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兵解“石家?没听过,想必只是小家族吧,既然如此,不如归顺我们天龙门!”一个大门派的领头人开口道。

  “我石景山不愿归顺任何一方,更不会带领家族投靠任何势力,你们就不要再苦苦相逼了。”

  “你个臭老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了你,照样能将人带回去交差,我们万象城要定他了。”

  “看来你们一年前的异象让你们不安了,各大势力都知道那个传说,你们现在这么着急的拉拢人才,是为了保命还是为了应劫啊?”石景山冷笑道。

  “不用废话,大家一起先干掉那老头,然后再公平一战,决定那孩子的归属。”

  “如果没有禁仙令,或许我会忌惮几分,但如今离禁仙令期满还有十年,仙王以上不得出手的情况下,我会怕你们?真是笑话,大家都是仙王巅峰,就比比谁的兵解厉害。”石景山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金色巨斧,扫视八方,挑衅道。

  “很好很好,既然你要以一敌众,那我们也不矫情了,会兵解的上前,不会的都退下。”无情剑派的一位首领上前道。

  紧接着,每股势力各站出一人,其它人均闪身后退,远远观望。十几人皆露出原本面目,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老者通过服饰,认出所有人的身份,惊讶道:“没想到啊,为了我孙儿,竟引出这么多大势力,九大家就出了秦家、墨家、花家和慕容家四家;七大会就出现了斗仙会与招募会;还有飞雪剑派,万象城,无情剑派,天龙门,红蒲剑派,樱花剑派,空灵教,羽仙门,斗战门。哪一个不是修仙界响当当的巨头,今天都让我碰到了,真是三生有幸啊。”

  “废话少说,兵解!怒吼吧,斗战灵猿!”斗战门一位粗旷大汉大喝,伸出手臂,缓缓松开手中的大剑,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大剑没有想象中从高空迅速落下,而是像枯叶飘落一般的缓慢。

  落到与大汉脚下一般的高度时,大剑发出一阵刺目的金茫,耀得人睁不开眼,一个‘卍’字从剑尖处浮现,将大剑吞没。于此同时,在与大汉头底等高处,另一个‘卍’字凭空出现,一上一下,整齐相对!

  大剑完全消失的刹那,头底的‘卍’字中心出现一点亮光,紧接着浮现出大剑的剑尖,与之前相似,只是剑上多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符文与印记。

  当大剑完全出现时,光芒四射,一把棕色大剑刚猛霸气,冠绝天地。上面符文遍布,隐约还可以见到其中刻有一头头栩栩如生的灵猿,细数下来共有五只。

  大汉握住剑柄的刹那,两个巨大的‘卍’字消失,他剑指青天,顿时风云变色,电闪雷鸣。一声猿啼从剑中发出,天地轰鸣,震得虚空都在抖动,一股庞大的威压扩散出去,铺天盖地。

  那些在远处围观的人都忍不住颤栗,有的承受不住这种恐怖威压,顿时跪倒在地,有的则被震退出去几十米远,有的甚至嘴角溢血。

  大剑轰鸣,上面的五头灵猿像是活过来一般,发出一声声怒吼,大汉气势斗升,背后浮现一个巨大而模糊的虚影,从轮廓可以辨认出是一头巨猿,但却看不清真容。

  其他人不甘落后,纷纷出手,动作整齐划一,一副绚烂的画面浮现,震撼人心,这将是一场大战,是近几年来少有的大事,众多兵道高手一同出手,是修仙界罕有的事。

  “兵解!召唤器灵,千幻虫!”

  “兵解!虎蜂!”

  “兵解!巨角兽!”

  “琉璃剑,兵解!琉璃兽!”

  “兵解!刺猬花!”

  “兵解!出来吧,绿牛!”

  “兵解!铁翼蚊!”

  万象城,无情剑派,天龙门,红蒲剑派,樱花剑派,空灵教,羽仙门的领头人纷纷兵解,准备召唤器灵,一举打败那个臭屁的石景山!

  这片小天地顿时充斥满耀目的金茫,一个个金色的‘卍’字浮现,一个个诡异的符文盘旋兵器间,一声声兽吼传开,气势磅礴,吼破苍穹!

  威压不断扩散,就是秦家、墨家、花家、慕容家、斗仙会、招募会和飞雪剑派的领头人也不禁变色,退到几里外,远远观看,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而那些实力较弱的,早已吸取教训,退到十里开外去了!

