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臭小鬼,老是没大没小,你说说你这话啥意思,难道在你心里我很笨吗,他妈的这话从你这小鬼说出来,显得特别别扭,出来,老子今天非要教训你一番。”

  噼里啪啦,卫艾侠鼻青脸肿的坐回桌上,俨然已经成了猪头,连茶都喝不下了。

  “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打成这样,我明天怎么见人?”卫艾侠气得浑身哆嗦,手点指着独孤仇,唾沫横飞。

  “哈哈哈哈…哎呀,看到你这样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怎么现在越看你越顺眼,哈哈哈哈……”独孤仇捧腹大笑,丝毫没有一个做师傅的威严。

  “行,你不管就算了,反正我脸皮厚,到时丢脸的是你,别人肯定以为被别人打的,在你身边也会被人打,看别人怎么议论你的没用。”

  “呵呵,老子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别人的眼光,一向独来独往,随心所欲,我管别人做甚,这样活着多累啊!”

  卫艾侠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道:“你刚才猜得很对,不过我说的不是我的亲人,我已经跟你说过失忆了,只记住了那个人而已。”

  “不是亲人,难道是很重要的朋友?”

  “也不是。”

  “那还有什么东西?”

  “你他妈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两人一言不合,又打了起来,这一次卫艾侠是爬着坐上桌子的,整整用了几刻钟,一路上龇牙咧嘴,疼得冒汗。

  “说吧,到底是什么人,说不定我能帮你找到。”

  “不可能的,那个人她不是这个……”卫艾侠说到一半,立刻止住,心中暗骂自己不小心,差点说漏嘴,爆出自己穿越的秘密。

  “不是什么?”独孤仇疑惑的看着卫艾侠。

  “没什么,她叫秀霞,默默无闻,你肯定没听过的。”

  “什么?她姓秀?怎么我感觉有点耳熟。”独孤仇眼睛一瞪,异常激动,随后又陷入深思。

  “对啊,她姓秀怎么了吗?”卫艾侠不解的问道。

  片刻后,独孤仇才回过神来,看着卫艾侠,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开口道:“你是怎么认识她的,跟她是什么关系?”

  “难道你听过这个名字?不该啊,会不会是同名的。”

  “秀霞,这个名字我确实听说过,听我过去一位故人提起,是她最小的妹妹,而整个修仙界姓秀的都在九大家中的秀家了。”

  酷匠网◎v永久免Y_费(看.小e说V

  “什么?难道那么巧,这里也有一个秀霞,那她现在到底是不是我的秀霞呢?如果她也穿越了,会不会正好穿越到这个秀霞上?”卫艾侠心中疑虑,随后开口道:“我喜欢她,我想去秀家确认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噗”。独孤仇一口酒水喷出,又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你这小子太逗了,这他妈才十岁啊,你就懂得勾搭人了,你逆天了,让我先笑会,哈哈哈哈……”

  卫艾侠脸一红,说这话时确实忘了自己现在的年龄,支支吾吾的回道:“这…我…这…其实…算了,老子就是喜欢她怎么样,就算整个修仙界都笑话我又怎样?老子就是要找到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存在,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行,我欣赏你这样的做派,虽然你情窦初开比别人早了好几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但是就冲着你这劲,我帮你。”

  “好,马上走。”说着卫艾侠就站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到秀家。

  “走,走什么走啊,在斗仙会守擂没打满一百场,你走得了吗?”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带我闯出去呗,为了见到她,我一会也等不起。”

  “等不起也得等,你把斗仙会当什么地方了,那可是修仙界几大势力之一啊,别说是我,就是几大家族,各大门派也不敢招惹。”

  “那我明天一口气再干掉五十人,然后马上去。”

  这一晚注定不会平静,消息满天飞,石大海打破五百战的传说,从此人们记住了这个名字。

  而卫艾侠更是处到风口浪尖,不仅身份不一般,是独孤仇唯一的徒弟,更是特殊灵根之一,自然属性的风灵根。而他的战绩则惊掉一地眼球,一招制敌,得了个‘一见你就倒’的绰号。

