚一说话,脸上五彩仙光一闪,立刻变回原形!显然他对此术很是生疏,无法娴熟的操控。

  “好好练习吧!以后此术对你有大用,在修仙界历练时必不可少,可以救你的性命!改变容貌,改变体型,改变气息还只是最基础的。以假乱真,混淆视听,瞒天过海等等才是真正入门!现在我就将全部法诀都传给你!”独孤仇说完,一指点出,直接将法诀烙印在卫艾侠心中。

  远处,斗仙会几位长老只是看到他们嘴唇在动弹,却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因为此地早已被独孤仇用大法力隔绝开了,除了他们三个,外人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神识也无法进入其中。

  卫艾侠闭眼感受片刻后,心中震惊到了极点,这种神术太非凡了,虽然他现在修为尚浅,只能勉强领悟最基础的,但是也隐约间感觉出此术的神奇,修到极尽,可以欺天瞒地,掩盖一切,只要你不想让人知道的事,任他有天大的本领,你也照样可以瞒过他,这就是卫艾侠最直接的感受!

  “嘘,看来真应该好好钻研一翻,以后出去历练还需要它!”卫艾侠倒吸一口冷气,看着独孤仇,眼神有些怪异!

  “你这是什么眼神?”独孤仇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喝道。

  “我说你怎么有这么多神术啊!这瞒天过海之术算一种;还有那单手掐诀的秘术作用极广,最重要的是可以演化出双重分身替死神术,也算一种;每一种都不是一般神术可比,话说你还有多少这样的神术,都交出来吧!”卫艾侠微笑着,但怎么看都很阴险!

  “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你当神术是什么了,你现在展握的比我还多,你还不满足?”独孤仇大怒,赏了他一个爆栗子,疼得卫艾侠一阵龇牙咧嘴,怒不可遏。

  “我让你进拜月神教你自己不要的,怪我干嘛,要是你肯进,我立马封你为大祭司,仅次于我之下,还有两种神术可以练习,要不要考虑下?”卫艾侠背负双手,露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眯缝着双眼,诱惑道!

  “哈哈哈…就你那拜月神教,还大祭司?仅此于你之下?你自己都搞不清状况吧?整个神教就你一人,你也好意思说,你不脸红吗?教主大人,你一人慢慢玩吧!老子资质平庸,不敢高攀教主大人!”独孤仇不怒反笑,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还一边打击卫艾侠!

  “你…你…你…你,真真是气煞我也!”卫艾侠不断点指独孤仇,气得身躯颤抖。

  卫真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说话,同时也很愕然,这是师徒之间的对话吗?怎么看着不像啊!倒像两个损友,彼此在拆对方的台!

  “咳咳…对了,英明神武的光棍教主大人,你对未来的神教有什么远大目标?还是想一人独尊就行?哈哈哈……”独孤仇说完,又大笑不止。

  卫艾侠脸彻底黑了下来,他二话不说,捋起袖子,走过去就是单挑,结果是残酷的,卫艾侠一只眼肿得跟鸡蛋似的,完全都睁不开了,而且还一片紫,一片青。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卫艾侠黑着脸,背对所有人,这实在太丢人了,不敢再看别人,而且看也很怪异,因为只有一只眼挣得开!

  这一次不仅是卫真惊呆了,就是远远看着他们的几位长老也呆愣在了当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师徒俩突然就打了起来,然后卫艾侠就变成熊猫眼了。

  “咳咳…咱们是不是该先回客房了?”卫真开口,不想他们师徒再闹下去了。然而卫真心中同时也很惊讶,惊才绝艳的孤独前辈竟有这样的孩子心性,这实在是匪夷所思,让他难以理解。

  “好,走吧!”独孤仇说着,率先走向平台。卫艾侠顶着一只鸡蛋大的眼睛,与爷爷并肩跟在后面,几位长老怪异的看着他们走来,没有问什么,直接送他们回了客房。

  夜幕降临,笼罩苍茫大地,本应宁静的夜晚,气氛却是如此诡异,整个青罗镇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让人透不过气来!

  客房中,卫艾侠,卫真,独孤仇三人围坐一桌,在爷爷的帮助下,卫艾侠的眼睛已经恢复如初,重新散发奕奕神光。

  “明天你有几成把握?”卫真关切道,对自己孙子始终都很担忧,怕他出现什么意外。

  “十成!”卫艾侠仅仅吐出两个字,却让卫真很是吃惊,自己孙子何来这样的自信,如果换作别人,他肯定会认为是狂妄自大了。

  卫艾侠看出了爷爷的心思,安慰道:“爷爷,你放心吧!我既然自己发下挑战,就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是贸然行事的人,反正迟早要打一场,就让他成为我的磨刀石吧!”

  “爷爷老了,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英勇无敌,气吞山河,终究是回不到年轻那时候了啊!我曾经也是这样的血气方刚,如今这天下不再属于我们,而是你们的了!”卫真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突然有些伤感。

  '4最$}新%章“节/;上md酷q匠‘网\

  “爷爷,你放心吧!我有底牌一直未出,打败他不成问题。”卫艾侠自信满满,给卫真吃了一颗定心丸!

  “明天那场比赛只是开始而已,真正大战还在后头,那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独孤仇说着,依旧自顾自的喝酒,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似乎明天的大战都与他无关,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