  八人站好方位,形成一个战阵,将石景山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背后都浮现一个虚影,影随身动!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万象城领头人召唤出来的千幻虫,虽然看不清模样,但可以看出它在不断变幻形态,似乎真的可以变化万千!

  而最炫目的则是红蒲剑派领头人召唤的琉璃兽,那个虚影五光十色,十分惹眼,而她手中的琉璃剑更是刺目,外人根本无法直视,其上刻有一头头琉璃兽,咆哮不断,全身发出一阵琉璃光。

  最为特别的当数樱花剑派领头人召唤的刺猬花了,那是一朵巨大的花,隐约可以看出,有叶片三两,根茎很短,花蕾却十分巨大,有四片花瓣,中间则是根根利刺,像刺猬一般。

  “兵解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这么多人的还真是少有的奇观!”

  “器灵的第一形态——兵解,就已经如此惊人,不知道后面的又如何?”

  “以前只看到过兽形的器灵,没想到这次长了见识,还出现了植物型、灵虫型和飞禽型的!”

  “看来那老头必败无疑啊,这么多人他怎么应付,况且还有最厉害的几人没有出手呢。”

  远在十里外的众人通过神识,看到了这一切,不禁议论起来,均认定石景山必败无疑。

  而身陷危局的石景山丝毫没有慌乱之心,只见他微笑着拍打石大海的肩头,开口道:“小海啊,你先到爷爷袖中休息片刻,待爷爷处理完那些碍事的家伙,再带你到别处逛逛。”

  “好,爷爷,你小心点。”石大海虽然这样说,却没有担心之色,似乎对自己的爷爷十分放心。

  话音刚落,只见石景山一挥袍袖,开口道:“袖里乾坤!收!”顿时一股庞大的吸力从袖中席卷而出,将石大海卷入其中,消失不见。

  “袖里乾坤!这可是极品仙术啊,他竟然掌握有这么高阶的辅佐型空间术,这种仙术最珍贵之处在于可以收纳任何一种生灵,并且可以在其中生存一段时间。”

  “石家?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为何我总感觉很不一般?”秦家的领头人开口道,目射奇光,一直盯着石景山,没有移开分毫。

  “我似乎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中看过,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斗仙会的领头人皱紧眉头,苦苦沉思。

  石景山处理完一切事情后,看了一眼手中的金色巨斧,微笑道:“裂山斧,有一段时间没有显威了,你都快生锈了吧,今天就让你痛饮鲜血!”

  说着,石景山伸长手臂,大声喝道:“兵解!咆哮吧,百兽之王,裂山虎!”巨斧震颤,发出一阵嗡嗡之鸣,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语,发出兴奋的咆哮!

  《@酷A匠网…;首#O发E

  这一刻四周无比寂静,众人都紧紧盯着正中央的石景山,屏住了呼吸。只见巨斧缓慢的旋转,下落,接着在一片金茫中,浮现出一个“卍”字,比其他人的大出几倍,将巨斧吞入其中。

  当金色巨斧从头顶的“卍”字再次出现时,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虚空一片轰鸣,承受不住这种可怖的气势,将要崩塌了一般。

  一声虎啸传荡开来,风云变幻,飓风呼啸,震破天地,这是兽王的咆哮,霸气冲天,惊得另外几人的器灵虚影簌簌颤抖,有些不稳,随时可能崩溃!

  石景山握紧手中的金色巨斧,上面符文缭绕,更有十几头棕黄色的老虎刻印其中,每一头都栩栩如生,狰狞可怖,满口獠牙,似要从斧中冲出,凶光毕露,咆哮连连,直逼得包围圈中的八人连连后退,迟疑不敢上前。

  石景山背后的虚影更是惊人,足有七八丈高,体型庞大,十分健硕,并且比之另外八人,虚影清晰了许多,能隐约看出一些真容,一双虎目四处扫射,发出绿幽幽的光芒,所过之处,人与器灵皆在颤抖,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兽…兽…兽王,竟…竟…竟然是百兽之王,难怪他口气那么大,敢一人独对我们这么多人。”空灵教的领头人惊呼,眉头紧皱,萌生退意,有些后悔加入这场战局。

  “一起上吧,如果害怕了就速速离去,免得受皮肉之苦。”石景山挑衅道。

  此话一出,顿时惹怒了众人,八人拎着手中的兵器,朝不同的方向冲向石景山,大战一触即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