  九大家之一的秀家,一处漂亮的小庭院中,此地花香扑鼻,到处栽满奇花异草,五颜六色,美不胜收。几颗巨树分布其中,上面挂满玉石,发出各种颜色的光芒,照耀得整座庭院如同白昼一般。

  中间一条弯曲小道隔开了两个小池子,隐约可见几十只灵鱼在其中嘻戏,扑腾起一片水花。池水碧绿,不时激荡起阵阵涟漪,圆月如白玉石盘,洒下一片月华,映照得池水微波粼粼。

  小道的一头通往一间凉亭,此时凉亭歌舞升平,几位仙女翩翩起舞,婀娜多姿,舞姿曼妙,妖艳动人。旁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女童正十指抚琴,沉浸于自己婉转动听的琴声中,紧闭双眸,是如此的入神与认真。

  口中还不时发出吟唱:“无情无忧无牵挂,惹情惹恼惹尘埃。倾情倾心倾相思,断情断殇断难断。”一行清泪划落,在夜色下,显得晶莹如玉,滴入长琴中,似与琴音相融。

  “艾侠,这一首情殇你可还记得?这是你为我而写的第一首诗,你说你爱上我,沉浸在相思的痛苦中,想要断却不能断,有感而发,我一直记在心中。”

  琴声忧伤,传入耳中,似勾起了一些回忆,那是浓浓的相思,这丝毫不像一个十岁女童能弹出的琴律。即使不怎么懂音律的几位仙女,也听出了一些味道,不时投来异样的眼光,心中皆在想:“小姐自一年前回来后就变了很多!”

  “似断非断,此断难断!小姐,你找老夫有何事?”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凭空出现在凉亭正中心的茶桌上,看着对面的女童。

  女童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一挥手,发出稚嫩的声音:“你们几个先退下吧。”

  “是。”几位仙女躬身一礼,缓步退去。

  “山伯伯,听说你被家族派去青罗镇,是为调查一个叫卫艾侠的孩童?”女童走了过去,招呼老者一同坐下,为老者倒了一杯茶后才开口道。

  “不错,小姐是为这事找的老夫?”

  女童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小姐认识他?”

  “应该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我…我…想请…请山伯伯帮我带一封书信。”女童抿着鲜红的小嘴唇,一咬牙说道。

  “没问题,只是不知小姐与那孩子是什么关系。”

  “只是朋友而已,这是转交给他的书信,还有在交给他之前先跟他说一句话……”

  远在另一方的半空中,在月色的映照下,隐约可见几十道身影,分为十几股势力,围成一圈,将中间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团团包围。

  气氛十分压抑,没有人轻举妄动,均不愿当出头鸟,而中间的一老一少却也十分沉得住气,始终一语不发,平静的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一丝慌乱。

  “既然没有人愿表态,那我们秦家就先开头了,只要你们俩肯归顺我们家族,以后必定不会亏待你们,而且还会将那孩子收为内门弟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包围圈中的一道身影浑身一震,身上的雾气尽退,露出一个中年人的身影。

  身上的红袍更是醒目,后背心刻着一个‘秦’字,这是九大家之首,秦家独有的身份标志。他身旁的几人随之而动,皆露出本来面目,都是秦家派来的高手。

  “秦家,没想到连九大家中底蕴最深厚的秦家也出现了,难不成那孩子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这下不用争了,谁斗得过秦家。”

  “我们斗仙会也对那孩子感兴趣,不知是否愿意到我们总部喝杯茶?”

  “斗仙会了不起啊,我们招募会更需要他这种人才。”

  “我们飞雪剑派也想请你们去一趟。”

  “什么,招募会的人都出现了,那可是与斗仙会齐名的几大势力之一啊!还有飞雪剑派也不好惹,据说与他们结仇,不管是大小门派,均在一夜间消失,传闻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石破天惊!”

  ……

  “老子对你们都没兴趣,就想自由自在的过日子。”石大海干脆的拒绝道。

  他身旁的老者也开口:“多谢各位的好意,我们石家在久远的岁月前就退隐修仙界,如今也不打算卷入纷争,这次只是带孙儿出来见见世面,历练一番,让他结交一些青年才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